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 - 第3章 我武大郎站起來啦

  武值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方便結束回到床上的。
  潘金蓮將被子蓋好,輕聲道:「大郎,你好好休息。」然後轉身提着恭桶往外走。
  武值猛地把頭縮進被子里,無聲的哭泣。
  好不容易穿越了,怎麼還弄這麼一個倒霉的身份?
  哪怕給我弄一個潑皮無賴都行啊,偏偏弄個武大郎!
  武植咣咣直撞牆,卻牽動傷口,痛吟一聲倒在床上,疼痛讓武植清醒,喘着粗氣心說:現在的潘金蓮這不就是一個賢妻良母嗎?怎麼跟記憶不一樣?
  自己這身傷是怎麼來的?今日剛見西門慶這個罪魁禍首,那麼這身傷······
  終於想起來了!
  前天自己的前身武大郎去南城買炊餅,被一群潑皮取笑侮辱,武大郎憤而反抗——回了一句嘴,沒想到這就捅了馬蜂窩,潑皮一頓拳打腳踢,把武大打傷,郎中給自己開藥,是讓自己致傷。
  自己確實挨了打,確實也在吃藥,只不過那一頓打不是拍西門慶打的,現在自己才真的是被西門慶打的。
  想到這裡,武植就感覺到心口窩一個勁兒的發沉,絲絲拉拉的疼痛就展開來,心說:壞了,壞了。
  書中說武大郎就是因為被西門慶踹了這窩心腳才落下病根兒,最後被毒死,現在他們也着面了,我也挨打了,是不是下一步該毒死我了?
  對,剛才那王婆給潘金蓮什麼東西了?一切都是假象?他們早就在王婆的掩護下暗度陳倉?這就要毒死我啦?
  武植就感到五臟六腑一陣翻騰,一口鮮血就噴出來,就感覺五臟六腑越來越疼,牽扯的頭彷彿萬把鋼針刺扎般的疼痛,武植忍不住使勁的捂住腦袋,那疼痛入骨,武植忍不住大叫一聲:「痛殺我也!」
  四肢一挺就倒在床上,進氣少出氣多,眼看着就完蛋。
  「恭喜宿主,植入成功,系統已開啟……」
  腦海中忽然出現一個清脆的機械聲音,饒是武植頭痛欲裂之際,還是被嚇了一跳。
  姓名:武植(武大郎)
  屬性如下:
  身高:110
  顏值:010
  體質:310
  力量:110
  武力:010
  智慧:310
  除了身體素質還像個正常人,其他數值完全不行啊!
  可不就是個絕命戶嘛!
  不過武植很快就看到系統的一段說明,心裏踏實了。
  每一項屬性都是可以提升的。
  武植細節研究了一下,一經驗值等於一兩金子,積攢一百點經驗值就可以增加人物屬性。
  除了這些,系統還像個商店一樣可以兌換各種物品和技能,也就是說,我氪金就能變強?
  個子更長!
  顏值能提升!
  能提升?怎麼提升?
  武植猶豫着試探着在界面上輸出疑問。
  界面上現出一串字:宿主乃是九陰鎖陽之體,只要修鍊九轉玄功,就可解開這道枷鎖,身高達到兩米。。
  兌換九轉玄功需要一百點**值值!
  我去!
  一百兩黃金!
  這不是坑人嗎?
  賣炊餅一輩子也不可能賺到一百兩黃金啊!
  此時,耳邊傳來如泣如訴的哭聲。
  「大郎,你怎麼了?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潘金蓮的哭聲將武植的思緒打斷,入目處是潘金蓮梨花帶雨一般的俏臉。
  武植有種強烈的不真實感,搞不明白:是莊周變成了蝴蝶呢,還是蝴蝶變成了莊周。
  看到武植終於睜開雙眼,潘金蓮鬆口氣,擦擦眼淚,端起旁邊的葯碗,小心翼翼的道:「大郎吃藥了。」
  又是一句大郎吃藥了,卻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武植終於把那碗葯接在手中一言而盡。
  潘金蓮把空碗拿在手中:「大郎,你在家休息,我再去請郎中過來給你看病。你不要胡思亂想,等我回來。」
  武植急忙擺擺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