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憑本事活到結局》[我憑本事活到結局] - 第3章 京城喪屍案(三)

安慰了阿姐回醫館後,向小緣也回去了。

快看到小院門口時,向小緣猝然一頓,感覺腳踝火辣灼燒的痛。

低下頭去看,果不其然裙腳的輕衣長紗有些殘破。

她被感染了。

不行,她回去後,會害死無辜。她不要成為趙五泉,她也不敢像紫雲一樣做的如此極端。

她惜命,她也怕痛。

只要把自己關好待在沒人的地方應該就沒事了。

向小緣沒有進院門,而是忍着痛一路走向了荒野。

京城除了繁華也不缺周邊的荒野。

回去後,向朝顏紅着眼走到醫館對着醫者同僚說著西街的事。

「這還是第一次明目張胆地出現在大街上生事,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被抓傷什麼的。雖說幾人已經就地俘殺了,但是萬一…」向朝顏故意被自己的話驚嚇得止住。

醫館最不缺的就是醫者仁心。

幾個欣賞向朝顏醫術才華的醫者立馬聽懂了她的意思告訴禁衛軍務必檢查京城百姓。

禁衛軍最不缺的也就是勘察。

凡是帶有類似抓咬新創傷的都得伏殺,而來過西街的都被抓進地牢拘守。

眼外一片漆黑,天黑了。靠在荒野唯一一棵枯樹上,把自己手腳綁起來的向小緣開始整理關係。

她快死了。

可她越覺得奇怪,越覺得這個世界不真實。可是火辣辣的痛又讓她覺得這裡就是真的。

只是她總是覺得這個地方有問題。

那個向朝顏很怪。

就是覺得好奇怪,她明知危險,為什麼叫她出來外面。為什麼西街人也多,唯獨就有瘟人追着她們不放。

她看到滅門之舉好像一下就接受了,看到紫雲和趙五泉的死也是一樣,好像這些和她沒什麼關係一樣,就感覺她在裝。

可是如果她在裝又為什麼要把自己送到別人家安頓自己呢。

想要我死掉,當時直接不管不顧就好了。

她有問題。

該死的故然。

穿的時候也不告訴這什麼故事。現在好了,一把玩完了。向小緣盯着自己腳上的傷痕。

因為前世她莫名其妙就死了。

一個長着張娃娃臉,名故然的少年找上了她,叫她幫忙救什麼話本然後就許一個願望。還沒同意二話不說就穿了。

向小緣還不知道自己又被好大姐賣了。禁軍開始搜查這名向小緣的女子。

「故然,我都快死了,你居然還不來…救我。我死…了看誰給你救書。」向小緣難受的已經說不上話了。

此時,故然正在悠閑吃着西瓜追着劇。倏然,一道白光而被帶入了話本中。

成為了,

向小緣的狗。

「焯,你怎麼把我拉進去了?我就不應該找你幫忙,現在好了,我的電視劇看不成了,還變成了狗,都怪你!」故然氣急敗壞地想要咬她兩口。

向小緣已經昏睡過去了,手臂開始起了血紋。指甲開始發白,看起來有些可怖。

「你怎麼會搞成這樣?」故然帶着許心虛開始用玄力幫向小緣清毒。

怎麼回事,這個話本有問題!我的玄力一直在消失!

故然幫向小緣清毒後便昏死過去。

醒來後,便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屋內還有着些許草藥味,起身看着樸質的房間擺設,靠房門掛着紫鑲珠簾,地板是帶有檀木香的木板,有點日系風。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