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次送一枝桃花給你》[我下次送一枝桃花給你] - 第2章

端詳,卻不知作何用處。
「咦,這荷包不錯,正好與為夫匹配。」
手裡的荷包被迅速奪走,卿卿抬起頭怒道:「快還給我!」
說著伸手去奪。
少年卻迅速將荷包塞進懷裡「你來拿呀。」
一邊笑看她。
「你你你…你這登徒子!」
她做出一副氣急了的樣子,面上卻不爭氣的紅了。
「卿卿,我時常帶的桃酥你是極愛的,這荷包權當做是回報吧。」
少年的眼兒彎彎,笑得像春日裏開得最好的一枝桃花。
卿卿常常會想世間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呢?
他常常噙着笑,一副風流子弟的樣子,開口卻總能把那些聽起來輕浮的話說得好像諾言,叫人聽了心裏便突突跳個不停。
又是一季春暖花開,她依舊坐在窗前細細綉着,只是這次卻早已不是什麼荷包手帕之物,而是一件業火的嫁衣。
上面並無珠玉寶石,卻是光耀奪目。
有鴛鴦交頸,蓮花並蒂,甚至荷葉上的露水也晶瑩剔透,栩栩如生,然而最最醒目的卻是那枝桃花,那可當真稱得上是春日裏開最美的桃花了,含苞待放卻又不失綺麗,一抹桃紅溫潤到可以融化整個冬天,一針一線似乎都在訴說著無限情愫……「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室宜家。」
十七歲的卿卿像她的綉品一般脫去了稚嫩,已然是一副靈動俏美的模樣了。
雖無傾城之姿,細細看去卻帶了幾分別樣的動人。
這並非她第一次綉嫁衣,曾經也有許多達官顯貴求上門來,要她為自家公子千金綉上件婚服。
只是這次……卿卿也要為自己綉上一件嫁衣了。
她的手不由頓了頓,向窗口看去,窗框上的紅漆早已脫落,帶着斑駁的舊跡。
南河上的桃花也許已經開的紅霞一般,那個常常戲弄自己的少年許久沒來了。
也是,兒時的戲語豈可當真?
他到了娶親的年紀,恐怕早已有了如花美眷。
門外是震天的鑼鼓聲和鞭炮聲,銅花鏡里映出那一張俏臉,她輕輕抬手描上兩彎黛眉。
邊上,早有喜娘託了喜帕站着,只等吉時一到便為她蓋上。
京城裡的富商看中她賢靜淑雅的性情,要為兒子保下這門親事,豈能放着榮華富貴的日子不要,守着這窮鄉僻壤的破院子?
嬸嬸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