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憑本事活到結局》[我憑本事活到結局] - 第9章 初遇鳶尾花(一)

「長風,可查到?」於淵靠在茶樓廂房的窗邊望着漸漸多起來的百姓。

鳶尾花在京城一帶說少有人種,倒不如說沒有人種。要不然怎會十年之餘,於淵一點線索都沒有。

不過,那死去的女子倒是很快查到身份。

雖然面部盡毀,但是打探底細還是可以順藤摸瓜的。

該女子是京城南巷角名一家平安香行掌柜的女兒王畫屏,一月前便被蘭家姨奶奶的旁系家族李文收為了小妾,成了李家小姨奶奶。

湘美人如今倒是後宮的紅人,皇帝近些日子對其獨寵有加。李文佔著一點兒關係也有個膽子強取豪奪去了,將王家女搶入府。

若不是去查女子的身份,還不知這已是一個已嫁女子。

只能說明李文沒有碰她。

可是就奇怪的很了,李文向來好色。院中小妾也不少,個個都是嬌嬌美人。而王氏也是被搶來之,李文卻未對她做任何事。

這是長風不解的地方。

「派人暗中盯着李文家。」於淵看着窗外,修長的手有一下沒一下敲在桌上。

許雲卿對鳶尾花一案搞得焦頭爛額了。不經意間聽見自己的母親與其他京城上的了排面貴太太談論宮中瑣事。

「湘美人也不知用了什麼法子,陛下竟只獨寵她。」柳家太太撫了撫手邊團扇。

「可不是嘛,相公也說叫我別去惹蘭家呢。許夫人家的果子就是好。」尚書夫人白婕捻起果子瞧着。

「我可聽說湘美人好像是得了一種名貴熏香呢,陛下聞着龍顏大悅才寵湘美人的。」李夫人又接著說。

「你們可別亂說這事。小心腦袋。」許夫人只是微微不滿。

說著又傳來幾位夫人議論哪家郎君小姐的婚配事兒。

蘭家。

「你那小妹可是幾天都沒回來了,你也不擔心?」至從於淵給的解藥,百鬼奕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向朝顏頭也不抬的繼續調葯。

這二小姐去哪都與她無關。外出行醫本是她一人事,二小姐跟着也與她無關。

她本就說好,二小姐發生何事與自己無關。

「可憐啊,可憐。向大夫,我也告辭了。」說著百鬼奕也離開了。

京城慢慢恢復原有的太平了。

城門開了,城交內外的商易總要繼續的。

向小緣出城了。

「咦哈,總算出去了。放心吧,黑影。我向小緣一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才怪。

先走罷,走哪算哪。

向小緣出了城後,荒地開始越變茂盛。樹叢越來越多,越變越密。

入林了。

太陽已在高頭,陽光灑下來印在樹葉上。透過葉隙直落地面,倒是一束光。

林子太安靜了。向小緣只能聽着風刮過樹葉的聲音。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就差個採菊東籬下了。

向小緣獨自走在郊外的小路上,她要把那世界玩一玩。

看到前面的畫面,就笑不住了。

「打劫!快快交錢,饒你不死!」一個絡腮鬍子大漢拿着一個斧頭站在一棵樹下。幾個應該是他的小瘦弟,一個嘴裏還叼着什麼。

大漢好像以為向小緣不怕他似的,拿着斧頭一掄把一旁的樹掄倒了。

驚!人家魯智深倒拔垂楊柳,你個鬼斧砍大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