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7章 任務更換(2)

邵俠皺眉,陷入一定程度的疑惑當中。

沒多久,渾身是傷的周建被帶了下來,他一見邵俠,眼淚就開始往下流。

眾人由得他流完淚,開始講述發生了什麼。

那日屠村,一戶人家父母都被殺害,留了個少年給兩人練手。

周建和劉房到底還是沒敢下手,悄悄把人藏在茅草堆里,就跟着回營地里去了。

結果兩人遭到舉報,再加上此前失蹤了一個棚跑頭,便懷疑他倆是官府的探子,正要拷問,有個背着金槍的和尚到了。

「那和尚衣衫襤褸,偏偏背着一桿極引人注目的大金槍。」

眾山賊昨日才見了血,當下不僅要劫財,還抄起傢伙把那和尚團團圍住。

只一瞬,便有五六個山賊飛出包圍圈,等落地的時候,已沒有一個完整的人形。

等再過片刻,

周建的眼中還殘留着驚駭:「我們被綁在柱子上動彈不得,反而逃得一命。」

那和尚見兩人受制,詢問了原因沒有為難,放他們走了。

周建腿受了傷,劉房一路攙扶,沒想到半夜被寨子里的山賊追上,劉房當場被殺扔進了河裡,周建被拖回來審問。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聽完經過,陰影中被掛在牆上的和尚才開口:「那日貧僧該多殺幾人,再束手就擒。」

剛進來的周建和劉芒才注意到還有一人,周建紅了眼:「大師,這是報應嗎,為什麼死的不是我?」

看不見和尚的表情,他的聲音沒有任何的遲疑:「貧僧愚鈍,只做個滿手血腥的阿羅漢,只管殺,不懂度。」

周建只得喃喃自語。

「該走了。」劉芒這時候說道,「再待下去有風險。」

「最後一個疑問。」

邵俠聽完來龍去脈,若有所思,「你們這些人來西風寨幹什麼?」

這話讓劉芒沉默了一會,低聲告訴伊妙丹,去地牢門口等着了。後者轉告邵俠:「玩家已經買通官軍,前來剿匪。」

「大老闆們剿了匪,既能回收成本,以後也方便和朝廷來往,難怪說同行是冤家。」

邵俠分析得頭頭是道。

「還廢話什麼,還不走!」

伊妙丹催促道。

「不,我不走,帶周建下山就行。」

他搖搖頭,周建不是玩家,很容易混下山去。

「你要幹嘛?」

「算賬。」

……

鐵門重新鎖上,看守地牢的山賊迷迷糊糊地醒來,以為自己喝多一時睡了過去。

黑暗中,邵俠站在和尚的正對面,微微仰頭。

「和尚,你故意被擒,是準備要收拾誰?」

「自然是西風寨,還有雇山賊屠村的這些指使者。」

「好,算我一個。」

和尚搖搖頭:「邵施主天縱奇才,但此時你還奈何不得幾個山賊頭子。」

邵俠同樣搖搖頭:「不,我要殺的幾大家的頭子,你殺不了他們,我能。」

這些財團和工會的領導人基本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和伊妙丹一樣註冊了純生活玩家,無法學習戰鬥技能,npc也無法主動向他們攻擊。

「貧僧疑惑,邵施主雖不見義憤填膺,卻不像嗜殺之人,何故蹚這趟渾水。」

「你看人真准。」邵俠歪歪頭,「只許他們把我堵在橋上當魚肉,老子咽不下這個口氣。」

「好!」斬釘截鐵的聲音傳來。

已放棄任務:撈人。

這個任務原本是邵俠發給自己的,救回劉房和周建,已經無法完成。

已接受任務:以眼還眼。

任務簡介:送三大家領頭人去讀秒。

……

兩個山賊小心翼翼地打開鐵門,接着火摺子的光芒,看到和尚依舊掛在牆上,血淋淋的兩道鐵鉤穿過琵琶骨。

早前被二當家抓來的人,半死不活地躺在角落,沒有反應。

兩人鬆了一口氣,拿着鐵鏈接近和尚。

落後半步的山賊腳步一頓,一柄長劍已然透胸而過。

另一人剛察覺到異動,牆上伸出一隻大手,覆蓋了他的面門……

「真血腥啊你們。」

把周建送下山的伊妙丹去而復返,湊在門口偷看,還用手捂着臉漏出大半個眼珠子。

邵俠不禁好笑:「你回來幹什麼,死了可要掉技能等級的,還怎麼開歌友會。」

氣得伊妙丹再次糾正:「是live,l—i—v—e!」

「再說了。」她驕傲地拍拍胸,「咱可是專業偶像,不靠技能照樣唱跳全場,不然新手村裡我怎麼混的。」

這話讓邵俠生出一絲想法,如果進入遊戲前,自己就習劍數載會怎樣,不過現今時代哪有人會舞刀弄棍,學都沒處學。

「且慢。」

和尚路過一扇門的時候鼻子一抽,用手掰斷門鎖拿着火摺子進去了。

邵俠和伊妙丹好奇,跟着後面進去。

剛一進門,就是刺鼻臭味,源頭是七八具女性屍體。

都是西風寨劫掠而來的女子,最近接了大活,山賊們出去一趟嘗了甜頭,便無人打理此處。

一道微弱的**,地牢里最後的一個活人被亮光所刺激。

屍堆中她側卧着,和尚小心地幫她翻過身,只看到這女子剩下的半邊軀體也已經腐爛。

瘦骨嶙峋的右臉上,已經看得見骨頭和爬來爬去的活蛆。

她嘴唇翕動,不知在呼喚什麼,也許是丈夫、父母還是孩子?

和尚不管不顧,把女子腐爛一半身軀擁在懷中,一口親了上去。

女子已經沒有清楚的自我意識,最後的時刻想抬起手擁抱和尚,還沒回應對方的慰藉,便悄然斷氣。

兩個現代社會來的玩家看得目瞪口呆,和尚卻只是站起身,挑落嘴邊的活蛆向上走去。

「他好浪漫哦!」

「還是個花和尚!」

伊妙丹瞪了邵俠一眼:「要死啊你,會不會看點氣氛。」隨後變成一隻綁着紅色絲帶的蝙蝠向地牢上方飛走了。

邵俠撓撓頭,跟上和尚的腳步,地牢外還有十來個準備押送的人,此時已經倒了大半。

一個山賊避開和尚的拳腳,想悄悄跑去報信,被突然出現的邵俠一腳踢在地上。

長劍【折威】握於手心,冷鋒貼在山賊的脖子上:「說,慶功宴在哪,我又餓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