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 - 第4章 走遍天下都不怕(2)

,以及屋中的桌椅,身前書案,幾乎沒啥。

走過門口偏房。

裡邊放着個木櫃,櫃內有幾套粗糙的麻布衣服,以及余文斌換洗的布長袍。

地上堆放着幾筐穀物,漆黑摸了摸,應該是前不久,收穫水稻,去掉秸稈的糙米,要想成大米,還得碾壓祛穀殼。

回到客堂。

在屋內來回踱步。

河匯村的耕田,皆是鄉官魯通的財產,村頭三間房屋為耕奴、奴僕居住,餘下村民十七戶為佃農,替魯通幹活。

至於佃農的薪酬多少,得找機會去問一問才知曉。

如今賣身契在魯通手裡,即便是逃跑報官,那也是徒勞無功。

現今辦法有二。

一是希望魯通不是貪婪小人,湊夠十兩白銀,褪去奴籍,回歸平民。

二是偷偷溜入魯府,把賣身契順到手,直接離開水臨鄉。

既然來到古代,總不能活太慘,丟現代人的臉。

躊躇半晌。

仍是覺得第一種比較安穩。

畢竟手無縛雞之力,焉能偷溜進入魯府,而且魯府里外的僮僕、食客不少。

一不小心被逮到,抽一頓事小,窮鄉僻壤,來個抽筋剝皮,那不得死的很難看。

強龍不壓地頭蛇,還是小心為妙。

程子晉拿定主意。

隨後在書案,拿起筆墨,周謀列策一番。

…..

東方天邊魚肚白。

村裡的雄雞啼鳴,村夫、佃農、耕奴紛紛起床造飯,開工。

余文斌更是起了個大早,他心心念念惦掛着程子晉能否把賬算清,壓根就沒怎麼睡。

剛掀開門帘,便見他躺在書案上,呼呼大睡,硯台、筆架、賬簿則丟在飯桌上。

對文人來說。

書案是放書的神聖地方,怎麼能在上面睡覺,這是妥妥的褻瀆。

怒氣剛萌生,想要責備他幾句,翻開賬簿,卻發現賬全都算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連之前,空出來想去請教夫子的賬目,也都算的精準。

「子晉,子晉,快醒醒。」

「賬簿上的賬,是你算的嗎。」

「嗯,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真是天縱奇才,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算術造詣,如此之深。」

沒有理睬余文斌的狂喜。

程子晉打了個哈欠,隨意的搭腔一句,很不情願的起身。

主要是書案硬,而且長度不夠。

對於一米八的程子晉來說,夜裡睡覺有點折磨,總是本夢半醒,睡得不踏實。

余文斌收好賬簿,俯身屈膝,作勢要跪下。

「子晉在上,請受我一拜。」

「別別別,你搞什麼。」

「子晉,你可否授予我算術之道?」

「算術?啊?教你數學?」

「數學?對,數學!」

「這個…..」

余文斌受儒道思想頗深,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只求達者為師,不問年長年幼。

他見程子晉不願,深諳私塾老師的「艱辛」,拿出二十文錢放他手裡。

「子晉,莫要嫌棄少,待月末發了工錢,我再補上學錢。」

「這個,這個,不太好意思吧。」

「無妨,學生定會依足師道之禮。」

「呵呵。」

程子晉先是推卻,一來二去,便順勢收下。

二十錢,那可是等於現代的兩百塊,對於身無分文的自己,不收白不收。

反正記名學生,隨便糊弄個乘法口訣,他鐵定感恩戴德,載歌載舞的興奮不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