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6章 山間鏖戰(2)

>

更何況他使的還是基礎劍法!

不少幹部成員眼露異樣,於蝶懸賞的傳說裝備不要,今天也得殺邵俠一次。

任他成長下去,無論是收入麾下還是敵對,都是個大麻煩。

弔橋上頭這邊又派出一人,一番對招,邵俠只剩得半血,心想再砍兩個就差不多該跳崖了,寧可便宜野猴子也不給這些人!

心念所向,正要把對手結果的一刺轉為橫拍,那人在空中一個轉體,直直朝着深淵落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配合著在空中亂抓的四肢,落下深淵的人表演了一段世界級美聲。

圍觀的眾人看着他的慘狀,不自覺咽了口水。

玩家群體痛覺微弱,大多好勇鬥狠,反正可以復活,是真正意義上的「腦袋掉了不過碗大個疤」。

但是這般高空墜落就不是人人想體驗的了,更何況裝備能不能找回來還不一定。

「怎麼早沒想到這出。」

邵俠精神頭又提升幾分,一連送了好幾個歌唱家下山。

場面一時靜寂下來,誰都看得出邵俠已是強弩之末,正估算自己什麼時候上場可以坐收漁利。

「差不多了。」

邵俠微微挪動腳步,按照他的設想,此時他應該高高躍起,一記空中轉體720度向後翻騰三周半跳向懸崖。

半空一邊比出「國際友好手勢」,一邊大喊「再您媽的見」,完美收官。

弔橋突然一晃,一個身穿黑色勁裝的瘦高人影落在邵俠面前。

邵俠瞳孔微縮,不與對方糾纏,朝着深淵跳去。

-43

那人原本隔着兩三丈距離,卻後發先至,一腿把邵俠掃回弔橋上。

【西風寨二當家 安久】

來人不是玩家,是西風寨的二把手,邵俠拖得太久,驚動了西風寨。

當初劍法未到30級時,西風寨底下一個棚跑頭就與邵俠斗得難捨難分。

這下落到這個頂級大boss手裡,想死想活都由不得他。

「二當家的,當心別下死手,這是於家大小姐要的人。」

在場的玩家似乎與西風寨頗為熟絡,有人見邵俠倒地,打趣道。

更多的人卻是沉默,就算二當家不下手,他們也要殺邵俠一次,斷他的成長。

這二當家是個精明的人,看懂了場中的沉默,準備動手殺人。

趴在地上的邵俠微微起身,一頁紙張貼在他的胸前。

那紙黑底金字,正是邵俠持有的的【五方殘頁·劍】。

礙於角度,整場只有二當家瞧見了這頁紙,就被邵俠收回了儲物欄。

二當家不做神色,原本要擰斷邵俠脖子的手,轉為把他扛在肩上,望着西風寨里走去。

「二當家留步。」

幾名領頭的玩家叫道,「這人我們處理就成, 不勞煩二當家。」

二當家哈哈大笑,拍拍胸脯一副豪爽模樣,「這人滑溜得緊,我給諸位關進地牢里,今晚大會再給諸位提出來。」

說完幾個閃身就甩開了玩家,眾人無奈,只得作罷。

到了寨子前,二當家把邵俠放下。

「東西給我,你可以走。」

萬分緊要的關頭,邵俠用五方殘頁換得一線生機,但只是剛出虎口又入狼窩。

「給了你,憑我現在的狀態怎麼活。」

二當家冷笑:「殺了你東西照樣是我的。」

《經典》的npc實在過於人性化了,邵俠不禁想到,只能開始胡扯:

「我還有,不止一頁,沒帶在身上。」

二當家自然是不信,當下就要殺人奪寶。

「我不僅有殘頁,我還知道早於玩家降臨之前,你們就在屠村。」

登錄《經典》的時候,邵俠比旁人早進了一個時辰,正好趕上西風寨的屠村現場。

那次二當家也在場,當下心中驚疑邵俠真有什麼門道,心中的貪念愈發壯大。

「今晚寨子有事,你先老實待着。」

二當家剛扛着邵俠走進寨子,立馬有個山賊跑到跟前。

「二當家,大當家的找你,說是有急事。」

邵俠被轉交到山賊手裡。

「關到底層,招子放亮點,人跑了我扒你的皮。還有,不許搭話。」

小山賊忙不迭點頭:「曉得曉得。」

把人扛在肩頭,奔着地牢就去了。

邵俠被打得只剩個位數的血量,更是陷入了「重傷」的異常狀態,短時間動彈不得。

小山賊肩膀可沒有二當家那般平穩,頓時叫苦不迭。

「慢一點慢一點。」邵俠虛弱地喊道。

小山賊謹記二當家的囑咐不搭話,一路穿過嚴密的看守,徑直下到了一處昏暗的地下石牢。

最底層只有一個房間,邵俠被扔在地上,-2的數字從他頭上冒出,一路的勾心鬥角險些白費。

鐵門重重關上,地牢里一片黑暗。

邵俠喘了好一會氣,勉強爬起身來,玉佩【玄貓】在沒有月亮的地方效果減弱,只看見一個模糊的人影掛在牆上。

他勉強湊近幾步,想看清是人是鬼。

【和尚】

隨着距離接近,獨特的兩字稱謂躍然於眼前。

「你怎麼進來了?」

那日身背大金槍的和尚如今不見了槍,兩道鐵鉤穿過琵琶骨,把他吊在牆上。

「阿彌陀佛,邵施主別來無恙。」

和尚不僅清醒,而且中氣十足。

掛在牆上不知遭了多久酷刑的他,頭上不停冒出-5-5的傷害數字。

「這他媽得有多少氣血上限啊……」癱瘓狀態的邵俠不禁羨慕。

「和尚,你是到土匪寨里化緣被劫了嗎?」

「非也,貧僧此行只為除惡,山下三處新進的宵小營地已經蕩平,留在此處只為等首惡現身。」

和尚口氣平穩,輕描淡寫說出來的話語,不知摻雜了多少山賊的血肉。

「邵施主何故上山?若想脫困,貧僧可以相助一二。」

邵俠嘆口氣:「我上山是想知道誰屠了山腳下的營地,再看看有倆倒霉孩子死沒死。」

「貧僧知道山腳營地里的人不久前還是農民,只可惜走錯了路,五十座村一夜被殘殺殆盡。」

和尚的語氣依舊平和:「貧僧的屠刀,還不到放下的時候。」

「殺了就殺了,我也不是什麼法學家。」

邵俠擺擺手,表示自己無所謂,「我只找兩個人,你別還攔着就行。」

「你找誰呀?」

一個好奇的聲音從門外響起,竟然是亭子里遇到的伊妙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