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妖道那些年》[我當妖道那些年] - 第8章 家族子弟?(2)

就已經完全腐壞了。」

「甚至於說這幾個家族中的大部分人都認為是現在的皇帝陛下搶走了他們本該有的地位,你說可不可笑?」

「雖然說著老夫是宰相,但就即使老夫這個宰相在這幾個家族的人眼裡也不過就是女帝手下的一條忠犬罷了。」

「老夫自詡為相以來,所作所為盡皆是為了整個大焰的未來着想,從來沒有做過任何不該做的事情,但卻絲毫沒有建樹。」

「老夫也想明白了,除了女帝陛下之外,就沒有任何可以供老夫倚靠的東西了,而陛下更是根基尚淺。」

「是以當時國師說大焰國運出問題的時候我就信了一半了,而國師也是神機妙算,話音剛落情報就到了,老夫佩服。」

說到這裡,林相一副有點尷尬的樣子,緊接着就對着蘇離作了一個揖:「幸好國師寬宏大量,沒有與我斤斤計較,否則我焰皇朝失去了國師這麼一個神仙人物,我萬死難辭其疚。」

說到這裡林相倒是沒有自稱老夫,而是自稱為「我」。

蘇離心裏也有幾分尷尬,畢竟自己當時是真的屬於是有點詐胡了。

不過自己心裏知道究竟是個怎麼事兒就夠了,肯定不能表現出來,要被他們知道自己是個假把式,女帝就算是為了自己的皮囊於心不忍,這群老梆子肯定還是捨得下殺手的。

他雲淡風輕地點了點頭,一副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模樣,唬得林相一愣一愣的,看向蘇離的目光中崇拜的意味更加濃郁了幾分。

「林相且先休息吧,我出去看看。」蘇離看着林相憔悴的面容,開口說道。

這兩天自己倒是一覺就過去了,看林相那個樣子估計是這一路根本就沒合眼。

當然,自己還是有點私心的,那就是自己這幅皮囊估計能更方便辦事,帶個老梆子算個什麼,影響自己的氣場。

蘇離也沒等林相回答,隨手在桌上撈起來幾個為他和林相準備的軟乎乎的饅頭,掀開帘子就走了出去。

他打算去下午馬車路過看他的那個小女孩家去拜訪一下。

……

蘇離順着剛才印象里馬車開過來的路走了回去。

剛走到那個看他的小女孩的地方,不過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找到那個小女孩在哪。

正當蘇離打算在周遭轉轉找一找那個小女孩的時候,在他身前的那個帳篷背後突然傳來了一陣說話的聲音。

「聽侍衛說,你家這個小姑娘有點不太聽話?」

「羅大人,小女……」

啪!

一聲清脆無比的耳光聲從說話的地方傳了過來。

「閉嘴,我並不是很想聽你的解釋。」

「娘!」

一道稚嫩的童聲響起。

蘇離趕緊往聲音傳出來的方向走了過去。

剛過轉角就看見之前在馬車上看他的那個女孩子和她的母親正抱在一起,半躺在地上。

她的母親正用手捂着左臉,從指縫之間還能依稀看見紅彤彤地痕迹。

而他們的身前正是剛才林相口中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子弟,身側還帶着兩個侍衛,一雙手抱在胸前,居高臨下地看着母女二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