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世中覺醒》[我在末世中覺醒] - 第4章 奇門血首

劉炎努力控制着體內肆意流動的氣息,等他慢慢平復下來,他發現,周圍的血十字全部撕成了碎片。

而有些詭異的是,本來被響聲吸引過來的後續的血十字,也莫名調轉了方向,四散離去。

來不及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劉炎拔腿就跑,性命交關,他用盡全部力氣的奔跑着,哪怕已經喘不過氣,哪怕感覺肺部在咳血,也一步不能停。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裡。

但是,絕對不能停下。

因為,停下就可能會死。

劉炎只覺得身體彷彿不屬於自己,那一瞬清明過後,取而代之的是大腦無法言說的疼痛。

剛才,為什麼爆炸的那一瞬間感覺周圍的一切都好像失重了一樣,感覺自己可以隨意移動,隨意操控周圍的一切,就好像,自己是那片空間的……王。

劉炎頭疼的厲害,也想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今天發生的事情太過離奇了,以至於他完全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就像是……超能力?

等他回過神來,周圍已經沒有了任何人類,或者血十字的身影,他已經走到了郊外。

不知不覺就走到這樣荒無人煙的地方了啊。劉炎苦笑着,自己不但拿到手的物資全沒了,現在還徹徹底底的迷路了。

不過,好在現在已經暫時安全了,周圍沒有任何血十字,很安全。

這時,劉炎才有時間好好想想血十字詭異的行為。

那時候,他們的行為,與其說是因為劉炎突然的爆發四散而逃,不如說是……被某種奇怪的力量操控。

有沒有一種可能,這些血十字,有人在背後操控!

說時遲那時快,劉炎腦海中蹦出這個念頭的一瞬間,腳下一陣異動,他本能的向一邊跳開,然後,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

大地變得如水般涌動,鼓起了一個大土包,一個泥人破土而出,抬手就搶向劉炎咽喉。

劉炎一個踉蹌,堪堪躲過了這一擊。那泥人一次沒有得逞,也向後退去,與劉炎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嘎嘎。」泥人喉管發出奇怪的聲音,身上泥土抖落,顯現出了原本的樣子。

那人,也是個血十字,一頭長髮卻是個和劉炎年齡相仿的男性,一身道袍,要不是那股殺氣,倒有點道長的風範。

他看向劉炎,周圍黑氣縈繞,十分詭異,「你就是剛才放出君臨天下的那箇舊種?居然這麼快躲掉了我的土流潮,反應不錯。」

「為什麼等我到這裡再攻擊,當時卻把血十字散開了沒有殺我。」劉炎判斷眼前這人,多半就是控制血十字的元兇,他試探着問了一句。

不得不說,劉炎問的很高明,他不能肯定眼前的人是不是幕後黑手,但是可以先假定着問出 如果是的,那麼可以藉機套出更多情報,如果不是,那對自己也沒什麼損失。

「這,你就當這是對你的一時開恩吧。」那人笑了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亂塵,是最先覺醒的血種之一,也是那些行屍走肉的指揮者。」

「那些血十字,都是你控制的?」劉炎提出了第二個問題。

「我可以操控他們,但是那些畜生,多少是有點自我意識的,我只不過在我樂意時讓他們聽從於我。」亂塵呵了一聲,「舊種就是這樣,哪怕同化了也不肯安分,如何對得起吾等之梟首的引領,又如何配得上這異星之神的仙緣!」他舉目看天,滿臉虔誠。

明明是白天,天上卻掛着一輪月亮,不那麼亮,卻散發著微紅的詭異的光。

「難得見到了突然覺醒靈能的舊種,小生不自覺的話多了些。」亂塵腳下生塵,手上擺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