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 - 第5章 縣令大娘子的禮物

  潘金蓮關門上鎖,默默的看着銀子,就感覺到分外的不可思議,感覺自己是在做夢。
  武植來到藥鋪,把自己能想起來的中藥一股腦的報出來,足足有七八十位味,每味葯一斤打包帶走。
  後面有倆衙役跟着,藥鋪不敢太慢,急忙把藥包好。
  武植向倆衙役道:「哥倆,幫個忙吧。」
  七八十味葯,一樣一斤那是老大的一大堆呀。
  衙役道:「武大,敢這樣使喚我們哥倆的,你是陽谷縣頭一位,也罷,今兒我們哥倆啥也不說,夥計,弄個籮筐,我們哥倆抬着回去。」
  出了藥鋪,倆衙役一邊走一邊說:「武大,回去你那狗窩,你得弄點好酒,把你那上好的包子給我們哥倆弄幾斤吃,伺候不好我們哥倆,回頭看不給你穿小鞋。」
  武植笑道:「兩位衙役大哥,給大娘子治好病啊,你們哥倆可是首功一件,以後大娘子還不得特地照顧你們倆呀?你哥倆應該請我喝酒才是。」
  「你要是治不好大娘子的病,我們哥倆啊首先倒霉。」
  武植哈哈大笑:「咱們是一根線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
  路過酒館,武植就讓店家送兩壇老酒到自己家裡,有倆衙役坐鎮,店家自然是連連點頭。
  衙役道:「武大,你不是說不給我們喝酒嗎?」
  武植道:「你兩位可是宰相肚子里能撐船,小的講幾句玩笑兩位大哥莫當真,兩位大哥既然來到我家,那就是我的貴客,山珍海味我請不起,幾杯水酒還行,倆位儘管敞開來喝。」
  回到家中,兩名衙役那是包子就酒,越喝越有,武植就開始像模像樣的折騰這些藥材,潘金蓮也過來幫忙,幫忙是假,問清原因是真。
  聽聞自家男人要給縣令夫人治病,潘金蓮驚的好懸坐地上,自家男人已經變得讓人看不懂,現在怎麼又敢給縣令夫人治病?不想活啦?
  潘金蓮心虛的看一眼正在喝酒吃包子的衙役,一邊低聲道:「大郎,你什麼時候會給人治病啦?別胡來啊,得罪了縣令大娘子,咱們就要死無葬身之地啦。」
  武植道:「娘子放心,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你男人的本事你還不知道,你就等着被你男人的本事驚掉下巴吧。」
  潘金蓮哭笑不得,又心驚膽顫:「大郎,奴家希望你有本事,卻也不能亂來吧。」
  武植道:「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已經收了三百兩銀子,現在退回去也是個死,前進是死,後退也是死,為什麼不一往直前?娘子你就等着收錢吧。」
  武植每說一句話,潘金蓮就要愣一下才明白,像: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開弓沒有回頭箭這些俗話,這是時代還沒有,潘金蓮必須思考一下才明白武植在說什麼,就不禁對這個枕邊人更是看不透。
  看不透乾脆不問了,反正他是我男人。
  潘金蓮想到這裡,芳心一羞俏臉微紅,急忙低下頭,挽起袖子幹活,那無暇玉臂爍爍生輝,就引得倆衙役不喝酒只看這一雙小臂。
  武植就發現了情況,急忙把潘金蓮的袖子放下來,嘴巴向那邊一扭,低聲道:「娘子了,你走光了。」
  潘金蓮低眉一笑,羞澀的道:「大郎,不把袖子挽起來,怎麼幹活啊?」
  武植道:「這些東西你不會弄,上樓上休息就是。」
  潘金蓮道:「擺弄藥材奴家不會,燒火還行呢。」
  男人忙着掙錢,自己可不能上樓享清閑,那樣會被人說閑話。
  衙役沒玉臂可看,就轉移目標:「武大,你弄着七八十樣藥材回來,每一樣能用得上嗎?」
  武植笑道:「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奧妙不同。我這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到底用的什麼葯,否則的話再想掙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