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遊走在陰陽》[我遊走在陰陽] - 第5章 遺棄的嬰兒(2)

「前進!」

這時,一名R軍大喝一聲。

一聲令下,上千R軍蜂擁而上。

而抗R戰士這邊,本有abc 戰士,現在……倖存下來的已所剩無幾,甚至還有些已經毫無戰力。

看着眼前上千敵軍向他們衝殺而來,抗R戰士們眼中沒有懼怕,有的只是慚愧更多的是不甘心。

他們已經毫無戰力可言,甚至已經有等待死亡的決心……就在他們準備放棄抵抗時,一個血淋淋身影手握大刀,大喝一聲:「殺啊!」

他發了瘋一樣沖向R軍,口中不斷怒喊道:「沖啊!」

「殺啊!殺啊!」

只見那血淋淋的身影,面對上千敵軍,如同殺神一般,他那勢不可擋的氣勢硬生生的殺出了一條血路。

「殺啊!」

那些抗R戰士們,看見那道血淋淋的身影,彷彿殺神降臨,面對敵軍的圍攻,他沒有一絲懼退,反而不斷的揮出手中的大刀,一個接着一個敵軍死在他的唐刀之下。

沒錯,此人正是剛加入他們的新兵,謝天良。

「還活着的兄弟們,給我上刀殺出去!」

這時一位抗R戰士,激動的大聲喊道。

這一刻,所有戰士本已無戰意的他們,都被此時還在孤軍奮戰的謝天良再次激起了戰意。

一個接着一個戰士艱難的站了起來,漸漸的站起足足有一百多個身影。

他們撐起狼狽的身軀,有的斷臂,有的只剩下一條腿,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拿起手中刀刃。

「殺啊!」

他們舉起刀刃,齊同喊道。

戰士們拖着傷痕纍纍的身軀,沖向敵軍拼殺了起來。

這場戰爭憑藉謝天良一人力挽狂瀾,最終贏得勝利。

而此時的謝天良腳下已經堆滿了屍體,他手握唐刀喘着大氣的站在死人堆上,他全身上下除了血淋淋的鮮血,沒有任何一個是乾淨的地方。

這一刻,在敵人看來就是個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殺神,但在抗R戰士們眼中,他就是英雄。

謝天良也因此一戰成名。

接下來每一次戰鬥,都會見到一個手握唐刀的年輕人。

每次在拼殺的時候,謝天良一次又一次的力挽狂瀾。

也因為如此,在這個時期的謝天良與他手中的唐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恍惚間,幾十年過去,1974年。

謝天良已經六十多歲,他穿一身舊制的軍裝,高大的身板有些單薄。臉上也栽着一些不很稠密的鬍鬚,由於臉色顯出一種病容似的蒼白,但他實際上除過氣管有些毛病外,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病。

直到有一天,他們前往華夏某個戰場,因為隊內出現了內奸,機密泄露,路途中他們被敵軍伏擊……那一戰,謝天良跟戰友走散生死不明,而他也險險喪命。

世人都知道他是抗R的英雄,可他自己知道,他不但跟鬼子拼殺,還有很多時候也在跟怨魂拼殺也幫助過很多善魂。

靈老曾告訴他,善可化,惡可斬。

他帶着重傷用唐刀借力,不知道走了多久,可能一天也可能兩天,他意識逐漸迷糊,直到走到一個偏僻的村落,他也終於堅持不住昏倒在地。

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直到他醒來才發現……自己在一個有些破舊的院子里,而院子里卻有很多明顯的抓痕。

謝天良看到這些抓痕也有些驚訝,因為這些抓痕可不像是人為……更奇怪的是,這院子里卻空無一人,他此刻也一頭霧水,到底是誰救了他?

「哇……哇……」

忽然間一道嬰兒哭聲從隔壁房間傳來。

謝天良眉頭緊鎖,走過去打開房門,才看見有一個嬰兒躺在床上,而旁邊還放着一盒小手臂長的盒子。

他走前查看,才發現這嬰兒似乎是剛出生沒多久,於是他拿起旁邊的盒子。

當他打開盒子時,內心卻再次驚訝無比。

盒子內有一支毛筆,而毛筆上還刻畫著一些術咒。

謝天良可以肯定這是術士專用來除魔妖鬼,因為他就是一名術士,而他的術士也是靈老教的。

盒子內除了一支筆之外,還有一條繩制的項鏈,以及一封信。

好奇的謝天良,將信封打開。

信上道:天陽筆解陰,天陽繩封心。陰年陰月陰時,極陰之辰,百鬼索命!陰母生,陰子出,百鬼來,活人死。長十八辰,當日大凶。度過且造福蒼生。

盯着手中的信封,謝天良徹底震驚當場!

這個嬰兒居然是極陰之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