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寄相思與明月》[我寄相思與明月] - 第9章 大嫂執着等待

文顏汐立馬抬頭看,只見她躲了一晚上的大嫂,居然還在她家樓下。又驚、又嚇、又意外。再想想上一秒,還在說她壞話。害怕的同時,還多了一份心虛。

看見文顏汐,姚思凝立馬興奮的沖了上來,嚇得文顏汐躲在了葉少楊身後。姚思凝看看眼前的葉少楊,問躲在他身後的文顏汐:「這誰呀?你男朋友?」然後質問的口吻問葉少楊:「你有沒有一點分寸,怎麼能帶她玩到這麼晚才回來?」

葉少楊被罵的一臉懵,大嫂這個語速是直接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

文顏汐從葉少楊身後跳了出來,趕忙擺手說道:「不是不是,我們……哎呀,我們今天才認識,我們……總之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看着葉少楊,「已經到樓下了,你可以打道回府了。我是她大嫂,我們有些家事要談。」言語中充斥着霸道和蠻橫。

葉少楊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看着可憐兮兮的文顏汐,不知道自己是該走還是不該走。文顏汐也看着葉少楊,她實在是不知道她這大嫂用意何在。心裏着實害怕,可又沒有理由,要求這個僅認識了一天都不到的葉少楊,為她當護花使者。

「你……你回去吧,我……我自己能應付。」文顏汐嘴上說的「能應付」,語氣里卻充滿了沒底氣,話外音分明就是「應付不來」。

文顏汐既然已經發話,這也確實是人家的家事,葉少楊實在沒有理由賴着不走。他猶猶豫豫的離開了。

「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怕我跟你搶財產?」

「我……」

「我是那種人嗎?我是跟王念可一樣的人嗎?」

文顏汐有點摸不着頭腦了,大嫂說話的氣勢是凶了些,可是這話的意思……

「大嫂……」

「你知不知道你大哥胃病住院了?」

「我不知道……」

「念遺囑那天他就已經不舒服了,疼的他渾身冒冷汗,所以你跟文天豪掐的時候他一言不發。回去他就住院了,住院沒幾天,王念可就跑到醫院去找他,要跟他商量對策。商量着怎麼讓你交出股份,騰出房子。她沒說幾句,就被你大哥趕走了。你大哥這才知道王念可那個潑婦一直在找你麻煩。」

文顏汐淚如雨下,她哭着說道:「她罵我是來路不明的野種,說我沒資格要爸媽的錢。她打電話罵我,我拉黑她,然後她就換號繼續罵我。我關機,她就來家裡鬧。我刪了密碼,她就瘋狂的敲門,一邊敲一邊罵。現在鄰里四舍,估計都知道我不是爸媽親生的了。」

「爸媽在的時候,每次聚會就你話最多,你從前的氣勢哪兒去了?出去跟她對罵啊,最後大不了報警!」

「我怎麼罵?她一句野種,一句你是撿來的,我就啞口無言了。我自知理虧,我哪兒有底氣跟她對罵。」說完,哭的更大聲了。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這趟來呢,是想告訴你,你大哥很擔心你。他知道王念可騷擾你之後,就打你電話,結果不是沒信號就是在關機。派人到家裡找你,你又一直都不在,見你不在他就更擔心了,你再晚回來兩天,我估計他該報警了。出去玩也要給家人說一聲,一個女孩子在外面很危險的。」

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她的行蹤,所以文顏汐沒有發朋友圈,沒有發抖音。可是大嫂為什麼對她的一切了如指掌。

「大嫂,你是怎麼知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