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 - 第7章 一文錢打發西門慶(2)

霸王龍誰不怕?
  回頭一看,原來是一個奴僕,潑皮腰板就挺起來了。
  奴僕跑上前:「我是西門大官人家的跟班。」
  西門大官人!這幾個字在小小的陽谷縣那是如雷貫耳啊,幾個潑皮的腰又彎下來。
  「不知大官人有何差遣。」
  家奴拿出一錠銀子:「你,報上名來。」
  一指潑皮之首。
  潑皮立即點頭哈腰的道:「小的郁保四,綽號險道神。」
  家奴道:「原來是南街老大,這是五兩銀子,給你做買酒錢。」
  就把這銀子拋給他。
  「拿去打酒喝,然後拿出你們的本領,別弱了南街老大的威名,好好的教訓教訓那個武大郎,事情做成,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郁保四一拍胸:「讓大官人放心,剛才小的只是陰溝里翻了船,沒想到這個三寸丁竟然偷偷襲我們,下一次一定要讓他知道爺們的厲害。」
  家奴道:「趕快把這事情辦成了,打的越狠,賞賜越多。」
  「請大官人放心,小的一定把這件事辦得圓滿。」
  不提武值帶着潘金蓮去買首飾,單說武值家的隔壁王婆茶坊。
  一風神如玉的青年雙手負背,昂首挺胸地走了進來。
  「噢喲,稀客,稀客啊。」
  王婆見狀,立即起身相迎,「西門大官人怎麼有空來我這裡啊?」
  迎等西門慶坐下,王婆笑呵呵地給他倒茶。
  西門慶二話不說就取出了一錠銀子,放在了桌面上。
  王婆絕對見錢眼開,一把將銀子拿起來放進自己的懷裡,「西門大官人有事儘管吩咐,老身必定全力以赴。」
  西門慶咳了兩聲,對着王婆問:「王乾娘,隔壁家那個賣炊餅的武大郎一家,你可認識?」
  自從剛才見過潘金蓮之後,西門慶滿腦子都是她那娉婷的模樣和身段,心裏面騒癢難耐,急切的想要得到這個女人,拉拉她的手兒,親親她的嘴兒,享受她的身子,真沒想到陽谷縣還有這等絕色。
  想起上一次與美人失之交臂,西門慶就跟火燒屁股般的難受,等不及家奴探聽消息,自己跑上門來。
  「哦,那個矮矬子武大郎啊,認識到認識,不過平日里很少走動。」
  王婆人老成精,知道怎樣才能將利益最大化。
  西門慶不可能對武值感興趣,王婆眼珠子就微微轉了幾轉:「武大郎雖然是個矮矬窮,他的娘子卻是鮮花一朵,小娘子姓潘,閨名叫金蓮。」
  西門慶連忙說:「王婆!你快跟我說說,這潘金蓮的來歷。」
  王婆心裏心裏冷笑,陽谷縣誰人不知西門大官人放着家裡的嬌妻美妾不理,每天都在那青樓里流連忘返。
  眼見西門慶這麼著急,王婆就知道這個西門大官人心裏一定跟百爪撓心,癢得受不了,
  王婆心說:你越癢,我賺的錢越多。
  她笑道:「大官人別看潘金蓮現在只是一個普通的民婦,她的家底可是深着呢。」
  「哦?快說,快說!」
  「據說潘金蓮的祖上就是我大宋開國元勛潘仁美。」
  西門慶眼睛發直!
  名門閨秀,這還了得?
  怪不得一眼就讓某丟了魂,那風韻那氣質那絕色,當皇妃都沒問題。
  潘家結局王婆不說,西門慶自知。
  潘仁美與天波府楊家結仇,最後兩敗俱傷,潘仁美被砍了頭,楊家七郎八虎也基本損失殆盡。
  但是潘仁美的女兒可是太宗的西宮娘娘,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後世子孫依舊是大門大戶,可惜得罪了當朝太師,潘家男丁被充軍,女眷當成貨物賤賣!
  這樣的美人就該屬於我西門大官人。
  西門慶拍案而起:「這美人本大官人要了!」
  「你去告訴那武大郎,規規矩矩與潘家小姐和離,某送他百貫的家財!否則,他講看不到明日的太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