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3章 叔侄相別(2)

中嘆息:既然是任務需要,沒辦法了,就在這裡忍辱負重吧。

……

人終究是社交動物,再怎麼孤僻,這幾日邵俠在這營地里過得很是痛快,光是胡吹,就吹了一個口才lv15。

被西風寨臨時聚攏的都是些鄉漢,整日閑在一塊,除了吹牛,只知道說些村中寡婦的長短。

年輕氣盛的小伙總是被說得口乾舌燥,扯着嗓子說要出山闖蕩一番事業。

其中有個自稱范德彪的,嚎得最是大聲,用刀片在地上亂砸,號稱要給大夥表演個一龍五鳳。

若是有哪本書的主角腐化墮落到這個程度,不如讓其被路過的豪傑一刀剁了,趕緊完結了事。

話分兩頭,邵某人混日子的日子裏,發生了幾件大事。

首先一件大事,可能有記性好的看官還記得,一個月的新手期結束了。

官方論壇里多了一條置頂帖:

血口青山白石田,松風吹落秋江煙。

大劫現世人不知,何人為我作何時。

是人?是妖?

這個官方帖子很快一起熱烈討論,很快有著名節奏黨指出:官方在暗諷玩家是人妖。

並且引經據典,說得有板有眼。

玩家的罵帖很快堆起數萬高樓,官方的回應依舊是沒有回應,帖子也不刪,你愛罵就罵吧!

一月期滿那天,各個新手村放出衝天金光。

新手村裡的菜鳥們搖身一變,龍盔鳳甲,富麗滿堂。

這些人是非富即貴,他們事前在現實世界的「投資」到了。

鮮衣怒馬的隊伍恭迎在新手村的出口,羨煞了只能投資少量資產的普通人們。

這些人安慰自己,至少還有奮鬥的明天,琢磨着覺醒的天賦該如何發展,各自騎上小馬小驢。

像是邵俠那般一毛不拔,純靠11路公交的,倒是少數。

財糰子弟們要習武的,各大門派的拜帖已經準備好了;

要經商入朝的,城中商戶宅邸也都打點過了,一如在現實世界;

養老或是提前養老的,早就買好了住宅,從高山之巔青木堂,到海底別墅水晶宮,應有盡有。

新手期結束的第二天,就發生了另一件大事。

這事倒是和邵俠有些關聯——屠村。

數以萬計的新手村中,有五十個被蜂擁而至的邪教、土匪屠戮一空。

背後的指使者是錢,是擁有內測資格的各大財團。

他們無視了繁雜的前置任務,把整個新手村拔地而起,只為找到一種寶物——【五方殘頁】。

據說每張殘頁代表了一種技藝的極致,若能參透便是天下無雙。

民眾早已習慣了財團的霸道,對這個搶先機的舉動,倒是沒有什麼反應。

偶爾有出自這五十個新手村的玩家發帖抗議,訴說著與某個npc的開心過往。

被嘲笑了幾句「又不是真人你還當真了?」,此事再沒有波瀾。

西風寨,正是其中一支屠村的人馬。

屠村前一夜。

比以往更加豐盛的酒肉被送進營地,寨子里傳話,要弟兄們好生休息,明天有活。

邵俠沒有參與這次狂歡,原因很簡單,吃膩了,這些山賊似乎不懂得葷素搭配。

才……才不是因為聽說要幹活了,想擦擦嘴走人。

他把不情不願的周建、劉房拉到山腳下,等候他們的大伯范姜。

西風寨的精銳人馬傾巢出動,寨里不留外人,新來的大廚也一樣。

「來了,來了。」

兩個小土匪早就被營地里的玩樂聲勾住,只盼着趕緊回去加入戰局。

來人是個矮壯的黝黑漢子,夜裡只瞧得他程亮的一排牙齒。

【漁民 范姜】

邵俠心裏想到:這人心不在土匪窩裡,不然頭銜也該像那倆侄子一樣,變成了西風寨。

見了把自己賣給山賊做廚子的兩個侄子,范姜半點好臉色也奉欠,連帶着被誤認為狐朋狗友的邵俠被瞪了兩眼。

「挨炮東西,看着我就來氣,滾一邊去。」他心中怒氣未消。

「我想去海上的劍庄。你妻子請我來接你回去,送我出海。」

邵俠直接點明來意。

「當真?」

范姜先是一喜,接着又狐疑兩句。

「莫不是這倆小畜生在消遣我,有什麼證據。」

折威劍憑空出現在手中,邵俠舞了一個劍花。

范姜來往於劍庄,雖無半點武藝,卻也看得出這劍不是凡品,當下信了九分。

「事不宜遲,走。」

兩人朝外走去,卻發現周建和劉房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怎麼的?還捨不得走了?」

范姜嘴上責罵,還是去扯着兩人衣袖,可那二人卻是吃了秤砣心,要留在西風寨里。

「作孽啊,不說以後為非作歹,心裏過不過得去。那刀口舔血的日子你們過得了嗎!」

周建和劉房對視一眼,咬牙下了決心:「大伯,我們不想種一輩子田。」

這話氣得范姜不行,氣沖沖地走了。

邵俠跟在後面,腳步忽而一頓,回頭道:「兩個大活人就這麼走了,這寨子你們還怎麼待?」

「邵大哥放心吧,明天我倆並在排頭,見了血,以後就不是民了。」

悠然一聲嘆息,邵俠跟着范姜離開。

在《經典》里待得越久,他就越覺得這游戲裏面的人,有血有肉。

兩人才剛走出營地的範圍,就瞧見有個綁着紅頭帶的人站在小路邊撒尿。

高長進抖了兩下拴好腰帶,把插在地上的雙刀提在手中。

「老范家兩兄弟,這是哪去?」

范姜在山上幫廚,見過這伙山賊的殘暴,被嚇得不敢說話。

一柄長劍把他護在身後,邵俠踏前一步:「嫂子想他了!」

折威劍身映照出几絲月光,透出一股涼意。

「哈哈哈早說嘛,我還以為寨子里進了耗子。」

一聲長笑,高長進把雙刀別在腰上,讓到路旁,做出「請」的姿勢。

「范大哥做的魚,山上夫人可愛得緊,自然不用去做些臟手的活,過幾天我再去拜訪。」

邵俠把范姜護在一旁,繞過高長進。

「可范二哥你白吃白喝完了,說走就走?」雙方交錯而過,高長進突然出聲,氣氛更加緊張。

幾塊碎銀出現在邵俠的左手上,他笑道:「要不我給你報銷一下。」

高長進伸手去取:「好啊!」

躲在後面的范姜沒來得及鬆口氣,只聽得「掙」的一聲,刀劍相交,黑夜中火花迸裂。

他在同一時間被邵俠一撞,飛出三米遠。

「你先走!」

「大兄弟小心啊!」范姜口中呼喊腳下沒停,配合著黝黑的膚色片刻便不見蹤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