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5章 重返西風寨(2)

媳婦的吧?」

邵俠嘴裏嚼着蝦子,含糊不清地發問。

憨厚的漁民范姜眨眨眼,沒有回答。

這鍋湯喝完,邵俠獲得了一個「耐力」的buff,本不易疲勞的玩家更是可以長時間高強度地戰鬥。

這晚他徹夜狂奔,等到第二天的太陽升起,西風山已在不遠處。

嘩啦啦啦啦。

這時候天空落下水幕,鳥叫蟲鳴一齊消失不見,靜寂的朦朧降臨到了人世間。

邵俠趕忙戴上背後的斗笠,匆匆前行,運氣好碰到了個荒廢的涼亭。

他跑進涼亭里,摘下斗笠拍打身上的雨滴,《經典》過於追求真實,連淋雨後的冰涼也沒有遺漏。

一夜的狂奔讓他的輕功升了1級,也暫時陷入了「疲勞」的異常狀態,手腳有些乏力。

邵俠決定稍作休息,再去西風寨一探究竟。

他審視自己的人物面板:

姓名:邵俠

氣血:100

威望:略有耳聞

【代行】。你能向玩家發佈任務,系統會分擔一部分獎勵,但你必須提供相應的物質獎勵。

裝備:(略)

技能:基礎劍法lv30、基礎輕功lv21、野外生存lv17、燒烤lv16、、口才lv14、解剖lv5、靜坐lv5、賞花lv1、。

評價:小有名氣的遊俠,斬殺了不少山賊土匪嗎,但據說曾有加入西風寨的傳聞。沒有習得內功,劍道已經初窺門徑,不知為何沒有學習更上乘的劍法。

「幹完這票,劍法應該能在劍庄學到,輕功也一樣。還有內功,據說只有內功才能增加氣血上限。」

邵俠心裏做着打算,過了許久才聽到有人在耳邊「嗯嗯嗯啊」的乾咳聲。

抬起頭,亭子里有個尖耳朵的少女,正臉色不善地瞪着自己。

……

伊妙丹在進入《經典》之前是某個偶像團體的成員,趁着全民進入《經典》後,商業合同失效的機會,擺脫了經紀公司單飛。

但她還是喜歡做偶像的感覺,只不過做自己心目中的偶像。

本着「做大做強,再創輝煌」的奮鬥理念,她把這兩年活動的積蓄全部投入了《經典》。

在新手村裡她就靠着心靈手巧,把新手套裝改成了衣裙,開辦了第一場偶像活動,還因此獲得了這個村的稀有物品。

離開新手村伊妙丹沒有急着趕往大城,而是靠着現實投資獲得的保命裝備,四處採風。

這天她在涼亭里避雨,百無聊賴下正挖着鼻孔——這是她在現實世界留下的習慣,靠着「出格」的行為,來緩解偶像活動帶來的壓力。

一個戴着斗笠的人影跑進了涼亭。

伊妙丹以為又是尾隨自己的狂熱粉絲,趕緊擺正姿勢。

這樣的危險粉絲他一路遇到了不少,靠着裝備的優勢很輕易就可以甩掉。

但作為一個專業偶像,自然要先給對方一個充滿活力的笑容,再搬出經典客套話(註:這一段可跳過,無劇情影響):

對於這件事我才注意到,抱歉。

不好意思,今天很忙還要採風,所以說的不多,

起因是那場live么,那個是新手村的紀念,謝謝你的誇獎了。

你對我的支持和喜愛我收到了,十分高興。 但是我呢,

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我們都有各自的生活。

一個人不能把感情全部寄放在偶像活動中,我不是唯一的人吧。

個性是每個人都有的不是嗎?去找找人生中的驚喜吧。

好了,謝謝你對我的喜愛,但我更喜歡平靜的生活。

人生可不能只尾隨女孩子,出去走走吧。

這一段話說完,不管對方說什麼,伊妙丹就該開溜了。

可今天這人進來看也看自己,一個人不知道在那念叨什麼。

「還想假裝偶遇?老娘我見得多了。」

起初伊妙丹也沒在意,可看那人摘下的斗笠越看越眼熟,頓時毛骨悚然。

這斗笠他見過,當時在新手村,有個身背同樣斗笠的人盯着她看。

那噬人的眼神令伊妙丹不寒而慄,背斗笠的人沒再出現,卻令她無法忘懷。

時隔一月,此人還能尋到自己,肯定是個頂級大變態。

伊妙丹仗着是遊戲世界,雙方不同意便不能親密接觸,想要質問對方是怎麼找到她的。

這便有了開頭邵俠看到對方瞪自己那一段。

「誰啊?」

邵俠只覺得對方有些眼熟,努力的回憶。

一瞟眼看到了對方手腕上的青玉鐲子,立馬回憶起是何處見過此人。

「開歌友會的伊利丹?!」

「是開live的伊妙丹!」

那是進入《經典》一星期後的事,邵俠路過伊妙丹所在的新手村。

因為貪圖這個村子的新手裝備,和老村長磨了一早上嘴皮子,還搭進去一罈子好酒。

那邊伊妙丹的偶像活動一開始,鬍子一大把的老村子屁顛屁顛的就衝過去怪叫。

邵俠畢竟有求於人,也不好打擾這個老不修,便耐着性子等在一旁。

結果剛才說話還咳嗽的老村長直接衝上了簡易舞台,眾目睽睽之下把本村唯一的稀有裝備戴在伊妙丹手腕上,引起粉絲的陣陣歡呼。

邵俠差點當場氣昏過去,按捺許久才沒有當場拔劍砍死村長,然後被其他npc群毆致死。

這便是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景,邵俠只得再三解釋,我是看上了你的鐲子而不是看上你的人。

誤會雖然消除了,這話也是對伊妙丹職業生涯的一種否定。

解釋完了,邵俠又低着頭琢磨該怎麼打探西風寨。

亭外細雨正濃,亭子里只有兩人的呼吸聲。

伊妙丹等得無聊:

「喂,你喜歡雨還是討厭雨?」

「呃,無所謂吧,我又不懂種田。」

「必須選一個,喜歡還是討厭?」

「討厭吧。」

「為什麼?」

「就隨便一選,不如說當我被逼着選一個的時候,我才決定自己不喜歡雨。」

「我也討厭雨,不過比起雨我更討厭另一種東西。」

「什麼?」

「你。」

邵俠覺得這段對話能夠成立,兩人中必定有一個吃飽了撐的。

他認為這個人不是他。

不過倒不至於為此拔劍砍人,邵俠對於爆別人裝備這件事有三個指標: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雖然聽起來很像渣男三大原則,但是在游戲裏,已經顯得很溫和了。

亭子里再度安靜,直到落雨停下,邵俠起身姑且告了個辭,朝着西風寨的方向走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