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遠大將軍沈家長女沈舒顏見過永寧侯世子》[威遠大將軍沈家長女沈舒顏見過永寧侯世子] - 第2章

有什麼新鮮的。」
「這回不一樣嘛」少女不滿地撇撇嘴,「那說書人提到了嫣兒的外祖母。」
「外祖父,你從未與嫣兒說過外祖母的事,母親知道的也很少,您給嫣兒講講可好。」
見永寧侯神色怔愣,少女不滿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外祖父!」
「啊?」
永寧侯似有些恍惚。
「我說,你與嫣兒講講外祖母可好。」
少女又重複了一遍。
拒絕的話就在嘴邊,可滾了一圈,又被咽下。
也罷,看着出落的愈發明艷,也愈發像她的外孫女,永寧侯思慮再三,心中暗嘆,講講就講講吧,不然等他死了,還有誰會記得她呢?
「好,那我便與你講講。
從哪裡開始講起呢?」
啟化一十三年,那時先帝尚在,永寧侯還是永寧侯府的世子。
因着父親是永寧侯,母親是平康郡主,姑母是皇后,表弟是當朝太子,而自己又是永寧侯府唯一的男丁,當時的永寧侯世子可謂是受盡恩寵,鬥雞遛街,騎馬打架無所不能,堪稱京城第一紈絝子弟,人稱謝小侯爺。
啟化一十三年的年底,常年駐守邊疆的威遠大將軍沈岱回京述職,並帶回了一雙隨他常年在邊關生活的兒女。
謝隨記得很清楚,那天是臘月二十五,威遠大將軍帶着一雙兒女入宮,他如往常一樣進了昭仁殿,卻見姑母下首坐着一位披着一件帶有白色毛領的紅色斗篷,約摸十六七歲的姑娘。
那姑娘許是聽到他進殿的動靜,回頭望了一眼。
叫謝隨怎麼形容那雙眼睛呢?
那雙眸子似是裝着萬千星河,璀璨無比,只這一眼,便叫謝隨記了許多年。
謝小侯爺在京城混了十八年,見過各式高門貴女,但他從未見過沈舒顏這樣的。
這樣明艷,但無一絲媚態,又因常年在邊疆生活,膚色不如京城女子白皙,但又為她平添了幾分英氣。
總之是謝隨形容不出的好看,如果非讓他說的話,大約就是,一個像太陽一般的女子。
以至於見到她的第一眼,他竟愣在了那,直到姑母叫了他一聲才反應過來。
而後多年,謝隨早已忘了自己當時是怎麼應付姑母的了,卻清楚的記得,沈舒顏回頭的那一剎那,以及,她向自己行禮的場景。
「威遠大將軍沈家長女沈舒顏見過永寧侯世子。」
沈舒顏,這名字可真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