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我,武大郎,開局遭潘金蓮喂葯] - 第1章 穿越成武大郎(2)

br>  再自己看自己的小胳膊,怎麼這麼小啊?
  武值心裏立即哇涼哇涼的,心說:怪不得潘金蓮要出軌,就你這個鬼德行,誰不出軌啊?不對不對,我現在就是武大郎,我的媳婦不能出軌還謀害親夫啊,老天爺呀,你怎麼把我弄到這麼一個人的身上?
  外面突然傳來了拍門聲。
  「武家娘子武家娘子。」
  這聲音很耳熟,王婆!就是鄰居王婆。
  一時間,武值怒從心頭起,惡向膽變生,就是這個王婆從中穿針引線,讓我那以前的冰清玉潔的娘子,逐步墜落成一個**。
  我要把王婆殺死!
  就聽樓下的潘金蓮應了一聲:「乾娘稍等。」
  武大郎蹦下床,光着腳就向外走。
  隔着門帘八頭往外一看,就看到潘金蓮把門打開,門外現出一個五十幾歲的老婆子,不是王婆還是誰?手裡拿着一包東西,塞給潘金蓮:「武家娘子要手腳利索一些,那邊催的緊。」
  潘金蓮輕輕點頭:「奴家記下了。」
  王婆笑道:「武家娘子只要手腳勤快點,以後少不了你的吃喝。」
  潘金蓮急忙道:「多謝乾娘,武大正在病中,奴家就不多留您了。」
  王婆應了一聲,笑着走了。
  潘金蓮關門上鎖,武值心裏就咯噔一聲:壞了!這是把這毒藥給我弄來了,怎麼辦?就我這小胳膊小腿兒,別說她跟王婆兩個,就算她一個我也干不過她呀。
  不行,我得跑!
  武值立即把自己的衣服穿上,鬼使神差的從那菱花鏡中照了一眼。
  苦也!自己就這個模樣?三寸釘一個不說,這臉就跟個包子一樣沒打開,潘金蓮能同意嫁給自己,那也是無奈至極啊!也真難為她了!
  可惜呀,那個武大沒了,這個武大來了,我現在是武值,不能那麼窩窩囊囊的死掉。那個武大確實對不起你,那麼這個武大你也不能給毒死啊,我放你自由就是。
  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武值想罷,走到窗邊推開窗子仔細看看,發現這外面行人很少,武值就先拿支窗棒把窗戶支好,然後返回返回那張床,從床墊子底下翻出一個小包,那裡是自己的勞動所得,就算逃跑沒有錢去哪裡啊?
  武值把這小包揣在懷裡,然後就窗子而來,一伸手想按窗框,哪裡想到小胳膊小腿兒不受自己指揮,一下子就把那頂窗戶的杠子給打飛,直接奔樓下砸下。
  「哎呀!」
  就聽樓底下一聲慘叫。
  打到人了?打壞了沒有?
  急忙探頭往外一下一看,就看到樓底下有一個風神如玉的俊郎君,正抬頭往上看。
  這個情景怎麼這麼眼熟?
  樓下人抬頭看到窗戶上探出一個包子臉,不禁氣的俊臉都扭曲了。
  「醜八怪,你沒長眼睛啊?」
  武值定定神:「不好意思,失誤失誤。」
  這時王婆從一邊跑了過來,向那俊俏郎君笑道:「西門大官人一向少見,您老怎麼有空到這邊來串門子了?」
  西門大官人冷着臉道:「這是誰家?速速出來與我賠禮,否則,我一定拉他上衙門。」
  王婆笑道:「這是武大家,老身這就去喊武家娘子出來。」
  西門慶!他果然就是西門慶!
  那不對呀,這個情節不對呀,應該是潘金蓮把這杠子失手砸下打到西門慶頭上,然後西門慶建許以重利,王婆才穿針引線,兩人勾搭成奸,最後害死武大郎。
  現在情節不對,哪個環節出事故了?是我沒有把事情理清楚?
  樓下傳來清脆的嬌音:「大郎,你怎麼了?不知門外出了何事,我出去看一眼。」
  武值心裏咯噔一聲,轉身就往樓口跑,只是這手腳根本就不聽使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