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狠人》[我為狠人] - 第8章 就要狠辣(2)

!恭喜主人完成任務,獎勵500功勞點,商鋪解鎖普通療傷丹藥。」

系統聲此時忽然響起,然而聽到解鎖了物品,白藝並沒有表現出高興,畢竟只是普通的療傷丹藥,說實話作用並不大。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解鎖出真正有用的東西?」他問了一句。

「有的主人,你可以到處浪,然後觸發任務,根據任務的難度決定物品的貴重。」

聞言,白藝沉思了起來,原來這任務還需要觸發才行,看來真得想些辦法才行了。

猶豫了片刻後,抬頭看了一眼胡漢,突然說道:「你在這裡守好了,別讓人隨意闖進唐家,我先出去一趟,若是回來時發現你跑了,那我,一定會宰了你!」

白藝威脅着,特別是最後一句話,更是表現的極其的可怕,彷彿像是惡魔在說話般。

胡漢哪敢有其他心思,嚇得趕緊跪了下來:「不敢不敢,我一定老老實實的守着,絕不離開半步。」

白藝也沒再搭理他,而是轉身朝着其他地方離開了,目睹着白藝漸漸遠去,這胡漢才稍微鬆了口氣。

與此同時,周家。

「這該死的陳飛宇,當真陳家天下無敵!」

周謙怒摔酒杯,憤恨的大罵著陳飛宇罵:「不就仗着陳家有天罡境強者坐鎮嗎,否則也敢這般囂張跋扈!」

距上次已過了一段時間,可周謙回想起陳飛宇與他爭菩提液時的那副嘴臉,就是怒從中來,心中充滿怒火。

「少爺冷靜,莫要氣壞了身子。」周謙身邊的一個年輕人勸說,那是他的手下,也算是周謙的左膀右臂,名叫王忠。

「哼!冷靜?」周謙聽到這勸告的話,更是怒從心起,拍案而起,厲聲喝道:「就因為陳飛宇這狗東西,害我沒能拿到菩提液,還被父親臭罵了一頓,說我是無能,是廢物!」

他越想越氣,又拿起一個酒杯用力的一摔,摔成碎片。

「該死!」周謙又一拳捶打在桌子上,將其捶得粉碎,眼睛裏面布滿了仇恨。

看到周謙那憤恨的樣子,原先勸說的王忠已不敢再勸,生怕對方突然暴起拿自己出氣,只好向兩旁退開。

「這一切都是陳飛宇惹出來的,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一定要!」周謙雙眼中充滿了殺氣,咬牙切齒的說著,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什麼,對着王忠說:「去百味酒樓。」

單單這幾個字,沒有明說什麼,可王忠已經明白是什麼意思。

「恐怕這事百味酒樓那邊也不敢吧,畢竟陳家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王忠擔憂的說道。

「他們平常不是很厲害嗎,從來是認錢不認人,怎麼這就害怕了?」周謙狠辣的說著:「就照我說的,若是出了什麼事,我周家與他百味酒樓一起擔著。」

「這……」王忠似乎有些為難與擔憂:「若是真出事的話,族長那邊該如何解釋?」

周謙聞言,眼睛一瞪,語氣堅定道:「你就照我說的做,若是真出事了,我自會解釋清楚,也會承擔後果。」

王忠只好點點頭,但暗自嘆了口氣,同時倒也佩服周謙的膽量與魄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