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我欲修仙,卻被摁下賣身契] - 第3章 學好數理化(2)

另一手碗往菜桶,拚命舀。

還有一些農夫生怕晚了,直接下手,五指一張,粗糙手掌也不怕燙,掏起大團熱騰騰的米飯,往碗里放。

這副搶食的狼狽模樣,程子晉是平生第一次見。

身為現代人,基本的禮儀規範,不允許他和其他人,一起像餓狗搶屎一樣,撲上去。

等了幾分鐘。

耕夫一鬨而散,四方桌上,一丁點的飯菜都沒有。

三個木桶,愣是沒剩下一粒米飯,比舔的還乾淨。

畜牲啊~

程子晉有心想仰天長嘯,可見蹲在土屋腳跟的耕夫,吃着碗里冒尖兒的飯菜,面黃肌瘦的投來可憐目光,氣一下就噎住。

咳嗽幾聲,裝作自娛自樂的哼起曲來,掩飾尷尬。

「其實你愛我像誰~」

…..

晚霞落盡,夜幕來臨。

河匯村的流民耕夫,共有二十六人,村口把守的張三李四,還有匯河對岸的魯府奴工,以及庖廚,賬房等,一共三十七人。

瓦房一間,土屋兩間。

賬房余文斌是包工頭,自然不會跟耕農擠一間,他單獨住瓦房,也沒人有意見。

庖子、魯府奴工等十人,霸佔一間土屋,其餘二十六名耕夫,只得窩在另一間屋內。

土屋,地面沒有鋪地磚,一坑一窪,稍不留神必定崴腳。

屋小,大概三十平方,除了左右兩側的長木榻,供人睡覺,只有牆角和門口的兩盞油燈,散發著微弱燈光。

自來到九州大地,過去了十幾個小時。

兩頓沒吃,程子晉也有點餓得頭昏。

本以為自己能像小說里的主角,來個什麼系統,外掛之類的,沒想到啥都沒有,還被逼簽下賣身契。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消沉幾秒。

程子晉逐漸接受現實,好歹現在也不算差,至少還活着。

扶着土牆摸索走出屋,如今能指靠的只有那自詡清高的賬房先生余文斌,說不定拍他馬屁開心,也混點輕鬆的活兒。

想到這兒,也不啰嗦,急忙走過去。

「咯咯咯。」

叩門三下,以示尊敬。

「誰?」

「是我,程子晉。」

「進來吧。」

推開門扉,屋內光亮異常,地面有板磚也不硌腳,邁步跨過門檻,走進去,見余文斌皺眉,正用算籌,計算着什麼。

他停下動作,有點慍怒問:「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我今日下午見先生,談吐非凡,文采斐然,定是出自名家,所以特地來請教。」

「哈哈,原來是這樣,請教不敢當,我只是在水臨鄉,讀了兩年庠塾,略知一二。」

「難怪如此,我一見先生,就知道是高雅之士,與外邊莽漢,真是猶如天壤之別。」

「客氣了。」

余文斌被哄的開心,自然把程子晉也當作是文人看待,兩人一番吹捧,更是一見如故。

見時機成熟。

程子晉眼角,瞄到書案上的算籌,扯開話題問。

「先生,你這是在計量嗎,可是遇到了難題?」

余文斌一怔,略驚訝,開口詢問道。

「你識的算術?」

「知曉一點點吧,我見先生的算籌,擺的凌亂不堪,所以知道先生,或許遇到了困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