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3章 流浪者部族

「劉易士,過來這邊喝酒。」霧霾中穿透出一道嘹亮的聲音,一米可見度的黃色霧霾根本分不清哪是哪。

「來了。」劉易士高聲回道,並伸手推了安之野的肩膀一下,「走,咱們也去喝酒。」他抬腳往聲源處走去。

慢熱的安之野怔怔地看着自來熟的劉易士。

另一名少年推着茫然的安之野往前走,自我介紹道,「我叫Ash,很高興認識你。」

「很高興認識你……Ash,」安之野微微點了下腦袋,隨後他的眉頭慢慢又擰起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Ash是塵埃的意思,應該沒有人會取這個名字吧。」

那個自稱Ash黑髮黑眸的少年笑聲爽朗地笑着,「是啊,這是我的代號。我已經不用我原來的名字很多年了,也久到快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建議你,如果想在當今的世道混下去最好給自己取一個代號。」

「什麼意思?」安之野一臉的懵懂與不解。

Ash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卻沒有開口為安之野解釋是怎麼一回事。

流浪者,又稱為遊民。

一開始他們是因為自然災害、戰爭和公司陰謀的打擊下不得不背井離鄉,從一個城市逃難到另一個城市,尋找工作,及更安定的生活。

大多數難民以乘坐汽車遷徙,帶着他們一家老小和他們所有的財產。

卻在這樣的時代環境背景下,創造出了一個全新型的社會群體,流浪者部落。

流浪者們總是在遷徙,有的迫於生計不斷變換工作崗位,有時他們會短暫的在一個地方安頓下來,等工作結束就收拾行李坐着汽車離開。

也有的流浪者是亡命之徒和棄兒,組成危險的團伙,他們只按自己的規矩行事。

就是因為後者這幫人,才導致流浪者的風評不好,莫名遭受負面評價。

安之野跟Ash的交談聲剛結束,他們跟在劉易士身後來到一處篝火旁,營地里的流浪者大多圍在篝火喝酒聊天,他們有的身上還纏着止血紗布,卻絲毫阻擋不了他們喝酒的高漲情緒。

安之野眯了眯雙眼。

跟他想像中好客熱情善良淳樸的部落遊民完全不相干,他們個個身材魁梧高壯,肌肉發達一副不是善茬的模樣,就連女人也是一拳能打飛一個小朋友的那種健美型身材。

身高一米八二的安之野站在他們中間就像根豆芽菜,干煸四季豆。

他們笑着回過頭注意到跟在劉易士身後的安之野,嬉笑怒罵的聲音戛然而止,個個面色不善地打量着安之野。

「他就是你跟博格撿回來的那個少年。」開口的男人是用肯定句的句式。

「你好,我叫……」安之野正要開口感謝他們的收留,那名男子立即張嘴打斷他的聲音。

「你叫什麼名字與我無關,養好身上的傷立即離開我們部落。劉易士,你自己帶回來的人自己管好,別給咱們部落添麻煩就行。」男子聲音極為冷酷地道。

劉易士點頭,「好的,我會看好他,不會給部落惹任何麻煩的。」

Ash小聲地在安之野的耳邊小聲地說道,「其實族長人很好的,我們部落里的孩子幾乎都是族長撿回來養大的。只是這兩天發生了一件事情,導致族長及部落的族民們對外來者有些許的敵意。」

安之野點頭表示理解。

儘管他一開始有些錯愕,但在Ash的解釋後他逐漸理解。

實則劉易士跟博格在決定救下安之野時,他們根本不懼怕任何麻煩找上門,甚至巴不得麻煩越大越好。

只是今日不同以往,再叛逆的少年經過一些事情也會迅速成長起來,成為一個有責任心的男人。

族長不再說什麼,這裡的氣氛也沒有之前那樣歡快,壓抑了不少。

劉易士在族長旁邊坐下,Ash拉着安之野走到角落邊吃東西。

這時一男子把自己未喝完的啤酒易拉罐捏扁,用力往地上一摔,啤酒全撒在地上暈出一朵朵沙子做成的花,大聲咒罵著,「該死的黑狗幫,老子跟他們勢不兩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