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成了炮灰宮女》[我穿成了炮灰宮女] - 第6章

煙花。
煙花極其盛大,好像可以將天地包容,這天地之中,便有我和季青遲。
季青遲穿着一身淺青色的高領長袍,披着白色的狐裘,芝蘭玉樹。
他的唇角帶着淺笑,若是平日在宮中,可算極為少見。
「青遲,你笑起來特別好看,要多笑笑啊。」
我笑嘻嘻的上前,揉了揉季青遲的臉,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倒是把他嚇得一愣。
我們同撐着一把青傘,走到了一個賣燈籠的鋪子前。
「喲,這位公子旁邊的,就是您的夫人吧?
二位可真是郎才女貌!」
鋪主半白了頭髮,身形有些佝僂,旁邊坐着他的小孫女,像年畫上的玉娃娃,十分喜人,逢人便笑。
「是啊。」
我笑着應道。
我們買了兩個兔子捧蓮花的燈籠,臨走時,鋪主抱着他的小孫女,笑呵呵的祝福我們。
「下次再來啊!
祝二位早生貴子!」
最後一句話我就當做沒聽見,笑着拽着季青遲,去買不遠處的面具。
兔子面具戴在我臉上,我看着季青遲也帶着粉**嫩的兔子面具時,便忍不住笑了。
起先,他嫌兔子面具過於幼稚,後來還是我強行給他帶上的。
兔子面具配兔子蓮花燈籠,是多麼般配。
我們去吃了元宵,看了煙花,買了發簪,求了平安福。」
願顧螢螢和季青遲,長樂未央,松蘿共倚。」
一路上,燈火通明,火樹琪花,街上隨處可見年輕的郎君和女郎一同遊玩。
我和季青遲也混在這煙火盛世中,隱匿在塵世喧囂中。
09斷葯幾天後,我本以為沒什麼,頂多就是體寒而已。
我開心的將兔子燈籠掛在門口,底下綴着水晶珠鏈,在日光下發著光瀾。
突然感覺鼻子和下巴濕漉漉的,我便試探的摸了摸,卻發現滿手是血。
就在我想要趕緊去洗乾淨的時候,一隻骨節分明,修長的手一把拽住我的手腕。
我看着季青遲披散着墨發,白皙俊秀的面容似乎帶着怒氣。
「你這些日子,沒有吃藥。」
不是之前的問句,而是肯定。
季青遲皺眉,掏出帕子,想要為我擦拭血跡,可是血太多了,怎麼擦,都擦不幹凈,反倒是弄得亂糟糟的。
之後,我任由季青遲牽着我,用溫水洗凈了臉上的血跡。
季青遲一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