《我在玄幻大陸做乙方》[我在玄幻大陸做乙方] - 第2章 宗門大會

傍晚,無極山山門處。

一位穿着舊道袍、容顏清瘦的中年男子,面帶憂慮地慢慢走下山去。

無極山地處東平國,是方圓萬里最高的山峰。

從這裡可以一眼望盡整個東平國波瀾壯闊的如畫山景。

只是,中年男子身旁一個小雜役大聲的催促喊道:「宗主?還走不走?」

中年男子回過神來,立即回應道:「馬上馬上。」

說完,他加快了下山的步伐,很快就走出山門,他回頭望了一眼山門。

上面龍飛鳳舞寫着四個大字:「無極劍宗」,字寫得可謂是剛勁有力又遒勁大氣。

他嘆了一口氣:「好字!」,然後他就御氣而行,飛離了無極山。

一路千里,天黑之前,他才在一處不起眼的小山頭上落腳。

他藉著天黑前最後一絲明亮,看了一眼小山頭上的山門。

山門十分的破舊,上面用一股帶着滄桑的氣息寫着「龍符山」三個字,其中龍字那一點還沒了。

中年男子大步走進山門,很快一位瘦小的雜役跑上前來。

雜役說道:「山主,回來啊!」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他繼續向前走去,然後又頓了頓。

他回頭對雜役說道:「小六,以後還是叫我宗主比較好!」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龍符山的山主,名叫林符。

小六看了林符一眼,然後眨了眨眼睛,說道:「好的,山主。」

兩人繼續向山頭走去,小六好奇的問道:「事情談的怎麼樣了?山主。」

林符輕輕皺了皺眉,看着小六說道:「把人叫齊,開宗門大會吧。」

半響,夜深人靜的小山頭上,在一間有些漏風的大廳之中,坐了五人,站着一人。

坐在中間的,自然是林符,兩側分別是三男一女,站着的是雜役小六,眾人穿的道袍都有些破舊。

這幾人既是龍符山的權力高層,也是龍符山主要人馬。

因為龍符山目前不算雜役,正式弟子一共七人。

大廳之中,一個胖子正對着林符竊竊私語着。

林符看了一眼,忽然對着一個三十多歲的劍眉星目的男子說道:「沈一符,你那個徒弟呢?上次說過了,以後宗門大會他也要參加!」

沈一符有些面色難看的拱手道:「回師尊,那個臭小子說……說什麼他最討厭開大會了,反正他輩份最低資質最差,來開會肯定是被當槍使,還不如在屋子裡畫符。」

林符:「……」

眾人:「……」

林符帶着一絲宗主的威嚴對着沈一符說道:「現在就讓他滾回來開會!否則後果自負!」

剛入夜,忽然起風,有些破舊的大門灌進不少冷風進來。

少頃,在眾人默然無語下,一個穿着嶄新道袍的英俊青年,打着哈哈在沈一符的催促下走進了大廳。

他拱了拱手,說道:「拜見各位師祖、師叔祖、師伯、師叔們。」

林符有些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沈錢符,等你半天了!」

他又打了個哈哈,就開始找椅子坐,此時大廳之上宗主旁邊還有一個椅子是空着的。

宗門有個外事長老,叫付錢,平日都在外面,這張椅子自然就是他的,結果沈睿文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沈一符一雙星目瞪着他。

林符擺擺手說道:「算了,我們先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