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6歲女導員》[我的26歲女導員] - 第1章 死去的記憶突然攻擊我

陳氏大廈頂樓的天台,滿地的煙蒂,酒瓶,一個狼狽的中年男人落寞的坐在天台邊緣,俯瞰着整個江城熙熙攘攘的繁華,抽出煙盒裡最後一根煙,熟練且麻木的點燃。

「吧嗒!」

煙才抽了一口,忽然間一場應景的大雨澆滅了指尖的香煙。

「明天的江城日報的頭條應該就是我了吧!」

男人自嘲的說了句後,身體一滑,便隨着雨滴快速的落下。

強烈的刺激令體內激素分泌大量增加,大腦活動空前活躍,視覺,觸覺,聽覺,在這一刻變得無比敏銳,感知的變化,進一步影響時間知覺,陳東陽只感覺時間變緩慢了好多倍。

感受到越來越近的地面,陳東陽空白的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個知性靚麗的身影,那個讓他內疚自責一生的身影。

「嘭!」

諷刺的是這個業內大佬,到死的聲音都被雨聲給蓋住了,沒有人注意到地上猩紅的血液緩緩的自他身上流出。

地上的陳東陽忽然全身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痛,每一秒都很漫長,好像持續了一個世紀,每吸一口氣都像無數鋼針扎進了肺里。

這段時間裏,陳東陽沒有注意到,猩紅的血液再次流入他的體內,地上的雨滴也倒飛向天空,從最開始的緩緩倒退,到最後身邊的建築也快速的變樣。

「啊!」

許久,陳東陽忽然從地上坐起,他還沒有發現周圍的變化,緩緩的起身道:「這都死不了?188樓唉!」

他現在只感覺腦子劇痛,路都走不穩,忽然走過來一個人,一把扶住了他,嘴裏還嘀咕道:「不至於吧?為了她喝成這樣!」

陳東陽詫異的抬頭看着扶自己的人,藉著微弱的路燈看了看,忽然笑道:「看來還是死了,不錯不錯,木森,臨死前還能見你一面也不錯!你不知道我這段時間想找個人說說話的人都沒有……」

「完了完了,喝傻了!」

林木森不理會陳東陽在那絮絮叨叨,只是攙扶着他走回自己所在的飯館。

「嗯?楊家廚房?不是拆了蓋我們公司大廈了嗎?」

此時的陳東陽也緩了過來,看了看周圍的楊家廚房,又看了看年輕的林木森,又看了看楊家廚房的玻璃門,倒映出的是自己年輕的樣子,沒有大肚腩,也沒有鬍鬚。

「我,我這是重生了?」

被林木森拉進包間,陳東陽還在打量周圍的環境,彷彿自己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像一個傻子,直到坐下來,林木森胳膊捅了捅,低聲道:「東子,你別這樣,我看着都尷尬!」

陳東陽終於反應了過來,自己真的重生了,看這聚餐,應該是大家高考後最後一次聚餐的場景吧!

我去,當初自己可是喝多了和班花表白了啊!

班花徐麗麗看着陳東陽的樣子,不好意思的問道:「你沒事吧?」

「啊?沒事沒事!」

陳東陽也徹底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實了,不行,這段黑歷史必須掐掉,於是站起身笑道:「沒事沒事,我剛才是喝多了,口誤口誤!」

「沒事兒!」徐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