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命夫君重生了》[我的天命夫君重生了] - 第1章 重生

「瑞王,老奴只是奉命行事,其他一概不知,您就別難為老奴了。」李公公的頭顱高高抬起,聲音冷的像來自數九寒天的冰窖,連一絲多餘的眼神都沒分給雪景瑞。

「我要見皇兄,我不信這是皇兄的旨令……咳咳……他怎會如此……」雪景瑞又忍不住又重重咳了一聲,一股腥甜味蔓延了整個口腔,「怎會如此待我!」

明明才剛入秋,天還未轉涼,可雪景瑞卻冷的厲害,手指到腳趾沒有一處是有溫度的。年輕的時候在邊塞受寒落下了病根,以前還覺得沒什麼,可到現在,呼吸都像是撕裂一般,極具痛感。

「瑞王不明白嗎?陛下既然能這樣待別人,也就同樣能這樣待你。」李公公冷聲道,「你早些喝了這碗葯,老奴也好早些向陛下復命。」

雪景瑞始終不肯喝下李公公端來的那碗毒藥,李公公倒是也不急,一直就那麼耗着,似乎是他知道,這碗毒藥端過來的那一刻起,就算雪景瑞不喝,也撐不過這一晚了。

「瑞王殿下,您又何苦和自己過不去呢?您早些喝了這葯,也早點解脫。」燕蝶兒清脆如鈴的的嗓音遙遙傳來,終於是打破了這個僵局。

雪景瑞掙扎着坐起來,向燕蝶兒身後看了看,想看到一個人,可是他看了許久,也只是看到燕蝶兒一個人。燕蝶兒是一個人來的,身邊甚至連個丫鬟都沒帶。

李公公向燕蝶兒行了個李禮,畢恭畢敬的問道:「陛下不是囑咐過貴妃不必過來嗎?貴妃為何還是來了?」

燕蝶兒笑笑,回道:「陛下心疼我,可到底我與他夫妻一場,不見這最後一面,我心裏實在過意不去。」

「貴妃仁慈,老奴方才勸了瑞王許久,也沒個結果,貴妃若能解開瑞王的心結,也算幫了老奴個大忙。」李公公接著說道。

燕蝶兒接過葯,擺了擺手,「李公公事務繁忙,這裡就交給我吧。」

雪景瑞知道,今天他是見不到皇兄了,以後也不會見到了,明明事實已經擺在眼前,為何還要抱着那一絲幻想呢?想到這裡,他的意識已經有些渙散了,從小到大他與皇兄的點點滴滴,一點一點的浮現在眼前,或許是就要死了,心有不甘又有什麼意義呢?

「你已經是貴妃了?」雪景瑞看着眼前這個曾經是她妻子的女子,燕蝶兒,也是感慨萬分。

「豈止呢……三個月後,是我的封后大典,可惜了,你看不到了。」燕蝶兒隨手把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自己卻坐在了床邊,居高臨下的看着他。

「那姜皇后呢?」

「死了,也是我親眼看着死的,我眼睜睜的看着她跪在地上,只求我放過她的孩子。你不知道,姜舒凝那麼驕傲的一個人,死的時候有多狼狽。」燕蝶兒上揚着嘴角,眼中的毒辣是他不曾見過的。

「你……」雪景瑞又咳了一聲,胸口一陣撕心裂肺的痛。

「怎麼事到如今,你還想替她說話?看來你是當真不知自己為何落得如此下場。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不告訴你!你能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根本就不是舊傷發作,而是陛下將在你的葯里做了手腳!」此刻的燕蝶兒撕下來了一貫的偽裝,尖銳的聲音彷彿一柄柄利劍正中心臟。

「怎麼會……」雪景瑞只覺得胃裡翻江倒海,五臟六腑彷彿一瞬間都絞在了一起,豆大的汗滴瞬間就從額頭上滾落。

「怎麼不會?你自始至終都是他的棋子,你不會今天才看清吧?」燕蝶兒滿是嘲諷的說道,「他本來都要饒過你了。」

「你千不該萬不該,那日在大殿之上公然與他作對,尤其是為了姜舒凝!」燕蝶兒自顧自的說道,「也不知道姜舒凝那個賤人有什麼好?一個兩個都喜歡她!就連你都忍不住為她求情?」

原來,一切不過是因為個姜舒凝……可他對姜舒凝何曾有過非分之想?

原來,他一路捨身忘死扶持他登上帝位,他卻可以因為他的一句話,將他抹殺……

「燕蝶兒,你為何要和我說這些?」雪景瑞忍住了想要再次咳嗽的衝動,忍不住再問了一句,他捫心自問,他對待燕蝶兒也算盡心儘力,「你我夫妻一場,我自認為沒有哪裡對不住你。」

「我今日來不為別的,為的便是要你死不瞑目。姜舒凝臨死前還求陛下放過你,那麼,我就要親眼看着你不得好死!」此刻的燕蝶兒看着已經有些瘋魔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都說到這份上了,還有一件事也要告訴你,你的斷掉的右腿,你得得病,通通是陛下設計的。陛下與你從小一起長大,可卻對你沒有半分真心,只是在利用你。你還想知道什麼嗎,我通通可以告訴你,每一個細節我都清楚,可以一點點的講給你聽……」

「不必了,你把葯給我吧,我喝……」都是假的嗎?那他這一生兢兢業業,又是為了什麼呢?那一瞬間,心裏有什麼突然崩塌了。雪景瑞一點一點的從床上挪到地上, 拖着一條斷掉的腿,像一條泥鰍一般的蠕動着,每挪一下,就一陣撕心裂肺的痛,只為拿到那碗喝了便可以沒有任何痛苦了結生命的毒藥。

他知道他熬不過今天,可是之前並不想死,因為他有好多問題想要問皇兄,可是燕蝶兒的短短數語讓他覺得,如果他能早些服下那碗毒藥,也許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燕蝶兒就那麼看着,肆意的笑着,彷彿看到什麼天大的喜事,她看着雪景瑞努力夠那碗湯藥的樣子,眼前又浮現了姜舒凝死時候的場景,一切就要結束了嗎?

雪景瑞最終還是沒有喝到那碗葯,隨着一聲碗破碎的聲音,他的手也重重的落在地上,再也沒有力氣抬起來。

讓我死吧,讓我痛痛快快的死吧!

「讓我死!!」

「殿下,殿下,你怎麼了,您夢到什麼了?可別嚇我啊。」周揚單膝跪地,有些焦急的搖晃着床上少年。

雪景瑞是被晃醒的,他費了很大勁才把眼皮抬起來,不可思議的發現他居然還能活着?可這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