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4章 競技場最沒有素質的仔

「真把這裡當妓寨,高某當窯姐兒看待了?」

兩道月牙交錯在身前,使刀的人眼中閃着狠厲的光芒。

「你要不死,那兩兄弟怕是活不過今晚。」

持劍的人隱沒在陰影中,只見一抹青鋒,「再說了,你太丑做不了皮肉生意。」

高長進像是垃圾話激怒,毫無章法地劈出一刀,腳下卻悄悄踮起一大塊砂石。

出刀的同時腳下發力,碎石泥沙後發先至,朝着對方眼睛飛射。

千鈞一髮之際,邵俠不退反進,弓腿沉腰刺出一劍,既躲過了砂石襲擊,又把刀勢偏折到一旁,直擊高長進的咽喉。

叮!

折威長劍被另一把刀攔下,只劃破一層油皮。

邵俠暗自心驚,小隊長層次的人物就這般陰險,要不是他裝備對口,搞不好就着了道。

除了先前提到過,可以防備偷襲和陷阱的斗笠【釣魚台】,他的第三件稀有裝備是掛在衣服內襯的玉佩。

【玄貓】:稀有。

佩戴時獲得夜視能力,效果隨月光大小而變。

簡介:玄貓能辟邪消災,辟的是邪行,消的是人災。

兩件飾品的加持下,他本佔得先機,這高長進卻也不是簡單貨色,一對月牙刀使得爐火純青,兩番交手下來拼了個平分秋色,

遠處卻有人注意到了刀劍相交的動靜。

「不能再拖,這營地里不止他一個小頭目!」

高長進只憑單手,便勝了那日新手村外的尚宏不止一籌,雙刀一攻一守,更是進退有度。

危機之下,邵俠來了興緻。

28級的基礎劍法第一次全力施展,劍招連綿不斷,在夜幕的遮掩中奇招頻出。

折威長劍鋒利無比,高長進身上開了多個血流不止的口子,漸漸不敵。

他找了個機會,用雙刀鉗制住劍鋒,立馬大聲求救。

遠處的享樂聲停了一瞬,似乎在辨別是否聽錯了什麼。

高長進大喜,張口又要大喊,一大罈子烈酒就砸在他臉上。

這就是身為玩家的好處了,身上總是帶着一倉庫的東西,總是在奇怪的地方起到奇怪的作用。

高長進冷不防被嗆了一大口酒,手下微微一松,長劍從雙刀中抽出,彈射出一片火花。

火花點燃了烈酒,高長進慘叫着撲向附近的小河溝,頭上不停地閃過傷害數字。

-1

-1

-1

-1

-1

-1

-1

-78

冰涼的河水近在眼前,長劍已透胸而出。

來不及收攏戰利品,一腳把屍體踹進河溝里,邵俠藉著月色追趕漁民范姜而去。

范姜只是個普通人,直到第二天傍晚,兩人才回到海邊的海草房。

已完成任務:獨善。

兩個任務加在一起,才堪堪把劍法等級升到29,聲望一欄,也終於從「默默無聞」變成了「略有耳聞」。

「我那倆侄子不會有事吧?」

范姜還是憂心忡忡。

「人家現在是西風寨的大將軍了,你少給自個沾光!」

范姜的妻子翻個白眼,把不情不願的兒子拉到一旁認字去了。

還能聽到時不時飄過幾句「再不用功以後像你爹一樣,一輩子遭人欺負」、「老娘當初是怎麼瞎了眼。」

桌子上擺了一大盆涼拌海帶,邵俠一邊往嘴裏塞一邊含糊不清地回應:

「沒事沒事,營地里亂的很,除了高長進沒人顧得上來。等他們出去幹完活,死了人,就入伙了。」

………………

海上風浪不穩,出海的日子定在半個月後。

和一個山賊小頭目打得難捨難分,邵俠感到巨大的就業壓力,破天荒的研究起如何變強。

孰不知普通玩家之間,還在把單殺一個普通山賊當做新手的畢業考試。

也是他自己作死,這趟任務難度本來是不高。

玩家有多種方法提前救出范姜,可以用錢賄賂山賊,可以展露廚藝上山,想搞點挑戰也無非潛行上山找人。

只有邵某人,直接融入山賊預備役的角色,每天飯來張口,吃飽了就睡,生活質量別說沒日沒夜練技能的玩家們,npc中的官老爺也不過如此。

山賊營地里待了個把星期,愣是只漲了兩級口才。

等到人家山賊注意到,才帶着人大搖大擺的離開,不受點苦才怪。

於是,這半個月邵俠泡在了競技場里。

競技場是新手期結束後正式開放的,可以在非戰鬥狀態,且沒有被限制行動的時候傳送進去。

在競技場的好處是可以和各路玩家交手,磨鍊戰鬥技能的等級,而且沒有死亡的危險。

壞處是沒有任務的加成,沒有物質獎勵和額外的技能等級加成。

這對於可以給自己發佈任務的某人來說,簡直是刷技能的好地方。

競技場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當中,邵俠交上二兩銀子報名,選擇了匿名參加。

他可以一直匹配,直到輸掉總計三場比賽,每個月末,單次報名勝場靠前的玩家會有裝備獎勵,第一名更是有一件隨機的傳說品質裝備。

系統匹配中,請稍候……

大廳裡布滿擂台,沒有比試的玩家可以隨意參觀。

場上的玩家有大半都選擇了匿名參加,看上去就是一個黑乎乎的黑影,名字也是系統隨機生成。

每每有人血量大幅度領先,勝券在握之時,就開始口吐芬芳,例如:

「抱歉、打得不錯。」

「技不如人,甘拜下風。」

「相當精彩的比賽。」

被羞辱的玩家含恨在心,同樣加入了匿名垃圾話大軍,對着下一個敗者大放厥詞。

邵俠一連看了三場比賽還沒有上場,正在研究怎麼讓系統退錢,這時候一陣騷動傳來。

「是武修,他來了。」

「那個榜首十二勝零負的武修?」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頂層玩家大多參與了屠村,正研究得來的好處,他這是猴子稱大王。」

「那你呢那你呢?猴王也不如,猴子猴孫?」

武修原先也是一個職業玩家,聽到人群對自己的議論,得意萬分。開啟匹配,準備找個地方先坐下。

由於技能等級太高,他連匹配也要花上別人一整場的時間。

匹配成功,正在進入擂台……

眼前一花,他已經被送入擂台。

「咦?」

今天的秒匹配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眼前是個選擇匿名的黑影人。

「好兆頭,今天就用你來拿首殺。」

武修高高躍起,系統發放的長槍同樣舞得花哨,勢如千鈞砸向對手。

片刻後隨着一陣嘩然,武修被送出擂台。

勝者——神秘的男人。戰績:一勝零負。

這個神秘的男人自不用說,邵俠是也,神秘的男人是系統給他分配的名號。

一天新手村也沒待過的他,雖說喜歡摸魚,一路走走停停下來,交手無數,卻也沒敗過。

被打成十二勝一負的武修被人圍觀,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自顧說道:「勝敗乃兵家大事,一時大意一時大意。」

這麼說著,他為了避免尷尬,立馬開始匹配。

「又是你?」

擂台上兩人再次相遇,武修這次不敢大意,沒再風騷的起跳先手,小心翼翼的試探起來。

此人不愧霸佔了連勝榜一天,不再大意之後,多撐了兩招才被帶走。

這些再找不到理由,武修臉上一陣紅一陣青,說不出話來。

「不是說大財團和大公會都在忙着【五方殘頁】的事,這麼快就來人了。」

他在普通玩家中也算頂尖了,只能認為邵俠是哪個勢力的選手,自認倒霉。

經過嚴密的推論,基礎槍法高達lv14的武修認為,這個神秘對手很有可能和自己一樣,懷有高等級技能,所以兩人才會連續匹配兩把。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得趁現在多刷點勝場。」

武修離開了競技場,等過了一個小時後回來開啟匹配。

然而實際上連續兩把匹配一樣的原因是,競技場里其他人的技能等級和邵俠相差過大,只有他武修在15級的最低標準裏面。

匹配成功,正在進入擂台……

竟然又是秒匹配,他心中閃過一絲不安。

果然,擂台對面,匹配了一個小時的黑影人對他露出和藹的笑容。

「作孽啊!」

勝者——神秘的男人。戰績:三勝零負。

敗者——武修。戰績:十二勝三負。

這是邵俠一整個下午的戰績,在確定了無法退款後,他憤怒的離開競技場,傳送回了海邊。

「什麼垃圾模式,一下午就打了三場,還不如跟着老范殺魚有效率。」

武修這場恥辱性的大敗已經成為了這兩天競技場最大的話題。

玩家紛紛互相詢問:「誰是神秘?」

海岸邊,范姜正在曬魚乾,邵俠躺在沙灘上,海風吹得他原地打了個滾,心想去了劍庄把任務做完,該去找侵吞自己股份的二五仔算賬了。

忽地,一道金光晃過眼眸,打亂他的思緒。

邵俠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來,大喝道:「誰在暗算我!」

「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一個穿着破爛僧袍的和尚走來,背上一桿黃金大槍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和尚】

「和尚?」

只有兩字的稱謂讓邵俠一愣。

這和尚不僅扮相奇特,面相更是非同凡響,兩耳垂肩、面如重棗、豹頭環眼,竟然聚齊了劉關張三人的特徵。

「正是,貧僧俗名叫做和尚,也確實是個和尚。」

和尚詼諧地拍拍自己的光頭。

邵俠被逗得樂了,和曬魚的范姜一同笑起來。

「你背上這傢伙……有些惹眼。」

笑完了,邵俠對這奇特的npc心生好感,指着他背上的金槍提醒道。

「人心險惡,懷璧其罪。」

他敢打包票,就憑這槍的黃金外形,被看見了甭管有沒有附加屬性,肯定有土豪玩家重金懸賞。

無限復活的玩家為了求財,什麼都幹得出來。

「貧僧自然曉得,只走賊寇橫生的小道。」和尚雙手合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