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不問歸期》[我愛你不問歸期] - 第5章 李怡的祖宗(2)

啦~

兩人同時看向窗外黑乎乎的天空,突然的大雨讓墨白羽鬆了一口氣:「快將屋內的地板擦一遍。」

春香半蹲行禮:「是。」

墨白羽低頭給男人消毒,看着自製的藥箱裏面擺着的酒精燈、手術縫針和各種簡裝的醫療設施:「這個墨泰,我第一次呢覺得你是個好哥哥。」

「也不知道這個消炎藥還好用不好用。」處理完了男人的傷口墨白羽盯着手裡的消炎藥品。

自己從小不是這個傷就是那個傷,墨泰給她設計的這個背包裏面全是她能用到的東西:「怪不得墨泰說這是我的生日禮物,要不是小橘我從來不會仔細看。」

看着一邊靜靜躺着的背包,墨白羽的眼前一亮嘴角漸漸上揚:「我救了你,不要醫藥費拍個照當報答我吧!」

墨白羽拿出手機,看着信號標識的地方還是顯示沒有信號,但是這次墨白羽沒有灰心,反而美滋滋的躺在男人身邊拍了一張合照。

躺在男人身邊墨白羽竟漸漸睡着並且又夢到了穿越時的場景,驚醒後端着水杯看向身後的男人出神:「難道這是李怡的祖宗?」

墨白羽被自己的想法驚到,慢慢的走到男人的身邊墨白羽開始欣賞起身邊的這個男人:「你的臉和她長得這麼像,脾氣會不會一樣?」

不知不覺間墨白羽伸出手指畫著男人的眉毛,嘴角不禁上揚:「你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手摸着男人胸前的傷口,墨白羽的眼淚流了出來,彷彿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男神。

墨白羽的眼淚落在男人手背上,只顧着心疼的她沒有發現躺着的男人眼睛漸漸睜開。

躺着的男人迷迷糊糊間看着前的的墨白羽,手拚命的抬起又落下,累的呼吸加重。

墨白羽感受到了男人的呼吸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伸手晃動着他:「你,你醒醒!」

男人緊皺眉頭,弱弱的聲音響起:「不要晃了……」

「你醒了,你說什麼?喂!」墨白羽在男人的臉上拍了拍。

男人卻又昏了過去。

「喂!喂!」墨白羽喊了幾聲見男人沒有反應,眨眨眼,滿臉疑惑:「剛才是我聽錯了?」

剛要起身離開時卻被什麼東西拽住,又倒在男人身邊。

墨白羽低頭尋找原因,發現男人的手緊緊的拽着她的衣角:「先生……公子……」

墨白羽眼睛晃了晃:「唐朝應該叫什麼?」

「娘子,應該稱呼郎君。」春香揉着眼睛站在門口。

「郎……郎君……」墨白羽眨着眼睛轉頭看着躺着的男人輕聲道:「郎君。」

見男人沒有反應,紅着臉對門邊的春香道:「春…春香…今天不用你守夜,你回你的房間休息吧。」

「這怎麼可以,娘子……」春香的話沒說完就讓墨白羽的手勢嚇了一跳,乖乖的去睡覺。

原來墨白羽早在裝修醫館時就因為春香不聽話堅持守夜,彈了一個腦瓜崩,那次疼的撕心裂肺。

春香捂着頭快步跑開,再也不敢逗留。

墨白羽看着落荒的春香偷偷的笑。這一切都讓恢復知覺的那人眯着眼睛看在眼裡。

回頭看着衣角還是被男人緊緊的攥在手裡,墨白羽嘆了一口氣,嘴角上揚心想:「你不讓我離開的。」

墨白羽壞笑着:「呵呵呵~~」然後輕輕的躺在男人身邊。

男人聞着墨白羽身上的香甜的花香,轉頭被她的頭髮撫摸睡意漸漸襲來。

「啊!」春香的尖叫聲在樓下響起,也驚醒了二樓的墨白羽:「娘子,小橘回來了!」

原本睡意滿滿的墨白羽聽到小橘時,眼睛猛的睜開:「小橘?」

嘭嘭嘭~墨白羽,鞋子也顧不上穿跑到一樓:「小橘!」

看着門口蹲坐着的小橘,墨白羽紅着眼衝過去抱起它大喊:「你可算回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