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 - 第6章 西門慶潘金蓮還是見面了(2)

爺們,免得挨打。」
  「哎呦喂!仙女下凡啦,武大郎,都說你娘子美得像月里嫦娥,我本不信,現在一看啊,非明就是嫦娥下凡,來來來,找個地方好好親熱親熱。」
  這幾個潑皮一看到潘金蓮眼就直了,那裡見過這麼漂亮的美女,舍了武值就向潘金蓮而來。
  「小娘子,你嫁了這麼一個矮矬窮不委屈嗎?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夜裡想親熱武大郎夠得着娘子嗎?來來來,還是讓爺們安慰安慰小娘子吧。」
  潘金蓮嚇得緊緊抓住武值的手臂,小臉兒發白,嬌軀一個勁的顫抖。
  這幾人平日里囂張跋扈習慣了,武植前一陣子更是被他們打的卧床,也沒見武值報官,所以,今日看到武值帶着漂亮娘子出門,更是肆無忌憚的上前調戲,他們哪裡知道,現在的武植早已不是當初那個懦弱無能的武大郎!
  武值一點也不生氣,現在的哥你們高攀不起。
  眼見幾名潑皮向自己心愛娘子動手腳,武值抬起腳照着當前這名潑皮的腳面就跺上去。
  「砰!」
  「哎呦!」
  人體有幾處極不禁打,腳面就是其一,冷不丁被武值一腳跺上,疼的這名潑皮大叫一聲,抱着腳就跳。
  武值沒客氣,飛起一腳,腳尖狠狠踢中這名大漢的迎面骨傷。
  這名大漢哀叫一聲就坐地上,迎面骨就一層皮,這一腳一跺就等於讓這潑皮失去戰鬥力,這是武值腳下留情,否則這一腳就足以讓潑皮腿骨斷裂。
  「娘的,這個醜八怪敢打人,弟兄們上!」
  其餘四個潑皮分左右,揮着拳頭嗷嗷叫地撲上來。
  武值卻是迎着四名潑皮衝上去,還沒等雙方短兵相接,忽然就地一個翻滾,在四個潑皮發愣的瞬間,武值已經抄起路邊的兩塊半截搬磚竄起來。
  這叫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武值擔心自己初學乍練干不過幾個潑皮,立即就地取材,拿起群毆神器——板磚。
  手一揚,半截板磚朝着最前面的人砸了過去。
  「啪!」的一聲,正擊中潑皮胸口,潑皮慘叫一聲,捂着胸口就躺地上,這還是武值手下留情,否則以武值現在的武力值,這一半截搬磚就能要了他的命。
  武植一個箭步竄上去,半截搬磚掄起來,將這群毆神器發揮到極致。
  「砰砰砰!」「**!」
  砰砰砰是板磚敲人胳膊,武值胳膊短,只能用板磚防守,**是下面出腳如電,腳腳踢中潑皮迎面骨。
  三兩下的功夫,幾個潑皮就被武植全部干倒。
  「武植你敢持器傷人,我們這就到官府去告你!」
  這幾個潑皮充分的發揮潑皮精神——肉爛嘴不爛。
  武植道:「你們這一群傢伙圍毆我一個,還有臉去官府告狀,老子再給你們多加點料。」
  半截板磚掄起來,照着這幾個潑皮噼里啪啦就一頓打,打的這些傢伙滿地亂滾。
  「哎呦喂。」
  這一聲清脆嬌嫩的嬌呼,讓武植立即停手,急忙轉頭看,就看到自家娘子潘金蓮正撞到一名衣裳華麗的青年,措不及防向地上倒去。
  西門慶!
  武植震驚,光顧着毆打這幾個潑皮了,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西門慶竟然抄了自己的老窩。
  潘金蓮被武植的勇猛給嚇住了,以前三腳都踹出個屁來,怎麼忽然好像戰神附體?把這幾個破橫行霸道的潑皮打的如此狼狽。
  正看的出神,就沒注意身後上來幾個人,潘金蓮正與那人撞了個滿懷。潘金蓮猝不及防,一聲嬌叫,就向地面摔了下去。
  西門慶在那邊看了老半天,不是看武植打人,而是被潘金蓮的風姿震懾的眼珠子差點掉地上,忍不住上來找機會,哪裡是潘金蓮撞了西門慶,分明是西門慶故意上來讓潘金蓮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