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我給自己發任務,得過且過] - 第2章 尋劍庄

114514號新手村。

小屋裡有個壯實的漢子正在鐵砧上敲打鍛鐵,叮叮噹噹聲不絕於耳。

【鐵匠 李天梭】

頭上的名號表明了此npc的身份。

「哼,你要買就買,不買滾蛋!」

鐵匠發出不耐煩地咆哮,背着斗笠年輕人已經在他耳邊絮絮叨叨了一個下午。

「大叔,你再想想,村子真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這個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邵俠,正打探着新手村稀有物品的情報。

距離進入遊戲已經過去了半個月,期間他一共路過了三個新手村,拐走兩件稀有裝備。

靠得有兩個本事。

一是通過任務額外獎勵,急速提高的【口才】技能;

二是從新手村帶出的老窖。

這十壇酒原先是三個土匪準備孝敬給寨子里大當家的,品質要高上不少,全都便宜了邵俠。

每到新村落,邵俠會先給自己發一個任務,找上鐵匠,磨上半天功夫的嘴皮子,然後再掏出美酒。

靠着鍛鐵營生的,大多是血氣方剛的男子。

如果能套出這個新手村稀有物品的情報,不管最後成不成,口才等級那是蹭蹭的往上升。

「我不喝酒。」

哪知道今天碰着個不愛戎裝愛紅裝的主兒,李天梭皺着眉頭揮散酒味,徑直去倒了杯茶。

「好酒!」

這聲音從門外傳來,一個看起來尚顯得稚嫩的少年走進門來。

「朋友,這酒賣我如何?」

邵俠把酒收回儲物欄:「不賣。」

開玩笑,可就指望着這些酒,和npc套近乎、刷技能。

「我叫尚宏,今天剛準備離開這個村子。」

少年把頭上的名字展示出來,「你不是這個新手村的吧。」

邵俠同樣把自己的名字展示出來:「怎麼看出來的?」

尚宏指了指他背上的斗笠:「排除你沒事賣騷的可能性,要麼你在長途跋涉,要麼這是件帶屬性的稀有裝備。」

「而這個村的稀有物品,在我手裡。」

話畢,一把遍布銹痕的柴刀出現在尚宏手中。

見此人洒脫,邵俠也沒胡扯。

「這斗笠確實是稀有裝備,你也能離開新手村?」

尚宏奇怪地瞧了邵俠一眼:「凡是通過村長試煉的人,都可以提前離開新手村,你不知道?」

村長早被自己挖坑埋了,知道才怪!

邵俠打了個哈哈糊弄過去,尚宏倒也沒追問。

「邵兄往何處去?」

「我去東邊。」

「我往北走,送你一程。」

兩人並肩走出新手村,引得路上其他玩家頻頻側目。

「尚氏集團的大公子要走了,他真的獨自殺了狼王。」

「這是人家自己的本事,進遊戲前的投資要一個月後才發放。」

「他旁邊是誰,沒見過啊。」

「估計是哪來的舔狗吧,想攀上尚公子的腿毛。」

「可惡,人家也好想舔。」

越是走到新手村外圍,發展戰鬥特長的玩家越多。

他們多半有些眼神閃躲,尚宏行事霸道,這半個月沒少和人起衝突。

剛進遊戲時有一伙人向他挑釁,穿着新手套裝就和十來人對砍,從鐵匠鋪砍到野豬林,硬是砍得一個不剩。

然而這事還沒完,尚宏直接蹲在村口,那伙人隔天復活,剛出村又被砍了個七七八八,只剩幾個落單的沒出村。

第三天,只有一半的人去泉水讀秒,因為砍到一半,買來的鋼刀斷了。

玩家的初始資金只有100文,只夠一把普通武器。

這夥人鬆口氣不過半天,尚宏已經做完幾個新手任務,帶着五把鋼刀出現在他們眼前。

最後還是身為村長的npc看不過去,警告了尚宏,這事才算過去。

此事在玩家論壇引發軒然**,玩家紛紛質疑《經典》官方,不是說一月後投資才會到賬,同樣的裝備他尚宏怎麼可以1v10?

官方的回應是沒有回應,此時有匿名玩家自稱和尚宏同樣是內測玩家。

匿名玩家指出,戰鬥技能與人鬥成長更快,在尚宏砍死第一個人的時候,刀法就已經升到lv1,便已佔到先機。

以上,是邵俠一邊走路,一邊逛論壇得出的情報。

尚宏見他眼神沒有焦點,明白他是在查探自己,心想這樣更好辦。

不多時,兩人已經走到了新手期活動範圍的邊界,在這裡活動的都是戰鬥向玩家裡的一線選手。

然後一腳踏出邊界。

「這人是誰,他怎麼也可以出去!?」

「奇怪,114514新手村的稀有裝備在尚宏手裡,狼王也只有一頭。」

「其他村?」

「怎麼可能,他什麼時候來的,比尚宏快了多少!」

還在拿野狼做對手的人們目送兩人的背影越來越遠。

一塊路牌。

官道在這裡延展出兩條旅途,一條向北,一條向東。

「我給你兩個建議……不,兩個選擇。」

尚宏在分岔路口停下腳步,開口說道。

果然無事不登三寶殿,邵俠自認沒練過「王霸之氣」,對方應該不是想和自己結拜。

「大財團里很多內測玩家,我們在內測結束時推測出,部分新手村可能藏有大秘密。我買斷了其中一處的『開發權』,其他財團不會和我爭。」

邵俠心念一動,莫不是他從劍柄里尋到的【五方殘頁】,面上卻不露神色。

「你比我還先出村,厲害。跟着我,以後我吃肉,你喝湯。」

這話讓邵俠愣了一下,他重新打量尚宏。

「是我社交太少還是層次太低,居然有人當著面給我說這種話……不過你怎知我喜歡喝肉湯?」

「你答應了?」

「不。」邵俠搖頭,「肉我也愛吃。」

尚宏沒再啰嗦,抽出銹跡斑斑的柴刀:「那把你的斗笠留下吧,你自己來還是我動手。」

兩人的新手天賦皆已移除,死亡懲罰是稀有物品全掉落、技能等級減半、復活等待時間七天。

無論什麼時候,這都是顯得殘酷的設定。

「死了可不好受,也別想着跑,我在新手村堵人,靠的就是腳下功夫。」

尚宏扭扭腳,已經是蓄勢待發的狀態。

「你輕功多少級?」

見他如此自信,邵俠試探着詢問。

尚宏傲然一笑:「殺完那頭老狼王,已經10級。」

「什麼?!」

邵俠大吃一驚。

眼前這個人的輕功等級,竟然只比自己低5級!

要知道代行天賦雖只能同時提供一個任務,但因為任務是可以撤銷的,所以幾乎是無縫。

新手村的苦兄弟們光是觸發任務,就得琢磨個三五天。

這是砍了多少人啊。

邵俠不敢大意:「那你刀法如何?」

對方卻不再與他閑扯:「同樣10級,看招!」

話音剛落,一招力劈華山已經襲來,外表醜陋的柴刀帶着威勢自上而下,被冷冽的劍鋒攔在半路。

兩人各自退開。

尚宏驚訝,此人居然身懷兩件稀有物品,他何時離開的新手村,究竟是何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