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寄相思與明月》[我寄相思與明月] - 第4章 甲板促膝長談

王姐起的大早,文顏汐卻因為昨晚喝的太猛還在睡。

這次改王姐好奇的看着文顏汐了,她納悶這小姑娘是遇見了什麼挫折,能讓她這麼的……這麼的不可思議。王姐走近,看着她白凈的面龐,心想:這滿滿的膠原蛋白,十八?十九?最多也就剛出校園,二十齣頭。

這麼年輕能有什麼坎坷?工作不順?這趟旅行可是豪華郵輪旅,費用不便宜。再看看她脖子上的項鏈,手腕上的手錶,這女孩經濟條件不錯呀。不是工作,那就是感情,能讓小姑娘心煩意亂的肯定是感情。王姐腦補着文顏汐被男人玩弄感情的畫面,忍不住脫口而出:「渣男」!

這時,文顏汐也醒了。在文顏汐徹底睜眼前,王姐趕快坐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假裝在玩手機,好似剛才的凝視和猜想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文顏汐睡眼朦朧的看着王姐:「王姐,早啊。」

「早!」故作淡定。

「咱們今天什麼安排?」剛睡醒的朦朧嗓音問道。

王姐想了想,說道:「洗漱一下,化個美美的妝,咱們先去吃早飯。然後我們在甲板上曬太陽,呼吸新鮮空氣,在躺椅上慢慢想想,我們今天中午是吃西餐還是吃中餐。下午我想做spa放鬆,晚上……晚上還沒有定。我們可以去酒吧聽歌,也可以去健身房健身,或者去蹦迪,或者去跳舞。總之不要讓自己閑着。」

文顏汐笑着說道:「好,那我先去洗漱。」

看着走進衛生間的文顏汐,王姐心想:剛睡起來就想着今天玩什麼,這丫頭是個慢熱型的!本來以為會是一個人無聊的旅行,沒想到一上來就這麼的在狀態,好似找到了不一樣的自己。現在室友也這麼的合拍,這趟讓錢包大出血的旅行,真是值了。

吃過早飯,兩個人安靜的躺在甲板的躺椅上。兩個人從陌生到熟悉,彼此也在一點點試探的了解對方。相比起最初文顏汐對王姐的好奇,現在王姐對文顏汐更好奇。相比起文顏汐只是心裏默默的猜測,王姐顯得更加三八,更加八卦。

「怎麼會一個人來旅行,是失戀了嗎?」王姐試探的問道。

文顏汐深嘆一口氣,說道:「是的,他劈腿了,跟我大學最好的閨蜜。」

王姐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心想:果然是失戀,而且劈腿閨蜜,殺傷力更強。王姐一種過來人的口吻說道:「能當閨蜜證明你們品味相同,興趣相投,喜歡同類型的男生也不足為奇。只是你怎麼那麼不小心,介紹他們認識。」

文顏汐面無表情,平靜的說道:「我們三個是大學同班同學,不用我介紹,他們也認識。閨蜜是我的同窗加舍友,我們從大一就成天混在一起。男朋友是追了我兩年,大四才在一起的。畢業我剛回家,他就提出了分手,他坦白的跟我說,他和閨蜜已經在一起快半年了,只是不知道怎麼跟我說。」

「你遇人不淑啊,小姑娘,男朋友和朋友都不是什麼好人。」

「男朋友其實並沒有很愛,只是大學裏沒有遇到想遇到的人,但是又想在大學裏談段戀愛,讓大學生活更完整一些,所以在追求者中找了個堅持最久最用心的。我們在一起這一年,也就在一起逛街、吃飯、看電影,我承認漸漸的對他有點依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