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 - 第2章 支窗桿砸了西門慶

  武值沒有穿越前怎麼著也身高一米八,現在卻是四尺來高,大腦的記憶在上一世,手腳長度在這一世,這一着急兩條小腿就撞在一起。
  「噗通!」
  狠狠摔在地下。
  武值心裏着急啊,咕嚕嚕連滾帶爬就滾出屋:「娘子,不許出去。」
  看到聽到樓上聲音不對,潘金蓮急忙一手提着裙角,急匆匆順着樓梯走上來,就看那武大郎在地下翻滾,芳心就一酸,急忙上前:「大郎,奴家不出去就是,你這是怎麼了?地上涼,快起來。」
  「**!」
  拍門聲傳來。
  「武家娘子,你家的支窗桿砸到西門大官人,你趕快出來道個歉。」
  武值立即說道:「娘子,你不許出去。」
  潘金蓮很柔順的點點頭:「好的,奴家不出去。大郎,你先起來好不好?」
  很輕鬆的把武值扶了起來。
  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再看看比自己高出將近半米的潘金蓮,那強烈的反差讓武值都感覺到自慚行穢,都感覺到自己娶了潘金蓮,實在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潘軍蓮的身高一米七上下,這個身高將女孩子的曲線完美的展現出來,而武值身高也就一米多點兒,應該有一米二了吧?坐車也該買票了吧?兩人站在一起,如果不看那張臉,還以為武值是潘金蓮的兒子。
  武值心說:潘金蓮在沒有遇上西門慶之前,沒有出軌給武大郎戴綠帽子,就說明這女人還是有底線的。
  不對,那葯是怎麼回事兒?
  一時間,武值的腦袋很亂。
  樓下的拍門聲更急了:「武家娘子,西門大官人可是生氣了,要報官呢。」
  潘金蓮就急忙應了一聲:「乾娘,這就來了。」
  武值抬頭瞪了一眼潘金蓮:「你在家獃著,我出去看看。」
  邁了兩條小短腿下樓梯來到門前,喊了一聲:「敲什麼敲,我來了。」
  踮起腳尖,把那門閂拔下來。
  西門慶剛才聽到裏面隱約傳來一個嬌柔嫵媚的清脆聲音,還以為是怎樣一個美嬌娥呢,正眼巴巴的等着看美人,忽然出來這麼一個三寸釘,這把西門慶給氣的,本來火氣就不小,現在火更壯了,指着武值說道:「就是你用這玩意砸得我?」
  武值看一眼那木棒,再看一眼西門慶那風神俊朗的外形,再看一眼旁邊一臉幸災樂禍的王婆,武值心中的火吐吐的往上冒,壓也壓不住:「你哪隻眼睛看到是我拿它砸你了?」
  西門慶大怒:你這個三寸釘也敢欺負本大官人。
  抬起腿來,照着武值就是一個窩心踹!
  上一世武值那也是運動健將散打高手,所以武值才敢挑釁,本能的就想來個上步連環腿,但是小胳膊小腿兒真的是不提氣呀,沒等武值動作起來,西門慶這一腳已經當胸踹到。
  「砰!」踹個實打實。
  武值大叫一聲,就倒飛進屋,就感覺到胸口那疼啊,一口鮮血就噴出來。
  「大郎!」潘金蓮驚叫一聲就撲了過來。
  這一聲清脆嬌嫩的喊聲立即吸引了門慶,心說:原來美人在此。
  此時潘金蓮側對着西門慶,那美麗的側影就讓西門慶眼睛一亮啊!
  西門慶那是在百花叢中歷練過的,只要這眼神一搭,就能知道這女人有幾分顏色,只是看一個側臉兒,就知道這女人是絕色美女。
  武值剛被潘金蓮抱起上半身,正看到西門慶眼中冒精光盯着潘金蓮,心裏就一驚:壞了,只要被他看到潘金蓮的美色,潘金蓮只怕真的要把我毒死了。
  武值急中生智,把噴出的鮮血用手一抹,順手就往潘金蓮吹彈可破的嬌嫩俏臉上一胡嚕……
  頓時,這俏佳人就變成了血夜叉!
  武值連連咳嗽吐了幾口鮮血,一點沒浪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