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不問歸期》[我愛你不問歸期] - 第3章 墨浩學府

林媚兒使了使勁,一邊罵罵咧咧轉頭:「哪個不長眼的東西!」

可是看清身後的人後,林媚兒瞬間面露膽怯,慌亂的低下頭:「大哥…」

「大哥?不敢當,林娘子是林家唯一承認的娘子,我和妹子只不過是私生子。」墨泰辰放下了林媚兒的手。

「大哥,我這次來就是阿爺、阿娘讓我來的。」此時的林媚兒在墨泰辰面前全然沒了剛才的囂張。

停在一邊看戲的墨小白看着這個在現代統稱綠茶的女人臉上的笑容漸漸被委屈遮蓋,撲到墨泰辰的懷裡:「哥~我好怕!這個女人是誰?」

墨泰辰眼睛發著凶光回頭看了一眼林媚兒:「你回去吧,林家以後和我兄妹沒有任何關係!」

「可是,大哥……」

「春香,送客!」墨泰辰不聽林媚兒的解釋低吼。

「娘子,大郎已經生氣了,您就別為難奴了。」春香低頭向林媚兒行禮。

林媚兒氣急敗壞的瞪着墨小白,看到的卻是她得意洋洋的趴在墨泰辰的懷裡做着鬼臉。

「你!」林媚兒抬手指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墨白羽。

離開{墨浩學府}林媚兒回頭看着頭頂上的牌匾:「我就不信,不求你們我林媚兒進不了墨浩學府!」

緊緊皺着眉頭甩了甩手上的絹帕,兩隻手指捏着思索後,將絹帕扔在地上轉身離開。

此時院內的墨泰辰給墨小白展示着自己下午得到的戰利品。

「這都是光王賞賜的,以後我就是他的近身侍衛了,你放心光王認識的奇人異士特別多,肯定有認識神醫的!」墨泰辰指了指桌子上的禮品。

「這些都給你賞玩。」墨泰笑着拿出墨小白給他的衣服。

墨小白見衣服被還回來:「怎麼?你不喜歡?」

「不是羽兒,這件衣服幫了我大忙,我是想知道你怎麼知道我會遇害?」墨泰辰坐在墨小白的身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滿眼的疑惑。

「大哥,我說我不知道怎麼知道的你信嗎?」墨小白慌亂的躲開墨泰辰的視線。

這一舉動更讓墨泰辰疑惑,變了表情眼睛眯了眯:「你到底是誰?」

「千萬不要讓他知道!」小橘貓在一邊叮囑。

墨小白眨眨眼,眼淚隨之掉落下來。

看到妹子的眼淚墨泰辰沒了辦法:「你別哭,我沒有別的意思。」

「大哥如果覺得妹子會傷害你,那就讓我離開吧,我離開了你們就沒有威脅了。」墨小白趴在桌子上假惺惺的抽泣起來。

墨泰辰慌亂的撓着頭:「好了,別哭,別哭我只是好奇。你如果要害我何必救我。」

「什麼?」墨小白好不容易擠出幾滴眼淚,抬頭看着墨泰辰:「真讓我說著了?」

墨泰辰點點頭:「看看吧,這就是當時的箭。」

墨小白看着箭,又摸了摸戰袍上的洞,起身抓着墨泰辰要看他心臟的位置。

墨泰辰看着比以前活潑的妹妹,心裏多了許多疑問還是安慰道:「行了,多虧你的衣服我沒有受傷。」

墨小白點點頭摸着那件衣服心想:「是你的子孫救了你!」

看着發愣的妹子墨泰辰詢問:「你沒事吧?怎麼開始傻笑起來了?」

「沒事,比賽怎麼樣?,」墨小白反問道。

墨泰辰故作淡定拿起茶杯喝茶:「多虧你的衣服,我不僅成了侍衛還是唯一的近身伺候的侍衛。」

「那太好了。」墨小白拿起衣服:「這個就算我給你的賀禮吧!」

「還是你自己穿吧,我有武功的。」墨泰辰將衣服還給墨小白。

墨小白看着客氣的墨泰辰心想:「還是你安全比較重要,畢竟我們兩個得保一個。」

見墨小白又在發獃墨泰辰微皺眉頭:「羽兒,羽兒?」

「沒事大哥,這個還是給你吧。」墨小白將衣服重新放在墨泰辰的手上:「這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什麼?」墨泰辰不確定墨小白說的什麼,想再次確定。

墨小白卻搖搖頭:「大哥我累了,想休息。」

想到回不去了,墨小白心情鬱悶:「也不知道外公會怎麼樣。」

看不見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