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3章 流浪者部族(2)

「行了,吃肉吃肉。」其中一人和稀泥地勸着。

那人反應過來悄悄瞥了族長一眼,悶悶地喝酒。族長直接起身離開。

隨着族長的離開,空氣中的低氣壓頓時緩和了不少。

Ash拿起幾串剛烤好的合成肉串遞給安之野,「你剛醒來肚子一定餓壞了,吃點東西。」

「謝謝。」安之野接過Ash遞過來的合成肉串咬了一口,眉頭皺成一團。

這是什麼東西?味道好怪喲,全是調味料的味道。

Ash一直在觀察安之野,好奇地問道,「不好吃嗎?這批合成肉是我們剛從坎貝爾食品加工廠搶回來的。坎貝爾乃是騰海市最好的食品加工廠,你應該聽說過……」

安之野知道自己的表情害Ash誤會了,連忙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製作烤肉串的人手藝真好,太好吃了。」

根本不是肉的味道,是豆製品跟食品添加劑合成的大豆白肉。

「必須的,我親手烤的當然好吃。」Ash沾沾自喜地道。

吃了幾串烤串,Ash覺得口渴拿起一聽的啤酒,又拿起一聽遞給安之野,問道,「你要喝嗎?」

安之野搖頭,「謝謝,我不喝酒。」

Ash就像發現新大陸地看着安之野,「你居然不喝酒,你還真是個怪人。人活着不就是為了醉生夢死嘛。你居然不喝酒,也太無趣了。」

他又重複了一遍,更像是一種自言自語的惆悵,足以看出不喝酒的人在他眼底有多麼另類。

不過他尊重他人的生活方式,更不會拿自己的生活方式去改變他人。

後來安之野才明白,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有多麼壓抑,唯有喝酒短暫釋放出來的快樂,能讓他們忘卻生活帶來的身體及精神上的疲憊。

只是這些,目前的安之野還不清楚,還不能理解。

安之野靜靜地吃着合成肉烤串,Ash也靜靜地喝着酒,享受着難得的靜謐時光。

因為族長的離席,在場的流浪者們逐漸放開,拿出樂器,跟隨着悠揚的樂曲聲歌唱與載歌載舞,有的聊起了前幾天發生的奇異現象。

安之野沒有加入他們一起跳舞,邊吃烤串身體也伴隨着好聽的樂曲旋律輕微晃動着,同時也邊聽着他們聊八卦。

「幾天前的電視新聞播報,說卡牌占星大師邱老根據卡牌推測出,近期各地氣象波動十分詭異,似有大事發生,讓人們減少外出盡量待在家裡。每天都有浮空車在巡視,就連無人區那邊也有浮空車在巡邏。」

一名男子打了聲酒嗝咧嘴笑出了聲,「那種鬼話你也信喲!」

「那可是個活了一百五十多歲的卡牌占星師。」有人聲音無比誇張地附和道,「而且他活着的這一百多年來,每次預測的大事件都很准,幫助各國成功規避了各種大大小小的各種災厄,將損失降到了最低。」

原本沒有把他們幾人對話放在心裏的安之野,聽到這裡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活了一百五十多歲的卡牌占星師。

這是什麼概念?

「但這兩天在天空上飛來飛去的浮空車都散了。就說明那個狗屁占星師說的話全是為了博流量,目的是讓金主爸爸多看他兩眼,給他送錢。而且如今的科學這麼發達,只要腦袋不死,全身的器官都可以換成機械義體。有啥好大驚小怪的。」那人繼續反駁道。

反正他就是不信那些歪魔邪道的東西,相信科學的唯物主義者。

「可上個世紀的科技根本沒有這麼發達,再說五十年前機械義體也沒有現在這麼發達普遍……」

見那人又要發作反駁自己,他趕緊把嘴閉上,喝光手裡的酒去跳舞。

吃飽喝足以後,眾人也都散了,回去休息,準備開啟全新的一天。

營地里的眾人居住在簡易的帳篷,或周圍廢棄的建築,條件好的人有自己的房車。

無處可去的安之野回到白鬍子醫生移動的小診所車旁,坐在車廂後面的車尾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