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命夫君重生了》[我的天命夫君重生了] - 第1章 重生(2)

又是哪裡?眼前的少年又是誰?

「殿下,您,可算醒了。」周揚見雪景瑞醒了,眼淚終於綳不住了,「都怪屬下沒有保護好您。」

「你是誰?」雪景瑞不記得自己有過這樣一個屬下,也察覺出了有些不對勁。他抬起手來,雖然包紮的像個饅頭,但是很明顯,五隻手指是完好無損的。雖然是渾身疼痛,但是也只是皮肉上的疼痛;一呼一吸間並沒有之前撕裂般的疼痛;本來截去的右腿現在也好端端的,除了躺久了有些麻並無異樣。

「我,周揚啊!殿下,你別嚇我!」周揚抹了一把眼淚,十分詫異的看着雪景瑞,又突然像明白了什麼一樣,哭喪着臉,「殿下打我也好,罵我也好,可殿下不能不認我啊!」

「周揚。」雪景瑞低聲念了一聲這個名字,又仔細看了看眼前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確實有幾分眼熟。可周揚不是在十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嗎?怎麼會好端端的站在這裡,還長這麼大了。雪景瑞壓下心中的萬般疑惑,對周揚說:「你先扶我起來。」

周揚不明所以,但是還是小心翼翼的扶着雪景瑞從床上坐了起來。

雙腳落地的那一刻,雪景瑞鼻子一酸,險些落淚。他有多久沒有這樣腳踏實地過了?久到都要忘了該怎麼走路。

周揚倒是沒發現什麼不妥,只當雪景瑞躺的久了,又受了傷,整個人承擔著雪景瑞半個身子的力量,兩人緩緩地走向了一旁的銅鏡。

雪景瑞看着鏡中的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只是稚嫩了些,臉上還沒有歲月的痕迹。他沒有死,而是回到了什麼都還沒發生的過去。而且,還是一個事情發展與之前不盡相同的過去。

「周揚,可能是睡太久了,我好像很多事情都不記得了,現在是哪一年?」弄清楚大致狀況的雪景瑞,很快進入了狀態。

「回殿下,豐慶二十二年。」

豐慶二十二年。這一年,雪景瑞十五歲,在邊塞的秦城,率軍抵抗北方游牧民族北胡。一次突襲中中了敵方的陷阱,被逼跌落懸崖,大難不死被周揚青尋回,躺在榻上三天三夜,方才撿回一條命。

遠在千里之外的都城落雪城,十四歲的姜舒凝,從噩夢中驚醒,坐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她做了一個夢,夢裡的她狼狽不堪,被人虐待致死。她並未看清那個人的模樣,只是清楚的聽到有人喊她皇后娘娘。有人問她,嫁給他後不後悔,為了一個男人全家幾乎死絕後不後悔?

這是姜舒凝做過最可怕的夢,也是最真實的夢,夢裡的她手指被人硬生生夾斷,那種疼痛感還歷歷在目。她伸出雙手,看了看自己完好無損的雙手,慶幸這只是一場夢。

「怎麼會突然夢到這樣奇怪的夢?」姜舒凝喃喃自語道,眼見天色尚早,她便打算再小睡一會兒。可剛躺下閉上眼,又想起了什麼,一骨碌從床上坐起來,伸出自己的右手,確認了一次。

她沒看錯,她的姻緣紅線斷了。

姜舒凝從小就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也就是這姻緣紅線。小時候經常逢人便說,可是旁人只當她童言無忌並沒有人信她,但是這於姜舒凝而言卻是實實在在能看到的東西,只是不願同別人提起了。

上一次她眼睜睜看着紅線斷了還是母親去世那一日,父親手指間的紅線就那麼漸漸變淡,最後斷掉,只留下末尾的短短一截紅線,印證着它存在過的事實。斷了這種情況一般發生在一種情況下,那就是紅線另一端的人去世了。

姜舒凝對自己這個准夫君雖然只有幾面之緣,興趣不大,但是還是十分上心的,便再無睡意,於是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去堵要下早朝的父親。

「父親,你可算回來了,邊塞是不是出事了?」姜父剛下馬車,姜舒凝就迎了上去,着實把姜父嚇了一跳。

「你這孩子,也不小了,怎麼外衣都不披就跑出來了,這麼冷的天也不怕染了風寒。」姜父搖了搖頭,順手將自己的披風解下給姜舒凝圍上,有什麼要緊的,回屋裡說。

「父親,我很急的,你快告訴我,雪景瑞是不是出事了。」姜舒凝急匆匆的根本沒有給父親喘息的機會。

「凝兒為何這樣問?」姜父不解,「再者說,四皇子怎麼也是皇子,你怎可直呼其名?」

「我……」姜舒凝不好說是因為紅線斷了,父親打小就不喜歡她說這些,隨口說了句,「我夢到他死了。」

姜父皺了皺眉道:「口無遮攔,哪有女孩子該有的樣子!夢裡的事怎麼能當真,今日恰好有邊塞的信使傳來的消息,邊塞局勢大好,敵軍節節敗退。」話雖這麼說,但是語氣中卻並沒有半分責怪之意,可見父親是不在乎這些的。

「可是,父親~要不您派人去查查,說不定是他們隱瞞了什麼也未可知。」姜舒凝拉住父親的袖口,撒嬌道。

「胡來!」姜父一臉嚴肅的看着姜舒凝,可看着有八分像亡妻的女兒,到底還是妥協了,「罷了,也不是什麼大事,為父這就派人去探探,有消息第一個通知你。」

「謝謝父親!」得到了父親的應允,姜舒凝安下心來,「父親許久未同女兒一同用早膳了,今日女兒要陪父親一起!」

「你還好意思提,誰家女兒像你,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姜父慣是個寵愛女兒的,雖然是責備,但是語氣里卻是滿滿的溺愛。

幾日後,父親的探子帶回來了軍中的消息,說是四皇子雪景瑞確實受過傷,但是如今已經能自由行走,想必已經無礙。而後又得了幾次邊塞的消息,就是連連大捷,四皇子雪景瑞更是屢次立下奇功,讓陛下都讚不絕口,直呼奇才。姜舒凝這才相信雪景瑞真的是活的好好的,只是這紅線一事一直是個心結,只等着什麼時候雪景瑞能班師回朝,到時候她在親眼去看看紅線的另一端究竟怎麼樣了。

不過這一等就是近一年,一年後秋天如約而至,雪景瑞也帶領着一眾將士,敲鑼打鼓的從塞外回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