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遊走在陰陽》[我遊走在陰陽] - 第5章 遺棄的嬰兒

「為什麼是我?」謝天良有着不解其意,問道:「還有你叫什麼名字?」

「叫我靈老便可……」靈老接着又繼續說道:「與其說是你,不如說是你最合適……」

「天災難免,人禍卻可化解……雖然說他們罪該萬死,是罪惡之人,但也是條人命。」

謝天良靜靜的聽着,他當然知道靈老口中的他們是誰,他們就是那些入侵華夏領土的鬼子。

靈老哀嘆一聲,又說道:「既然戰爭發生了在我們華夏,我們也難以阻止,除了反抗別無辦法,有抵抗就避免不了死亡。」

「每一場戰爭都會有上萬人的生命而死亡,甚至死不瞑目……他們積累的怨氣,若不除,這將會是華夏前所未有的災難,我們的後人也會因此受影響。」

「所以,將入侵者趕出我們華夏領土的使命,就交給華夏的抗R英雄們,而你……不,應該說是我們有着不一樣的使命,我們要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靈老走到男孩面前,認真的說道:「當然,我不阻止你要為父母報仇的仇恨,但不是現在,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所以十年後我不會阻止你,你可願意?」靈老看着他問道。

謝天良眉頭微皺,猶豫了一會說道:「那你可以教我飛針?」

聞言,靈老微微一愣,然而才反應過來,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當然,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能亂殺無辜。」

謝天良見對方答應,眼前一亮,點了點頭。

他所說的飛針,自然是方才死在飛針面前的兩個R軍,這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

也在此刻,謝天良答應了十年之約,雖然他有些聽不懂老頭在說什麼,他只知道走一步算一步,他也明白自己還小,還沒有能力幫父母報仇。

不久後,謝天良便帶着內心的仇恨與靈老二人走出了小鎮。

十年後……1932年。

謝天良出山歸來,他一身黃色的緊身長衫,有些破舊,高束起他那長發透出淡淡的正氣,那眉宇之間充斥着的英氣和眼底那冷似寒冰的精芒。

他背上依舊背着一把唐刀,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小屁孩了。

他路過很多村,也路過很多鎮,他幫助過很多人,但也殺過很多人……

有一天,來到一個小鎮,這個鎮上已經被R軍所控制,哪怕是當地的華夏軍隊也沒有插手的餘地。

謝天良走在街上,便看見一名R軍調戲婦女,他沒有任何猶豫,當街殺死了那名R軍。

而這一幕卻被一名軍人看見。

謝天良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就當他準備逃離之時,那名軍人手持槍對着他,說道:「站住!」

而謝天良卻停下了腳步,就當他準備拔起唐刀之時,那名軍人又說道:「你當街殺了一名R軍,你一走了之,可會害死很多百姓。」

這名軍人並不是R軍,而是華夏軍人。

「所以呢?」謝天良冷哼一聲。

「你加入軍隊,這樣我才可以保你,也可以讓百姓免於危險。」軍人回道。

聞言,謝天良卻冷笑一聲:「讓我加入R軍的走狗嗎?」

在他看來,這個鎮上的華夏軍人,跟走狗毫無區別。

軍人內心卻有些愧疚,接著說道:「我會把你送到抗R前線,這樣那些混蛋才會將怒火放在我身上,你可願意?」

「怎麼不當走狗了?」謝天良有些驚訝的笑道。

「華夏需要你這種有氣魄的人,你不能死在這裡。」軍人認真的說道。

謝天良知道對方是在救自己,因為在他殺了那名R軍時,他也沒有把握全身而退。

「可以。」

於是謝天良答應了軍人的要求。

沒過幾天,他就被派送到了一個抗R隊伍,這個隊伍大約abc 人。

又過了幾天他們隊連就接到了任務,那就是守住某個城池中的食糧。

直到開戰那一天……

轟!轟!轟隆!

場面上炮火連天,炮彈爆炸的黑煙更是掃蕩着大地。

一些戰士架在機槍上,火力越來越殘忍的掃射着。

殺!殺!!

嗖!

就在此時兩輛敵方轟炸機,在他們領域無情被轟炸而來,這一刻炸的讓所以抗R戰士都措不及防。

轟……轟轟轟隆!

機槍前的那名戰士,此刻更是被炸的只剩下半個身軀橫卧血泊,血淋淋躺在地上。

一時間燃起大火,煙霧瀰漫。

哭聲四起……滿目蒼痍,慘不忍睹、潰不成軍。

戰士們最後防線也在此刻不攻而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