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 - 第3章 我武大郎站起來啦(2)

:「娘子不要再浪費錢了,無非就是一個毆打成傷,葯都是一樣的。」
  潘金蓮不安道:「那你今天都吐血了。」
  武植咧嘴一笑:「挨打吐血很正常,王婆子給你送什麼來了?」
  這是武植之心中永遠的痛!
  潘金蓮道:「王大戶家對我的女紅很滿意,讓我多做幾件趕快送過去。」
  武植嘆口氣:「娘子不要過多辛苦,很快咱們家就會有錢的。」
  潘金蓮點點頭,並不反駁武植的話,扶着武植重新躺好,拿着空碗離去。
  潘金蓮走後,武植立即打開了系統頁面。
  掙錢?如何掙錢?沒有錢,空有一個系統又如何?
  錢錢錢!在哪裡?
  咦,有了!
  民以食為天!
  武大郎本身就是做炊餅的,宋朝的炊餅不是燒餅之類的麵食,更像是撒了芝麻的饅頭。
  他可以改良炊餅,做出味道更好的食物來啊!
  天津正宗狗不理包子!
  剛才他看到系統頁面可以兌換狗不理包子秘方,零點五兩黃金。
  這是商品頁面中最便宜的選項了!
  零點五兩黃金,也就是五兩白銀、五貫錢。
  這對於普通家庭來說,那絕對是一筆巨大的開銷。
  普通人一天能掙百十來個錢,那已經就是高工資。
  想掙足這十吊錢,不吃不喝也要三個月。
  這哪裡是便宜,簡直是貴上加貴,但現在必須得換,否則單憑賣這個炊餅,什麼時候才能翻身農奴把歌唱?
  武植呼的一聲坐起,伸手就把枕頭底下那小包打開,拿出來一層一層的打開,露出一堆散碎銀子,輸出五兩銀子,很豪氣的大手一揮!
  兌換!
  不要看這小生意,只要做好了一樣可以發家致富,這就是自己人生第一桶金的來源。
  武植自言自語道:「從今日起,我武大郎站起來啦!」
  第四天早晨,潘金蓮就被吵雜聲吵醒,就聞到屋子裡瀰漫著一股從來沒有聞到的香味,這是什麼味道?側耳傾聽,就聽到樓下極亂,潘金蓮穿衣而起,悄悄挑開門帘往外看。
  就看左鄰右舍全來了,正圍着籠屜吵鬧,籠屜中有很多圓圓的白白的似是肉饅頭的食物,個個呈菊花形狀,如薄霧之中的含苞秋菊,散發著讓人流口水得香味,這是什麼?
  就聽王婆聲音傳來:「武大,你剛才說讓我們嘗個鮮,就先讓老身嘗嘗吧。我從來沒想過肉饅頭還能這麼香。」
  伸手就來抓。
  武植抄起菜刀就剁。
  嚇得王婆急忙收手,王婆就喊上了:「武大,你怎麼說話不算數?」
  武植瞪眼道:「我這是小本買賣,你這一伸手,我這一天白乾了。嘗鮮可以,銅錢兩文一個,以後售價一個五文錢。另外告訴你們,這叫包子,記住了。」
  兩分錢就是一個炊餅錢,王婆受不了誘惑,乾脆掏出兩文錢來扔在案板上,翻着母狗眼道:「守財奴,你這輩子也發不了財。」
  伸手拿起一個包子一口咬下去,燙的直咧嘴,但是眼珠子一下就直了,狼吞虎咽得就把包子吞下去。
  「武大,再給我來十個包子。」
  王婆是有名的吝嗇鬼,一張嘴就十個,鄰居們看的直瞪眼:「王婆子快說,這味道怎麼樣?」
  王婆直勾勾盯着那包子:「美味,人間美味,這是二十分錢,快給我拿十個包子啊。」
  武植道:「我剛才說過,品嘗價兩文,購買價五文,童叟無欺。少一個大子也不行。」
  沒等到王婆說話,鄰居們就紛紛掏出兩文錢:「武大,我們要嘗鮮。」
  武植拿了個木盆收錢,然後一人發一個包子:「慢慢吃,燙嘴。」
  鄰居們一口咬下去,那就恨不得把舌頭都咬下去啊,三口兩口就吃完。
  「我們要買肉饅頭,包子是吧?我們要。」
  王婆大喊:「我先要的,這是五十文錢,武大,快來給我拿十個包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