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狠人》[我為狠人] - 第9章 然後就會被砸到(2)

>白藝忽然開口,引得那兩人一驚,然後盯着他看,說:「小子,你什麼意思,這你是打算要攔我們嗎?」

「話不能這麼說,我可不是在攔你們,我是在勸,勸你們放棄,不然的話……」

白藝突然陰笑,根本就不打算廢話,話剛說一半,直接暴走,砰的一聲,瞬間將開口那位給打飛了。

突如其來的一幕,與他同行的人都愣住了,壓根也想不到對方會突然間出手。

路過的人見到雙方動手,已經嚇得躲得遠遠的不敢靠近只敢遠觀。

直立空中的人見此一幕微微皺起了眉頭,能夠瞬間擊倒與他而來的人,想必實力也是不低,所以便試圖想要探查白藝的修為,可最終毫無結果,對方的修為根本看不透。

「小兄弟,」空中的中年男人突然開口:「我乃嶺南宗長老,趙太軒,此人乃是我宗門弟子卓梵,因盜竊我宗貴重之物,我等將他押回去受審,希望賣我個面子莫要阻攔。」

聽到中年男人說的話,白藝倒是沒什麼反應,反倒是路人開始嘈雜了起來。

「天啊!竟然是嶺南宗的人,而且還是長老,想不到竟然會出現在我們臨安城內。」

「嶺南宗可是方圓萬里之內第一宗門啊,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地方。」

「是啊,我做夢都想去的地方,只可惜實力不允許,不過能有慶見到宗門長老,那我這輩子也值得了。」

「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能夠榮幸加入嶺南宗不好好的修鍊,竟然敢盜竊宗門之物,這下好了不光要受罰,也許還會被趕出宗門。」

「……」

周圍群眾的議論聲連綿不斷,儘管白藝聽得一清二楚,可他並不在意,什麼嶺南宗,他壓根就沒聽說過。

「原來是嶺南宗啊,久仰大名,」白藝一臉笑盈盈:「今天榮幸見到大宗長老,真是蓬蓽生輝,輝常開心。」

趙太軒沒有說話,但臉上露出了高傲得意的笑容。

白藝繼續自顧自的說道:「不過人我還是不能讓你帶走。」

聞言,趙太軒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冷哼一聲,惡狠狠的說道:「小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嘿嘿,我習慣兩杯都喝。」白藝笑呵呵的說道。

「找死!」

趙太軒臉上閃過一絲惱羞成怒,一掌拍來,一股強橫的力量襲來,白藝不慌不忙立刻閃身避開。

「你出了一招,按照順序下一招可就該我出了。」白藝輕描淡寫的說著,嘴角上揚瞬間流露出一抹可怕的笑意。

「叮咚!主人,現在不是戀戰的時候,桌梵需要儘快醫治,不容拖延。」

白藝剛想要出手,突然就聽到了系統傳來的聲音,同時看向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卓卓梵,也能夠察覺到嚴重性。

「老東西,饒你一。」他說完,瞬間靠近卓梵將他扛起,然後以極快的速度離開。

「快追!」趙太軒大喝一聲:「別讓他跑了!」

他那一個手下急忙追趕了上去,而他也同樣跟上,可白藝的速度很快,再加上位置掩護,很快他就已經逃得無影無蹤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