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校草周凜當做我寫的小說的男主原型》[我把校草周凜當做我寫的小說的男主原型] - 第4章

行吧?」
宋枝一臉疑惑地看着我。
額,聽我繼續狡辯。
「南南原來你這麼熱愛新聞學,連小組作業也這麼認真對待,貼貼!」
我覺得這孩子有點傻,看不出我對周凜的圖謀不軌。
直到,很久之後我再問起宋枝這事。
「我從認識你開始,你就一直是一副封心鎖愛專心搞學業的樣子,滿腦子都是學習和寫作,就連寫的小說都是科幻文,完全沒有男女主的感情線。
你讓我怎麼一下子意識到你也會對男人感興趣?」
好吧,很合理。
8.周凜向我發出了約會邀請。
好吧,其實是因為,電影的時代背景是民國,需要買一些服裝道具。
周凜問我周末要不要一起去買衣服。
「湯燕她們也會去嗎?」
「其他人還有別的任務。」
我盯着這條微信消息,笑得合不攏嘴。
也就是說,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約會嘍?
「湯燕會來,她幫着你一起挑,不用擔心。」
沒有擔心,謝謝。
我的心情一落千丈。
周末,因為要見周凜,我生怕自己遲到會影響他對我的印象。
於是提前半個小時趕到了約定的商場。
周凜已經等在那裡了。
我低頭看了一眼表。
大哥,見個面都這麼卷嗎?
還要比誰更早?
我走近,「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吧?」
「沒有,剛剛在附近見了個人,後來沒什麼事就提早來了。」
周凜笑得溫潤。
完全沒有我初見他時那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意思。
冰山校草?
不好接近?
看來都是假象。
明明很溫潤有禮的嘛。
9.「給你買了奶茶,不知道是不是你喜歡的口味?」
芋泥**奶茶?
是倒是,只是……「這朵白玫瑰是?」
「剛剛買奶茶送的。」
周凜的耳尖微紅。
我覺得奇怪,誰家奶茶店是買奶茶送白玫瑰的呢?
我盯着周凜。
忽然想起前不久我為了找靈感,翻到的一則問題:你最喜歡的約會形式是什麼?
我在底下評論:白玫瑰,芋泥**奶茶,愛人,三者缺一不可。
他不會看到過我那條評論吧?
不能不能,他就算看到了又不知道是我。
就算知道是我,也不會特意去買白玫瑰和奶茶呀?
他又不喜歡我……吧?
我繼續盯着周凜。
他的耳尖紅得更厲害。
如果說剛剛是豆沙紅,那現在一定是櫻桃紅。
不,鶴頂紅。
周凜有些躲避我的視線,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