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世美女校花老婆》[我的絕世美女校花老婆] - 第8章 不服我的人都死了

  鷹無敵神色頓時沉了下去,雙拳緊握,關節處,「咔咔」作響,他怒瞠着葉軒,狠聲說道:「膽敢侮辱家父,簡直找死。」

  語落,鷹無敵腳步猛地向前一踏,花崗岩質的地板,「嘣」的炸裂碎開,勁道十分的可怕。

  鷹無敵拳生罡風,拳若重鎚,勁道可怖,轟砸向葉軒臉面。

  就那一剎。

  葉軒淡淡一笑,緩緩地抬起右手。

  不,該說伸出右手一根手指,朝着鷹無敵拳頭刺去。

  「太自負了!」

  見狀,鷹無敵頓時暴怒,拳頭繃緊,拳勁再大幾分。

  葉軒竟只以一根手指,抵擋他的拳勁,無疑是對他的蔑視。

  他鷹無敵,自認為難逢敵手,打從出生起,更是從未受過羞辱!

  咔擦!

  拳頭衝擊在葉軒指尖。

  然後……

  一道殺豬一樣的聲吼,撕心裂肺般,從鷹無敵口中喊了出來。

  鷹無敵拳頭在碰到葉軒指尖的那一瞬間,整條手臂,竟是以着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彎折斷了下去。

  森白骨頭,猶如長刺,從鷹無敵手肘處插出。

  鷹無敵面目很猙獰,一雙眼睛,滿布血絲,眼耳口鼻,扭曲在一起,臉上地表情簡直可怖至極,猙獰舞爪的神情,像要將葉軒活生生地吃下去般。

  「呵呵,小小的鷹爪門,也敢來惹我?」

  葉軒冷聲一笑,收回完好無損的手指,淡淡地說道:「別說是你,就算鷹嘯天親自來,也不敢說拿我怎樣。真是不知死活。」

  「我鷹爪門的人,應該還用不着一個外人來指教。」身形枯瘦如柴的鷹伯,趕忙上前幫鷹無敵接好右臂,他面容枯翳,看向葉軒,狠聲道:「一個殘暴之徒,學了點外門功夫而已,也敢如此猖狂?」

  說完話,鷹伯神色惲怒,兩手彎曲,五指成鷹爪狀,憤憤地向前踏出一步。

  「呵呵,看來鷹嘯天並沒把我的事告訴給你們。不然的話,你們又怎敢在我面前如此叫囂!」葉軒淡淡一笑,迎着鷹伯走去。

  『呼』的一聲,空氣嗦動,鷹伯雙手若鉤,眼神冷翳,氣勢鋒銳至極,五指如無堅不摧的刀戈,狠狠地抓向葉軒肩膀處。

  「咔咔」,兩手緊鎖在葉軒肩膀之上。

  「哼!這一記鷹爪,足以抓碎你的肩膀。」

  鷹伯冷聲一笑,隨即狠狠地一抓。

  就在這時,令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鷹伯瘋狂地使勁力氣,葉軒卻始終紋絲不動。

  至於鷹爪,也只是平淡無奇的鎖在葉軒肩膀處,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