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8章 釜底抽薪(2)

從角落走出一個身背斗笠,手持長劍的年輕人。

「這位老先生,和尤夫人挺熟啊?」來者,正是邵俠。

「你是誰?」

於六爺問道,有個保鏢在他耳邊細說了什麼,他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是打敗了尚家尚武的英傑,你來此有何貴幹啊?」

「別裝了。」邵俠揮揮手,「尤夫人都交代了,等殺了大當家接管西風寨,再找審訊專家來逼我交出五方殘頁。」

於六爺瞧了尤夫人一眼,也不清楚老底被泄露多少,話鋒一轉。

「好!果然是人中龍鳳,我於家就欣賞你這樣的人才!」於六爺豪邁地哈哈大笑。

「我正式代表於氏集團,聘請邵兄弟擔任我於氏集團的武學顧問,享受最高級的資源供給,只要為於家工作,殘頁的事我們不再過問。」

「我劉氏集團一樣,任務也由邵兄弟自選!」

「尚家也是,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我家尚武對邵兄弟很是敬佩啊哈哈哈哈!」

領頭的三大家紛紛拋出橄欖枝,其他中型組織也跟着叫價,但只是個湊熱鬧的氣氛組。

這四個保鏢露出些許嫉妒和不忿的神色,為了賺取資源他們來當保鏢已經落下進度,而對邵俠開出的價碼好上他們十倍。

劍鋒搭在尤夫人的肩上,美人還沒做出什麼反應,已經有幾個大爺激動地踏前一步。

邵俠饒有興趣的打趣道:「看來之前尤夫人和姐妹們的無遮大會,服侍得幾位大爺很滿意,我也想加一個成不?」

大當家的妻妾,原來早就投奔了資本玩家的陣營。

「當然當然!」

「下次宴會邵兄弟就是主角!」

銀趴老手們表示熱烈歡迎。

「在下不及各位前輩身經百戰,不習慣並肩戰鬥。」

初生牛犢邵俠有些惶恐,有些猶豫。

「無妨,改日專門給邵兄弟來個專場,一雄戰群鳳!」

於六爺老道地拉攏邵俠,目光真誠地對視着。

在邵俠的背面,四肢被綁的尤夫人一點一點甩動頭部,想把頭上的簪子取到嘴中,大當家的夫人,也有武藝在身。

邵俠還在晃着頭和人胡扯:「但又有點緊張,希望前輩們到時候可以蒞臨指導,為我吶喊助威。」

聊到這個份上,雙方都裝不下去了。

「動手。」

於六爺吩咐道,四名保鏢上前與邵俠對峙起來。

邵俠竟是直接搶攻,長劍和打頭的人硬拼一記,對方連退三步,劍上已經崩出一個缺口。

「稀有長劍?!」

這四個保鏢都是普通品級的裝備,別看邵俠一人揣着四個稀有,更有傳說之上的不朽物品。

實際上少量的稀有裝備,依舊掌握在更少數人手中。

「殺了他,再查出他的復活點,下一批稀有裝備又算得什麼。」

僱主給四個保鏢畫大餅,四人聞言奮力圍攻邵俠。

掌握了【悟性】的增加方法後,光是今日弔橋一戰,邵俠的【基礎劍法】就已經漲到了35級。

幾招下來,四人連近身圍攻也做不到。

「就這樣也叫頂尖高手,還什麼前職業玩家?」有人不滿的發聲,顯然他們的地位也沒那麼光鮮。

這四人始終不是等閑貨色,有一人提醒道:「果真是基礎劍法,使暗器!」

陣型變換,兩人前壓,兩人遊走四周專門使用鐵鏢偷襲。

這遊戲,凡是前綴帶有「基礎」兩字的技能,玩家很容易就能自行領會。

這樣的技能,特點就是平庸,不帶有任何特效,各個方面都不突出。

而所有被稱作「平庸」的事物,若是各方面全部凌駕於常識之上,玩遊戲的人通常會給予另一種稱呼——「六邊形戰士」。

經過弔橋一戰邵俠和尋常玩家已經徹底拉開差距,絲血未掉,鐵鏢絲毫不能阻擋其攻勢,反而是近戰的兩人壓力加倍,眼看血量就要見底。

五個人輾轉的時候,看台上的尤夫人已經把發簪銜在嘴裏,瞧得個空隙一甩頭,尖銳的簪子在黑暗中飛向邵俠的後心。

邵俠背後上的斗笠【釣魚台】透出一絲涼意,防止偷襲的功能生效。

長劍從腋下穿過,發簪擊打在劍身上,以來時同樣的速度回射而去,邵俠看也不看,攻勢愈加凌厲,一劍斬殺了近身的一名殘血玩家。

藉著玩家死亡的白光掩護,貼近了一個使暗器的玩家,兩劍刺在咽喉處,觸發了要害暴擊。

-65

-32

血量不滿的這名玩家同樣化作白光,另一名暗器玩家隨後也是同樣待遇復活去了。

剩下最後一個玩家自知不敵,卻也不能當著老闆的面開溜。

當領導的,總是總是態度問題多過能力問題。

「你是誰,既然不是財團的人,你這樣的身手以前不可能默默無聞。」

保鏢相信這個問題老闆也很關心,套出點什麼好歹能挽回下職場形象。

「我以前也是職業玩家,我慣用的id是……我不告訴你!」

三招過後,除了邵俠,只剩沒有戰鬥技能的領導團。

椅子上的尤夫人肩頭上插着一根發簪,從扭曲的動作來看她曾經極力躲避。

傷口滲透出絲絲黑血,發簪上的劇透讓本不致命的傷勢奪走了她的性命。

尤夫人的死亡只引得邵俠側目幾秒,更遠處的曾有肌膚之親的合作夥伴看都沒看一眼。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談一談生意了。」

收劍入鞘,邵俠拉過一張桌椅,面對着眾人坐下。

預想到接下來的貪婪需求,於六爺下意識的想整理一下領導,才發現自己穿着遊戲中的古裝。

「該叫人做些定製西裝了。」

於六爺想到,一邊不慌不忙地開口詢問:「果然英雄出少年,說吧你的要求是什麼。」

「只有一個,現場每人各來一個才藝表演。不接受任何還價,否則視為談崩。」

邵俠不緊不慢地說道。

聽到這兒戲一般的要求,於六爺斟酌了一下剛想開口,尚家的領頭人忍不住怒罵:「胡鬧,我們沒空陪你耍什麼猴戲!」

邵俠立馬眼睛一瞪:「等死吧你們!」

於六爺反而哈哈大笑起來:「游戲裏死亡也不過是一星期的休假,我們這些老頭子歡迎還來不及。」

邵俠也哈哈大笑:「不過我聽說諸位聯絡上了官府要剿匪,不知道你們全去復活了,誰能和官軍搭上線。」

此言一出立馬安靜下來,於六爺沒想到情報泄露至此,連具體的行動目的對方都以前一清二楚。

從一開始,這個人就是奔着斬首行動來的。

眼下恐怕再無談判可能,只有所有人四散而逃,活下來一些還能保證計劃的執行。

於六爺的背在身後的手悄悄打着手勢,示意逃跑。

這時候,黑煙和火光從蔓延而上。

閣樓下面點火完畢的伊妙丹拍拍手,趕緊開溜。

她焚燒npc的房屋,已經算作主動攻擊,安全保障和變身的能力已經暫時消失。

領頭人們見退路被斷,頓時不知所措。

他們一是養尊處優太久,二是不熟悉遊戲的機制,其實這裡分做兩頭衝破窗戶便可活命。

邵俠短暫的休憩結束,折威長劍重新出鞘。

「諸位復活之後,還是多請教請教年輕人,遊戲怎麼玩吧。」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