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命夫君重生了》[我的天命夫君重生了] - 第4章 宴會

從宮中回來的這一路上,雪景瑞的情緒一直都有些低落,這就是連一向神經比較大條的周揚都能看得出來。周揚覺得許是雪景瑞觸景生情,想起之前在宮中不如意的往事,便也想着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

「殿下有沒有發現,姜姑娘並不像傳聞中的那樣跋扈,反而十分心善呢,居然願意救一個身份低微的陌生女子。」周揚感慨道,「我一直覺得,姜姑娘十分驕縱,任性妄為,眼高於頂呢!」

雪景瑞不知周揚為何突然說起此事,但是關於姜舒凝的事情,他倒是很樂意解釋上兩句:「你覺得她任性妄為,我卻覺得她率性可愛。她雖然驕縱,但是也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世人畏懼她,畏懼的又哪裡是她本人,而是她背後的權勢;世人說她任性妄為,只是看慣了眾人皆恪守與禮教,她的行為就顯得格格不入。你能聽到的關於她的傳聞幾乎都是負面,反而襯得她大度。以她家的權勢地位,若是氣量小一些,誰還敢多說她一句壞話呢?」

雪景瑞每每提起姜舒凝的時候,都是滿滿的溢美之詞,甚至眉眼處都帶了幾分不易察覺的溫柔。他說的這些話就算是姜舒凝這樣臉皮厚的聽了,也會覺得不好意思,但是雪景瑞卻覺得並無不妥。周揚很少聽自家殿下這樣誇一個人,而且還全是歪理,莫名其妙就把想到了一個詞:情人眼裡出西施。於是,不假思索的張口就道:「殿下不會是對姜姑娘一見鍾情了吧!殿下,你可千萬別愛上姜姑娘啊,我們惹不起的!」

一見鍾情?有誰真的會對誰一見鍾情嗎?他突然想起來,上輩子有人也是這麼對他說的,還是他的新婚之夜。他的皇兄說他年紀也不小了,便隨手一揮將身邊的燕蝶兒賜婚於他。可是誰曾想,那姑娘大婚當夜,對他說,她有一個一見鍾情的人,只是那人這輩子都不會知道。所以,她請他不要碰她。他對女色並不上心,於是也就沒有碰她,直到她哭哭啼啼的求着嫁給了皇兄,直到他死去,他都沒碰她,也沒碰過任何人。

他這樣說她,是因為她本就是這個樣子,而並非是因為喜歡她,因為他想要的不是,姜舒凝一定一定要嫁給他,而是姜舒凝一定一定不要嫁給他的皇兄。上一世,她既然為他求過情,那這一世,他就一定不會再讓她重蹈覆轍。雪景瑞活了兩世,看這些自然是比周揚透徹的,也覺得自己是個十分理智的人,一見鍾情什麼的自然是不可能。

時間一晃而過便來到了九月初十,這十幾日來,雪景瑞忙的腳不沾地,這一日總算是歇了下來,讓他能喘口氣,丟下周揚一個人去接待賓客,藉著更衣之名去後院喘口氣。只是誰曾想前院有前院的熱鬧,後院有後院的熱鬧,遠遠的,他便看到兩個兩個女子正在對峙,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並且這兩人他還都認識,一個是她的皇妹三公主雪思瑤,另一個則是已有兩面之緣的姜舒凝。

姜舒凝覺得自己也是十分晦氣,本來今天起床起的有些晚,父親已經先行一步到了瑞王府,只能自己一個人過來,她十分煩那些繁文禮節,也不願與人打交道,便讓春棠替自己坐着轎子從正門進,然後告知父親一聲,自己則從側門進來,這樣便剩下許多麻煩,誰知途中竟然撞上了三公主。這本沒什麼的,但是這三公主在宮中想必也十分高傲,見姜舒凝既未給她行禮,又未給她讓路,當即便惱了,呵斥道:「哪裡來的野丫頭!見到本公主盡然不跪拜!」

三公主常年養在深宮,姜舒凝又不常出席宮中宴會,所以兩人並不相識,誰也不認識誰。可三公主有多驕縱姜舒凝並不知道,但是她姜舒凝有多驕縱卻是落雪城人人都知道,區區公主,姜舒凝自然是不屑一顧:「你又是哪裡來的野丫頭,居然敢要我跪拜你?」

「大膽刁民,居然敢對公主不敬!站在你面前的這位可是,林貴妃的掌上明珠,三公主雪思瑤,還不快跪拜!若是要林貴妃知道了,你有幾條小命都不夠用的。」見姜舒凝打扮素凈,又隻身一人,那宮女只當她是誰家的外戚,也趾高氣昂了幾分。

「好,三公主是吧,我記下了。只是,莫說你口中的林貴妃了,就是陛下來了,我也要看看能怎麼要我的小命?」姜舒凝看着雪思瑤,似笑非笑。

「你!你!你!好狂妄的口氣,紅菱,給我掌嘴,看她能嘴硬到什麼時候。」三公主金枝玉葉,哪裡受過這樣的氣,咬牙切齒的說道。

姜舒凝自然是不怕這些的,她隨身佩劍,想都沒想就拔出劍,直指紅菱;「好啊,看看是你的手快還是我的劍快。」這是雪景瑞的冊封禮,她本不想惹事,但是並不代表她會容忍別人欺負自己。

眼見局勢已經水火不容,再鬧下去說不定真要出人命,看了個大概的雪景瑞終於站不住了,出來打圓場:「姜姑娘手下留情,皇妹年幼不懂事,一場誤會罷了,本王替你賠不是了。」

果然是緣分不淺啊!這人怎麼時時刻刻都能這麼巧的出現在她面前,他們已經見面三次了,次次都是英雄救美的場合,如果周揚也算的話。但是她還是依言收了劍,今日春棠正好不在身邊,並不能像紅菱一樣幫她自報家門。正好雪景瑞在此,她這邊正好多了一個人幫她自我介紹。

「也不是我想在你的地盤鬧事,只是你的好皇妹要掌我的嘴呢。」姜舒凝抱着劍語氣依舊是冰冰冷冷,只是看向雪景瑞要目光柔和幾分。

「三皇妹從小就在宮中長大,無知了些,沒有見過姜姑娘,這才鬧了誤會,本無惡意。」雪景瑞一臉笑意的向雪思瑤介紹道,「這位是姜丞相的獨女,姜舒凝,論年齡輩分,阿瑤還要叫姜姑娘一聲姐姐。」

雪思瑤見雪景瑞都如此畢恭畢敬,她一個公主更是蔫蔫的閉了嘴,冷哼一聲:「紅菱我們走!」說罷扭頭就走,她今日吃了癟,但是心裏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