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成了炮灰宮女》[我穿成了炮灰宮女] - 第3章


我昏昏沉沉的醒來,感覺呼吸都變得艱難起來,口中有淡淡的血腥味,五臟六腑傳來陣陣疼痛。
04緩了許久,我才意識到季青遲正背着我,走在偏僻的宮道上,逆着寒風而行。
他似乎走的很着急,因為腳下是厚厚的一層積雪,有時候會突然踉蹌一下。
「青遲……」我輕輕的出聲,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幾乎微弱到不可察覺。
季青遲卻聽到了這細微的聲音,連忙側眸看了我一眼,就那麼一瞥,我看見了他蒼白的面色,嘴角還帶着血跡。
「螢螢,我帶你回家。」
「會為你求到醫師的。」
他說話時氣息不穩,甚至到了最後那句,帶着些祈求的意味。
可是我好累。
頭部受到冰層撞擊,我不知道自己傷的究竟有多重,只是感覺到有溫熱的液體,從頭部,正緩緩的,一路蜿蜒至脖頸處。
我看着銀裝素裹的宮殿,枯敗的桃樹,聽着耳邊匆匆而過,凌冽的冬風。
在這一片寂靜蒼涼中,我疲憊不堪的閉上了眼睛,耳邊季青遲焦急的呼喚聲漸漸縹緲起來,直至再也聽不見。
在冬日暖陽照耀下,純潔的白雪泛着細碎的光點,穿着青袍的少年懷裡抱着一身淡粉色宮裝的少女,正跪在地上,焦急又無助的喚着她的名字。
血跡逐漸染紅了她身下的白雪,就像是冬日開的正盛的臘梅,永遠盛在凌冽寒風中。
05最後,還是一位路過的年老宮女,瞧着我們實在可憐,便特意去後廚要了一份薑湯給我。
我躺在床上,看着那位老宮女給了季青遲一份藥方。
她說,她在宮中呆了五十多年了,什麼大病小病都生過,只要按着藥方抓了葯,按時吃就會好。
6季青遲連忙謝過,又端起薑湯,輕輕地扶起我。
我感覺頭腦一陣陣的發暈,眼前的季青遲像是重影了一般,無論怎樣,都看不清楚。
溫熱的薑湯入口,我感覺自己像是活過來一般,可才喝了幾口,我卻突然感覺心口很疼,突然間窒息般的疼痛,讓我不禁死死的咬住下唇。
突然喉間一甜,我連忙推開面前那碗薑湯,鮮血從我口中溢出,染紅了我白色的寢衣。
我下意識地用手去捂住嘴,可濃稠的鮮血從指縫中滴落,根本無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