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遊走在陰陽》[我遊走在陰陽] - 第4章 老頭的往事(2)

一下,將一塊木板蓋了上去,如果不仔細觀察幾乎很難發現。

做完這一切,她才站起身子,慌張的在房間尋找着什麼。

砰!

忽然間,房門被人踹開,三名手持步槍的R軍走了進來。

唐嫣然內心一驚!她手中不知拿了什麼東西,反手擋在了後背。

「呦西!花姑娘!」

三人見狀女人玲瓏身材以及那美麗的容顏,臉上紛紛露出**的笑容。

面對緩緩逼近的三人,唐嫣然身軀顫抖,她已經知道自己的命運。

「別出來!」唐嫣然怒吼一聲。

「呦西。」

而三名R軍卻舔了舔嘴,他們聽不懂女人在說什麼,但在他們眼中只看見一個掙扎的女人,這樣反而讓他們色意更濃。

「不管接下來發生什麼,都別出聲!」唐嫣然對着眼前的敵人怒吼道:「你爹他是不會哭泣,英雄更不會哭泣!」

面對女人的怒吼,這三名日R軍相視一眼,哈哈哈大笑起來。

只有暗藏在床底下的謝天良才明白,母親口中的話都是說給他聽。

他緊緊咬着自己的右手腕,鮮血不斷從手中流出,他眼眶通紅,他已經忘記了疼痛,內心更多的是仇恨。

他知道,只有自己活着出去才能給父母報仇雪恨!

而外邊,一名R軍放下手中的步槍,緩緩走在女人面前,女人瑟瑟發抖。

那名R軍撫摸着女人的臉頰……唐嫣然見到對方那齷齪的表情,不斷閃躲,只覺得噁心。

就在R軍準備伸手扒她衣服時……唐嫣然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鋒利的剪刀,毫無防備的R軍被連刺三刀。

噗!噗!噗!R軍毫無生機的倒在了地上。

「八嘎呀路!」另外兩名R軍憤怒的舉起手中的步槍。

而唐嫣然也在此刻低下頭看向床底下的位置,雖然她看不到自己的孩子,但是謝天良卻能清楚的從細縫中看到自己的母親。

唐嫣然微微搖頭,眼淚落下,充滿愛意與不舍的苦笑道:「英雄是不會哭……」

砰!砰!

可她還沒說完,卻被兩發子彈打在胸前,倒在了地上。

而在床底下見到這一幕的謝天良,緊緊的閉上了眼睛,咬在嘴中的手,顫抖的更加用力。

直到R軍走一會,一個小男孩從床底下爬起來。他看着死去的母親,他定住了一會兒,沒控制住便嗚嗚嗚嚎啕大哭起來。

哭聲很大,這也讓剛離開沒多遠的R軍注意到了情況。

急促的腳步聲向小男孩靠近。

謝天良內心一驚!

他害怕他恐懼,就在他準備跑回床底下時……

「呦西!哈哈哈!」

兩名R軍已經看見了他,舉起步槍就要將其就地槍決。

唰!

兩道銀針直穿兩名R軍的腦門,兩人只是渾身一震,便倒在了地上。

謝天良看着兩名R軍突然死在他面前,眼神震驚!

就當他還疑惑不解之時,一位老人走了進來,淡淡的說道:「在這人間煉獄,槍林彈雨,你能夠避免於死,說明你命不該絕呀。」

老人帶着一頂草帽,身着一身樸素的灰色長袍,他撫摸着快到胸前的鬍鬚,又說道:「如你肯跟着於我,老夫願意幫你安葬父母於安寧。」

謝天良忍着哭聲點了點頭,雖然他不知這位老人是誰,但他剛才救了自己,是自己的恩人,不管出於什麼目的,他都要活着,給父母報仇。

見男孩點頭,老人才走在已無生息女人的旁邊,他的力氣大的讓人吃驚,很輕鬆的就將女人抱起。

一老一小走出門外。

門外不遠處,有一位顯露龐大身軀的大漢跪在地上,而他手中的唐刀也直立地上,但能看出這名大漢已經戰死,但他那精神卻依然不倒。

謝天良看着這道崇拜的身影,眼眶早已濕潤,正是他父親謝天震,但這一次他卻堅強的沒哭出來。

於是他走到父親身邊,指着父親他沒有說話,而是懇求的望着老人。

老人也明白他的意思,便點頭回應,因為他對於這小孩的父母也是感到佩服。

……

謝天良將父母安葬於小鎮的後山,此時他的背後捆綁着一把大刀,這把刀正是他父親手中的唐刀。

那把唐刀差不多跟他個子一樣高,他這樣背在後面,卻讓人有些覺得好笑。

「爹,娘,放心吧,孩兒一定會幫你們報仇,孩兒一定會把入侵者趕出華夏!」謝天良跪在他父母墳前,眼神堅定的說道。

此刻的他身上多了幾分沉穩和幾分犀利,這本不該出現在一個十歲小孩身上,這也讓一旁的老人有些驚訝,然而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不要急躁。」

「你……為什麼幫我?」謝天良猶豫了一會,開口問道。

「因為有些事情只有你能做。」老人笑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