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雷辟不是雷劈》[我叫雷辟不是雷劈] - 第2章 瓜子啤酒小燒烤

小黑貓轉了轉發光的眼珠子,很人性化的咧了咧嘴。『瓜子,啤酒,小燒烤!走起!』

說完看着雷辟,又用爪子指了指雷辟:『不過,你確定就穿着爛布條子去?』

雷辟給自己全身摸了個遍,愣了愣:『唉呀,卧槽。』指天怒吼道:『你個傻缺,你把老子儲物鐲給劈沒了。』

寶光寺位於天朝蜀中,是一座千年古剎,寺內有兩寶,一是羅漢堂,一是舍利塔。由於祈福靈驗,一直都香火鼎盛。特別每逢年節,更是人流永動,你隨意找個地方一站,都能看見烏壓壓一片,全是腦袋。一次地質災害,導至舍利塔傾斜不倒,寶光寺成了一個網紅打卡地……

今天夜裡,寺門外站着一個閉眼的和尚。和尚法號:不戒,二十幾歲的模樣,穿着一件僧袍,指尖念珠滾動。昏黃的燈光透過樹蔭打在他的身上,像極了得道高僧…

踏踏踏,一陣腳步聲。和尚睜眼,看見來人差點佛心沒穩住。只見雷辟穿着一身破布條,黑着臉,禿着頭,肩上坐了一隻貓。走來的時候還呲着一口大白牙。

『呀,你是被狗攆過來的嗎?你這樣乞丐都嫌棄啊!』不戒和尚驚道。

雷辟白了他一眼,說到:『的確被狗攆了,還是天上那隻。不是,你家佛祖沒教你要處變不驚啊…』

不戒一想,正了正身子,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雷辟施主,你又被雷劈了嗎,現在你的頭比我的頭都禿。』

雷辟靠近不戒,陰惻惻笑道:『嘿,我想讓我家小黑喵在你頭上扒拉兩下,不戒你介不介意啊?』

不戒一聽,趕緊寶相莊嚴道:『阿彌陀佛,正所謂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雷辟施主大善,怎會和小僧斤斤計較!』

『嘿,我就喜歡你這麼一本正經的認慫!』雷辟呲着自己的大白牙,嘚瑟道。

『啪…』小黑貓打了哈欠,順便給了雷辟一爪子:『別嗶嗶,瓜子,啤酒,小燒烤啊…』

不戒和尚看着快要發怒的小黑貓,摸了摸自己的禿瓢,趕忙說道:『嘿嘿,就去就去,等我和雷辟換身衣服的……』

老街口,一個燒烤攤上。桌上放着烤串兒,牛肉郡肝大腰子,全是葷的…不戒和雷辟對坐着,兩人戴着鴨舌帽,手裡拿着大肉串,嘴巴子從下往上一擼,一串肉就沒了……

小黑貓坐在桌上,一隻貓爪按着竹籤子,自顧自吃着烤魚,時不時還舔兩口身側的啤酒,不時還得打個嗝…

『下面現在啥情況啊?』雷辟動着自己油亮的嘴皮子問道。

不戒喝了口啤酒,拿起一個肉串兒說道:『現在靈氣復蘇,那些個阿飄現在老實的很,都排號等着投胎,想出來修仙呢!』

『喲,現在都特么的,那麼有素質了!以前那些冤死的,枉死的,還有想不開自己死的,給老子找了不少麻煩,現在都洗心革面了憋…』雷辟陰陽怪氣的說道,完了還得整口啤酒。

『這不得虧了你,別人渡劫挨雷劈,你倒好,跑去劈雷,完了還把界壁劈了個窟窿。我都在納悶兒,你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