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9章 賽博目鏡(2)

p>

「打遊戲啊!」Ash拿出一個酷似眼鏡又不像眼鏡的奇怪物品。

又有點像眼部按-摩儀。

安之野的眼睛被吸引了過來,「那是什麼?」

「外置的神經處理器。你沒見過這個?」Ash看安之野的眼神一下子就猜出來了,嘖嘖地搖頭,「你到底從哪個偏遠的無人區來的,也太磕磣了,連這個玩意兒都不知道。」

安之野搖頭。

反正經過這兩天的相處,讓安之野懂得一個有用的道理,遇到不懂的問題可以甩鍋給無人區,無人區都記得住。

但問題是,無人區到底有多窮,才能窮到什麼都是合理的,不會被人猜忌。

「算了。」Ash表示見怪不怪地搖搖頭,「初代的電腦你知道嗎?就是用來上網傳輸資料玩遊戲的一個黑盒子。」

安之野看Ash的眼神已經轉變成,你懷疑我是傻子的眼神。

Ash一時之間哭笑不得,同時慶幸安之野所在的地方還不算窮得像原始部落,「這就是黑盒子電腦的下一代網行者,結合眼部植入義體技術概念衍生的外置神經處理器,也叫賽博目鏡。你可以當做是全息電腦的意思。這玩意兒能讓你玩遊戲不費眼睛就費腦子,隨時隨地可以上網衝浪,而且想要玩遊戲直接插入遊戲芯片,或者超夢芯片也能使用。」

「超夢芯片?」又是一個安之野不懂的新名詞。

這個Ash已經猜到了,「我知道,你一定不懂什麼是超夢。超夢芯片也是這幾年城裡剛興起的新鮮玩意兒,那玩意兒太危險了,不能碰,會上癮的。不過一些學習類的超夢倒挺可的,但又有誰能忍得住超夢的誘惑呢?」

安之野聽得懵懵懂懂的。

不過他在Ash的普及中了解到,賽博目鏡是一代網行者概念,它跟手控的便攜式賽博面板同處一個時期發明的,因年代相近功能差不多,所以歸屬為一代網行者。

賽博面板跟賽博目鏡的原理一樣,都是連接神經去感知3D視圖下的網絡。缺點也顯而易見,對肉體的消耗指數成倍地增長,當神經過載系統將會升溫,讓體溫達到近乎有死亡危險的指標。

二代目跟一代目的網行者設備類似,只是多了一條線直連腦葉,高容量的神經接口能提升性能並加快數據傳輸速度。缺點與一代目一樣,這種神經接口傳輸率高的離譜,如果沒了冷卻裝置,使用者的血液將在幾分鐘內沸騰。

三代目的代行者是市面上最新、最高端的版本,該設備服務於巨型企業。使用這些設備的網行者們有一套完整的服務器作為後盾,他們的基站也有最尖端的配套設施,隨時監控生命維持系統、低溫恆定系統、血液冷卻系統等,以確保他們的工作順利進行。

四代的賽博設備Ash沒有接觸過,只是聽人說那是網絡頂級駭客自行改裝的設備,沒有三代的網行者基站與豪華的輔助設備。

安之野聽完Ash的介紹,對這個世界的科技有更深一步的了解,卻也無比驚嘆該世界的科技發達。

Ash把賽博目鏡拿在手上把玩着,準備戴在頭上,安之野出聲說道,「你如果玩遊戲的話,是不是今晚變成就我一個人在守夜?」

Ash慢半拍的反應過來,賽博目鏡通過神經連接沉浸式進入全息的遊戲世界內,他如果進到遊戲世界裏是感知不到外面的情況的,視覺聽覺感知全被遊戲牽着走。如果外面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故,他無法及時幫安之野處理,反而還會成為拖累安之野的累贅。

「你說得對,我怎麼把這麼簡單的問題給忘了。不過你挺聰明的嘛,這麼快就能舉一反三看穿這賽博目鏡的另一個致命缺點。」Ash絲毫不噓,還大方的誇安之野聰明。

安之野淺笑着,低頭繼續看書。

Ash拿出零代無傳感功能的遊戲手柄,玩了一會兒覺得沒勁扔在旁邊。

還是沉浸式的全息遊戲好玩,你能在遊戲世界裏感受風拂過的方向,鼻尖若有似無的嗅到花的清香,及體驗驚險冒險的刺-激感。這些全是遊戲手柄無法帶給他的遊戲視覺體驗。

難怪越來越多人沉浸在遊戲世界裏無法自拔,恨不得砸鍋賣鐵也要在遊戲世界裏多待一分鐘。

不知不覺中Ash歪在躺椅上睡著了。

安之野抬眸瞥了一眼,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蓋在Ash身上,又坐回原來的座位繼續看書。

安之野及哈林頓部族流浪者所擔心的怪物並沒有出現,博格的手術也十分順利。期間安之野又喝了兩杯牛奶卡牌生產的牛奶,血條總長也增長到107。

神醫眼底烏青地從車廂改裝的小急診室出來,連跟安之野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只是指了指身後,讓安之野幫忙劉易士,便一頭扎進安之野剛剛坐的那張躺椅上呼呼睡下。

劉易士出來,朝安之野招了招手,讓他跟自己過來。

他倆一前一後走進神醫那輛塞滿雜貨的卡車車廂里,劉易士輕車熟路的從貨架下抽出兩個沉甸甸密封緊密的桶,遞給安之野其中一桶。

這是安之野第二次踏進這間逼仄呼吸略顯緊促的小急診室,第一次他是無知無覺地躺進來,這次是用走進來的。

博格沒有躺在手術椅上,而是躺在一個透明的玻璃缸內,他的臉色無比蒼白,身上插滿了各種管子。

「過來幫忙,把修復液液倒進去。」劉易士把桶的蓋子打開,安之野與他合力一起把圓筒裏面的深綠色液體倒在博格身上。

兩隻圓筒里的液體都倒了進去,深綠色的粘稠液體沒過博格的身體,將他浸泡在液體里。

「這修復液長這樣子,看着好噁心啊!」安之野忍不住吐槽道,看着像粘稠的綠色鼻涕一樣。

「雖然長着噁心,但很有用。你看,博格身上的傷口開始在恢復了。」劉易士微挑着下巴說道。

安之野認真看了會,果然連接義體手臂跟義體腿部的肌膚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

「估計後天博格就能醒來了。」劉易士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