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貼身校花》[我的貼身校花] - 第九章 不準走(2)

蟲而已。當他就空氣就好了。」柳馨看着唐宇說道。

不知為何,唐宇聽到這句話,心頭十分的爽利。而柳馨則看着唐宇:「臭小子,該出去了,否則吳姨還以為我們在這裡做什麼事呢。」

「奧,對呀!還是馨姐想的周到。我這就出去。」說著唐宇就朝門口走去,走到門口又停下腳步:「馨姐,那個小洞,我真的不堵了?」

「誰讓你堵了?去——」

……

楚雅柔回到家中,孫梅梅看到楚雅柔,忙是問到:「雅柔,問你舅舅要到錢了嗎?」

「媽。沒有。」楚雅柔低下頭,輕柔的說道。

孫梅梅臉上立即露出了失望之極的表情,「這個薄情寡義的混蛋,虧我小時候還那麼疼他!雅柔,你爸爸吃藥的期限是每月的十五號,還有三天時間,我也去問很多人借錢,他們都不借,你想想看,你有沒有比較有錢的同學可以先借來用用?」

楚雅柔一愣,她在學校裏面都是獨來獨往的,幾乎沒有處的很好的同學,至於有錢,那就更沒有了。而且就算有她也不好意思問人家要呀。楚雅柔沉默了半天,無奈的搖了搖頭。

「哎,難道你爸爸真的就逃不過這一劫嗎?」孫梅梅想到這裡,難過不已,眼淚都流了出來。

正在這時,楚雅柔最原始的諾基亞手機響了起來,楚雅柔一看,是舅舅孫興的。楚雅柔不知道他現在打電話來是什麼意思。是要給錢還是繼續數落?

老實說,就算要給,楚雅柔也十分的不願拿他的錢,因為他太冷漠無情了。不過現在的關口,她又能怎麼辦?

「是誰的電話呀?」孫梅梅看着楚雅柔問道。

「是,是舅舅的……」楚雅柔柔弱的說道。

「他?快接!」孫梅梅趕緊說道。因為丈夫楚豐盛的緣故,她和娘家那邊關係徹底的破裂,和孫興都吵過幾次大的戰役,所以她才不自己去找孫興要錢。她也不想低下頭去向孫興要錢,只是迫於無奈罷了。在丈夫的生命和自己的骨氣之間,她選擇了前者。

「喔……」楚雅柔已經不想再聽到孫興的聲音,不過迫於無奈,而且看到孫梅梅眼中的渴望,楚雅柔只得接通。

「喂,雅柔嗎?呵呵。我是舅舅呀。」孫興剛才在撥電話的時候,見楚雅柔沒有立即接通,還擔心着楚雅柔因為白天自己的惡言不接電話,那樣的話,他就不好向王峰交代了,那塊地肯定沒戲。

「舅舅,有事嗎?」楚雅柔聲音不由自主的有些冷淡。對於這樣的舅舅,她寧願不要。

「呵呵,雅柔呀,舅舅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是關於姐夫藥費的問題,我打算給你們錢,不是借,是給!不過……姐姐在你身邊嗎?」孫興擔心孫梅梅干預其中,阻止楚雅柔,於是暫停的問了一句。

而楚雅柔聽到孫興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很是奇怪。不借直接給?這裏面肯定有問題。但想到現在實在是沒有着落去弄錢了,再不買葯,楚豐盛就會有生命危險。楚雅柔不能太自私。於是就說道:「嗯,在。」

「你先到別的地方接下電話吧。」孫興又說道。

「喔……」楚雅柔輕喔了一聲,現在她確定這件事情不是這麼簡單。但有什麼要避開孫梅梅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