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8章 釜底抽薪

慶功宴擺在一片廣場上,場地**插着一桿大金槍,槍頭入地,只留五尺槍桿在外。

據說當日和尚被擒,所帶的金槍留於此地。

三位當家忙着去接待僱主,底下的山賊拿不動這槍,乾脆留着當慶功宴的裝飾,以及和尚的行刑工具。

一群女性玩家正在廣場正中婀娜起舞。

專精【裁縫】技能的生活玩家們,用綢緞和輕紗做出了符合現代人類審美的服裝,輾轉間小腹大腿隱約可見。

古背景下的山賊們哪見識過這種,眼中直冒着綠光,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要不是當家的提前警告過不許造次,慶功宴怕是變成另一番模樣了。

三個當家的坐在首座上,他們乃是結拜的異姓兄弟,個個身經百戰。

財團工會的領頭人們陪坐在側,這些人年老的已經看不出年歲,最年輕的也是五十來歲了。

因為是在游戲裏,他們交杯換盞中毫無老態龍鍾,個頂個的神采奕奕。

這些人中,管事的是個精神抖擻的白髮老者,此人是於家的六爺。

「於六爺,你們可太會享福,這些娘們我看得眼饞,能不能送我兩個?」

西風寨的三當家是個急性子,指着場中的舞姬說道。

「誒,三當家。我們這可講究人人平等,自由民主,怎能把別人給送了。」

於六爺搖搖頭,接着話鋒一轉:「不過有幾個年輕姑娘很是仰慕三當家的風采,慶功宴結束了,我給你們介紹介紹。」

「當然了,大當家和二當家也有份!」

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由於《經典》是全民強制進入,總不能逼着大家一起戒色。

所以在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玩家和玩家,npc和玩家,都是可以有親密接觸的。

倒不如說因為人人都有健康的好身軀,再加上系統對感官的調節,爽是真的爽。

那麼真的會有人玩家,委身於山賊npc嗎?

答案是肯定的,人多了就會產生階層,無論男女總有向上爬的渴求,更何況爽是真的爽。

就在西風寨的三個當家中,有人已經嘗過滋味了,真的很爽。

場中舞姬散去,上來個頭上顯露了名字的玩家。

劉昴星,是一名專精【解剖】技能的玩家。

從廚房借來的案板上,由小至大擺了四種刀具,待會把和尚綁在**地里的槍桿上,他要挑戰凌遲中比較初級的「二十四刀」。

劉昴星穩坐**閉目養神,隨着時代回到古時,家族中的野蠻殘暴也在慢慢復蘇。

今天的事辦好了,立了威,今後他將在劉家掌管刑罰,平步青雲。

只聽得一片嘩然,嘈雜聲突然褪去。

「來了嗎。」

劉昴星睜開眼,一個僧人站在他的面前,破爛的僧衣上沾了兩大塊血污。

玩家們大多不知道什麼情況,還以為土匪也要請大師做法事。

和尚拔出金槍,當即給劉昴星腦袋開了光。

「二弟三弟並肩上,利落點別給客人們看笑話。」

大當家是個滿臉絡腮鬍的漢子,他吩咐兩個兄弟去收拾和尚,自己仍然陪着財團大爺們談笑。

那日和尚抵抗片刻就假意不敵,大當家只當他是沒什麼高深武功,只憑着天生神力屠了山下營地。

三當家性子急,當即抄起一把朴刀躍向場中。

二當家擅使爪功,空手站到了另一側,兩人隱隱夾住和尚。

「你這禿驢,得了機會還不逃,是心疼你這桿金槍?」三當家大喝。

面對山賊,和尚不像對邵俠那般有問必答,舉槍橫掃。

都曉得貌不驚人的和尚神力非凡,沒敢硬接這一招,兩個山賊頭目靈活的遊走纏鬥。

老頭子們沒有修習武藝,只當看個熱鬧。

年輕人則不同,觀摩三個遠超當前遊戲進度的boss互相廝殺,漸漸沉迷其中。

「我……我的刀法漲了一級!」

一個專精刀法的玩家大喊,系統提示音給了他突然的驚喜。

人群更是振奮,一個個瞪大了眼,生怕漏過一絲細節。

「我漲了爪功,看來要修習相應的武藝才行。」

雖說如此,也只有少數人漲了技能等級。

「會不會和隱藏屬性中的【悟性】有關。」

財團中頂尖的才俊並沒有參加慶功宴,此前露面的尚武、劉芒此時已經各自離開,提升實力。

二當家瞧得一個空隙,貼近和尚二尺之內,雙手和金槍碰撞間傳來金鐵之聲。

「和尚,我這外家功夫當初也是從一個和尚那得來的,當時他只求快點死。」

「大膽!」

和尚怒喝,以一個不便發力的角度擊出槍桿。

有技能升級的玩家立馬驚呼:「他這不是槍法,是棍法!」

二當家被這一下打飛到圍觀的玩家中,亮出一大片傷害數字。

-15

-8

-100

有個倒霉的被撞斷了脖子,當場化作白光等復活去了。

見此情形,大當家坐不住了,告罪一聲前去查看二當家的狀況。

「大哥我沒事,稍作休整就好,就是三弟一個人怕是撐不太住。」

二當家還躺在地上,卻強行喊出聲。

大當家當著外人的面,得先顧着大局:「你好生歇息,我且去拿下這個和尚。」

說完,從武器架上抽出一對南瓜大鎚,同三當家聯手與和尚戰做一團。

和尚的金槍不知是何材質,重若千鈞。

大當家雖然使的是重武器,硬碰之下吃了幾下暗虧,靠着靈活的步伐反倒是靈活多變的一方。

「且慢。」

過得十來招,大當家腳步一停,「八寶混元棍!原來是少林寺的高僧,眾生疾苦何必為難我西風寨這小廟?」

和尚擋開三當家的朴刀,主動向大當家進攻:「貧僧早被逐出少林,野和尚罷了!」

得知和尚已不是少林僧人,大當家放下最後的顧慮,聯合三當家傾力與和尚打鬥,一時佔了上風。

二當家這時不聲不響的回到玩家領頭人這邊,他和於家六爺對了個眼色,招來一個普通山賊。

「去,強子,這邊不大安全,護送幾位爺到閣樓上觀戰。」

他指着寨子里地勢最高處的一棟閣樓說道。

「二當家,那……那可是大當家的住處。」

強子有些遲疑,現在閣樓里還住着大當家的十來個妻妾。

剛才還動彈不得的二當家踢了強子一腳:「別廢話,快點。」

這一腳頗重,強子沒法,請了財團和工會的領導往閣樓走去。

這閣樓兩層高,頗為氣派,在一個土匪窩裡有些異類,大當家平日都在二樓的看台上一邊俯視整個山寨,一邊作樂。

「夫人,外頭太亂,二當家讓我帶幾位爺來你這避避。」沒看見守門的,強子硬着在閣樓下喊道。

「知道了,請客人們上看台來吧。」有個嫵媚的聲線應道。

強子聽出這是大當家的正房,尤夫人的聲音,帶着掌權人們進了閣樓。

一樓空無一人,廣場上的打鬥聲傳到這裡帶着點朦朧。

「幾位爺上二樓看台吧,那裡瞧得清呃……」

強子正說著話,背後幾把刀劍透過他的胸膛。

一共四個年輕玩家把武器收回,他們都是嶄露頭角的普通玩家,被高價聘為這些掌權者的保鏢,享受資源供養的財團玩家則在抓緊時間提升實力。

強子只是一個普通山賊,當即死亡。

在場的人自然不會貪圖他身上的普通物品和銀錢,看都沒看一眼,徑直上到二樓,竟對此地的布局頗為熟悉。

二樓看台上只有尤夫人坐在木椅上,面朝著閣樓里。

「尤夫人別來無恙啊,怎麼只你一個,你的姐妹呢?」

於六爺露出熱情的笑容,正要朝看台走去,被四個保鏢擋住了去路。

仔細看去,尤夫人的四肢皆被布條固定在木椅上。

「姐妹們被我關起來了,免得誤傷。」

燈火通明的看台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