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於末世當山寨大王》[我於末世當山寨大王] - 第9章 人心險惡

王兵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會經歷對呂萌經常做的那種事。

隨着觸手的蠕動,他在感覺無比難受的同時,也被嗆得幾乎要窒息。

下意識地,他抬起雙手抓住粗黑的觸手,想要把它從嘴裏**。

唰!

忽然,隨着破空聲驟然響起,又一根觸手從門外飆射而來,直接洞穿了王兵的右臂!

接下來是第三根、第四根……黝黑粘稠的觸手接連不斷地刺出,生生貫穿了王兵的四肢。

鮮血汩汩流出,血肉倒翻,強烈無比的疼痛幾乎使他昏厥。

但口中蠕動的觸手卻使得他發不出痛苦的哀嚎,也無法擺脫束縛,只能絕望地流淚,生不如死。

在不斷蠕動的觸手盡頭,隱約可見一雙猩紅的眼眸,散發出殘暴的瞳芒,正以慘絕人寰的手段折磨着男人。

這時,伴隨着陣陣嘶吼,嗅到了新鮮血液氣味的喪屍們紛紛轉身,朝着王兵走去。

而在它們後面,本已死去的裘夫人忽然以詭異的姿勢扭動起來,接着她的一雙眼睛突然泛白,黑紫色的紋路爬滿了她的脖頸與臉頰。

隨後,裘夫人的屍體忽然從地上掙扎着站起,拖着鮮血淋漓、牽腸掛肚的身體,搖搖晃晃地跟着喪屍們走去。

它們的目標,是王兵那新鮮的血肉。

但還未等喪屍們觸碰到王兵的屍體,一道黑影便瞬間閃過。

砰!!

首當其衝的一頭喪屍剛張開腥臭的嘴巴,半顆腦袋就瞬間消失不見,只留一排下顎齒還在做撕咬狀。

而那迅猛的黑影,正是猩紅鬼母的觸手。

對於膽敢覬覦自己獵物的傢伙,不管是人還是怪物,它都不能容忍。

再次甩動觸手,又一頭喪屍的腦袋被抽飛,無頭屍體晃了晃,隨即倒了下去。

似乎是感受到了猩紅鬼母的威壓,這種幾乎沒什麼智慧的奴僕級喪屍竟然克服了對血肉的渴望,不再上前,退而求次之,開始對着房間的寵物犬下嘴。

至於半死不活的王兵,則被猩紅鬼母帶離了房間,不知去了何處。

而這裡發生的一切,都被在保安室盯着監控屏幕的宮新一盡收眼底。

推了推眼鏡框,宮新一略作沉思,然後在一張紙上劃掉了幾行,並寫下了某個人的名字。

另一邊。

由於與宮新一不歡而散,周總監等人雖然暫時保持住了自己的尊嚴地位,但他們卻不得不開始面對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食物怎麼辦?

作為上層精英人士,周總監等人可是從未自己做過飯的,所以家裡基本沒什麼囤貨吃的。

這就很致命了。

如果被困時間太長的話,哪怕沒被怪物殺死,他們自己都要餓死了。

昨天加上今天,他們基本將家裡能吃的食物都吃完了。

所以他們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放下身段,與宮新一等人妥協,借一些食物。

二嘛,就是冒險離開公寓,去外面尋找食物,像超市、餐館、便利店等等,絕對不缺吃的。

思來想去,周總監最終還是決定冒險離開公寓。

拿起手機剛準備撥打裘夫人的電話,她忽然想起來現在的信號極差,估計打不通。

於是她乾脆扔下手機,準備親自出門去找裘夫人,然後組織起王兵、呂萌、江恩以及徐哲宇,人多力量大嘛。

對四層變故毫不知情的周總監,就這樣沒有任何防備地坐電梯從三層來到了四層。

獨自走在冷清的走廊上,隱隱有低沉的嘶吼傳入耳畔,不斷放大她內心的恐懼。

不由得加快步伐,當走到裘夫人的家門口時,她忽然停下了腳步。

門口的鮮血還未乾涸,四周牆壁濺滿了血斑,從半開的房門縫隙里,甚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