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6章 山間鏖戰

還未走進山下的營地,血腥味已經濃郁得縈繞在鼻間。

臨時搭建的木屋被摧毀得七七八八,血漿鋪在路面上,走動間充滿粘稠感。

參與了屠村的新晉山賊們,在慶功宴上被屠戮一空。

到處都是殘肢斷臂,從戰鬥的痕迹來看,像是某種妖魔或是巨獸所為。

到底是西風寨兔死狗烹,還是外人所做?

這時候系統提示音傳來:

任務狀態已更新:探查。

打探范姜的兩個侄子,周建、劉房的消息。(已完成)

回報范姜。

邵俠打量一眼,繼續在營地里巡視。

開玩笑,就這麼回去我還算個屁的職業玩家。

大部分人死得比較粗糙,得虧邵俠以前曾經業務面寬廣,獵奇和血腥有一定的耐受度。

勉強得看得出面貌的屍體約有五六十,其中沒有周建和劉房。

走出營地,從西風山上流下來的山泉清澈見底。

「看來只有山下的營地被屠了,還是得上一趟山。」

邵俠避開山道,朝着西風寨所在攀爬而上。

仗着突破20級大關的輕功,邵俠猴子般靈巧地翻越於懸崖峭壁之間。

又避過一隊巡邏的山賊,邵俠琢磨着營地被屠的事應該是外人做的。

「警戒這麼嚴,以為自己是正規軍啊。」

這時候從山崖上竄出了幾隻野猴子,朝着他齜牙咧嘴。

邵俠此時正躲在一棵果樹上面,也許是到了飯點,猴子們看到食堂被人霸佔毫不客氣地撿起石子,向邵俠扔去。

「嘿反了你們!」

邵俠避開石子,從樹上躍下,取出折威劍擺了個白鶴亮翅的姿勢。

能在土匪窩旁邊混飯吃的猴子機靈得很,見到明晃晃的兵刃,一溜煙的全跑了,留給邵俠幾盞大紅燈。

「真的是你!」

拐角處一人驚呼道。

「嗯?」

邵俠被人發現,當即就準備殺人滅口,卻發現對方頭上沒有名字。

此人是個玩家,而且和邵俠認識,是交過兩次手的尚家尚宏。

「原來你沒被抓住。」

尚宏看邵俠的莫名奇怪,不像是敵意也沒存着什麼好意。

「我被誰抓住?」

邵俠聽得莫名其妙。

「你那天罵完於蝶就跑,她可是氣壞了。」

說起那天的場景,一向繃著個麵皮的尚宏也不禁翹起眉毛。

「氣就氣唄,這年頭玩遊戲就是氣人和被人氣的區別。」

邵俠毫不在意。

「她用你的畫像做了懸賞令,獎勵是這個月競技場榜首的傳說物品。」

「自那天后你就沒在競技場露面,所有人都以為你被於蝶綁了,每天拿鞭子抽,她這個愛好很廣為人知。」

「等會等會!」

邵俠眉毛一豎,拿劍指着尚宏,「她怎麼有我畫像,是不是你小子把我賣了!?」

尚宏趕緊撇清關係:「沒,是個專精繪畫的生活玩家,他和我一個新手村。就是那天被於蝶坐在屁股下面那個。」

「這樣啊……」邵俠撓撓頭,「那我把自己賣了,傳奇武器能保證到賬嗎。」

聽到這話尚宏又重新審視了一下邵俠,猶豫道:「你如果有這方面的愛好倒不是不行,就是聽說於蝶玩得有點大,以前同樣在游戲裏把人玩死過,一百來斤的壯漢,兩個。」

「那算了。」

邵俠很快放棄這個想法,他理想中的軟飯不應該是這樣。

「你們看那人是不是被懸賞的那個?」

這時候從山下走上來一群玩家,朝着邵俠指指點點。

「你們尚家居然和山賊搞到一起,快讓你小弟別嘰嘰喳喳的了,我還要做任務。」

邵俠不滿地說道,卻發現尚宏已經不知不覺和他拉開距離。

「這些不是我的人,他們是於家的。」

「焯!」

邵俠收起劍拔腿就跑,於家的人一邊追一邊大呼小叫,還有人正在發訊息通風報信。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

被玩家發現後邵俠只能一路向上衝鋒,靠着高等級的輕功勉強甩開距離,立馬又在前方竄出一群人來。

邵俠無法,只能避過追擊,從山崖峭壁之間輾轉而上。

距離目標西風寨是越來越近了,從身後跟過來的人數來看,像是來剿匪,不像是找人。

終於在一座弔橋上被堵住了。

前後是洶湧的人潮,都是財團和工會裡的成員,什麼趙錢孫李周吳鄭王家都有,也不知道都擠在西風山幹什麼。

腳下是萬丈深淵,只瞧一眼就讓人頭腦發昏,腳步不穩。

「呔,欺人太甚!」

沒想到這個任務栽在玩家群體手裡,被堵在橋上的邵俠心中發了狠,拔出折威長劍。

「哪個孫子先來受死?」

這些玩家沒一個理他,都在爭說人是自己先看到的,彷彿邵俠已是砧板上的五花肉。

邵俠選擇朝山上繼續前進。

山上這頭最前排的人原本吵得飛起,見邵俠朝自己走來,不禁喜出望外:「兄弟們這人可就歸我了。」

同樣取出武器,劍招使向邵俠的四肢,分明是要把他活擒。

技能每十級是一個坎,邵俠身負《經典》唯一的三十級劍法,一照面就在對方脖子上抹了兩劍。

-87

-33

白光中裝備爆出,被後面的同夥裝進儲物欄。

殺得一人,弔橋前還是滿滿當當的玩家,邵俠不得寸進。

見邵俠扎手,玩家們也達成共識,一前一後輪流派出一人,看誰手底下本事硬。

「來得正好。」

眼見脫身不得,邵俠怡然不懼,「這半個月過得平淡,老子正好多砍些人過過癮。」

不過片刻,就有五六人倒在劍下,邵俠只被傷到皮毛,早就自然痊癒了。

「他只會基礎劍法,沒有習得劍氣,保持距離!」

玩家中亦有高手,瞧出了邵俠的破綻。

「什麼?」

距離新手期結束已經過了一段時間,戰鬥向的玩家大多拜入各種大小門派,習得進階功法。

只有邵俠在等船的時日里,提前開始了晚年生活。

接下來一連三人都是劍氣、刀氣能夠離體的好手,雖然只有一丈長短,威力也衰減得厲害。

可弔橋上躲閃不便,勉強殺掉這三個玩家,邵俠只覺得手腳無力腳步虛浮,這是陷入了「疲勞」狀態。

前後玩家群體更是心驚,後面這幾個可都是玩家裡的中堅群體了,落在眼前之人手下像個小雞一般,說殺就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