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我的血條能繞地球三周半] - 第2章 奶牛卡牌(2)

沒錢嘛,等我有錢立馬還錢,行不行?」

白鬍子醫生費解地看着他,又看向令安之野神情緊張的注射器,不由自主地笑出聲來,「誤會了,這是修復劑。本來打算明天再讓你出院的,但出了意外,我們營地不少人在幫派亂斗中受傷了,需要你把我們營地唯一一張的手術床讓出來。」

「這修復劑能迅速加快你身體的恢復。不用擔心,這支修復劑是免費了,因為快過期了。當然了,快過期的修復劑跟普通修復劑是沒有區別的,一樣的效果。」白鬍子醫生說道。

安之野一臉我就知道的神情,這個白鬍子醫生會那麼好心才怪。

「打吧。」安之野抬起手臂對着白鬍子醫生說道。

白鬍子醫生笑臉盈盈地把修復劑推進安之野的手臂里,關切地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

安之野蒼白着臉從手術椅上下來,扶着牆。剛開始腦袋有點晃,看什麼都像蒙上了一層透明的霧,但漸漸的四肢也恢復了知覺,沒有剛剛那麼難受了。

「我沒問題,謝謝。」從逼仄的小診室出來,安之野原以為會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但空氣中的粉塵味很重,還有淡淡的血腥之氣飄散過來。

被粉色霧霾籠罩的天空透不出一絲光來,分不清到底是白天還是黑夜。

同時他看到,兩個人合力抬着一名全身是血斷了一隻胳膊跟一條腿的男子從他身邊經過,進入他身後那節車廂改造的小急救室內。

車廂連接着車頭,一有什麼風吹草動,白鬍子醫生即可駕駛着車輛遠離紛爭與塵囂。

他趕緊側身把空間讓出來,小聲地嘀咕道,「誰這麼狠,下手這麼重?」

手段看着十分殘忍,手臂就像被人生生撕扯下來的,粉碎性骨折的腳像被車輪子碾壓壓過去,壓平的。

那兩名剛進去的男子很快被白鬍子醫生趕出來了,其中一人貌似認識安之野,緊繃的臉上終於緩和出一絲真誠的笑容,「你終於醒了?」

沒有原主記憶的安之野很是尷尬,不知如何應對眼前的情況。

他是要假裝失憶,還是……

未等他想出應對的辦法,那名長相十分年輕帥氣的金髮男人已經開口了,「你不記得我很正常,當時我跟博格救下你時,你已是昏迷不醒的狀態了。」

當時安之野的情況與現在的博格差不多,剛剛躺進去的男子,只剩下最後一口氣吊著。

「原來是你救了我,謝謝你。我姓安,名叫之野。你叫什麼名字?」安之野無比感激眼前的少年。

搞清楚當前情況的他,知道當時的自己命懸一線,如果不是眼前的少年跟那位叫博格的出手相救,他活不到現在。

「我叫劉易士。」少年說出自己的名字。

「你姓劉?」安之野看着少年金頭髮藍眼睛,本能的以自己的思維判斷對方的姓氏。

「不是。」劉易士連忙解釋道,「劉易士是我的姓,也是我的代號。我不姓劉。看來你是大唐來的,我猜對了。你們大唐的人真是奇怪,有着自己一套的翻譯系統,我的名字是根據你們大唐人的翻譯腔念的。我幾年前去過大唐,那裡的人老是誤會我姓劉,嘖。」

他笑了出聲。

安之野也尬尷地笑着,轉移話題問道,「另一名救我的恩人博格在哪?我要當面向他道謝。」

不過他也不算沒啥收穫,至少得知這個異世的文化背景與他原來所在世界的文化背景有一點相似的地方。

金髮少年劉易士抬起手臂用拇指指了指身後,「剛剛進去,斷胳膊斷腿的那位就是博格。」

「啊!」安之野長大嘴巴震驚到不行,隨後憤怒地問道,「誰幹的?把我的救命恩人打成那樣,我去殺了那個人為博格恩人報仇。」

劉易士哭笑不得地把氣呼呼的安之野拉回來,「不用去了,那個人被我殺了。」

「哦。」反應過來的安之野內心也嚇個半死,生活在和平時代的他哪裡殺過人,最多只在遊戲世界裏殺過怪跟NPC。

劉易士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他哪裡看不出來安之野是虛張聲勢,不過他剛才想為博格報仇的心是真的。他倆果然沒有救錯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