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城遺客》[濰城遺客] - 第7章 借問酒家

玄磐敵尬笑,回頭去看自己同伴確認他們已經走遠,並未將夜廉剛才的話聽去,轉身望了一眼夜廉身旁的楚玠,算是打了招呼,才一心對付這難纏的妖孽:「當日不分青紅皂白就與仙友打了一場,實屬不該,當日匆忙離去,還未曾請教閣下姓名。」

「夜廉。」夜廉波瀾不驚道。

「夜廉?」玄磐敵咬着字眼一字一頓讀着。

「怎麼?你還在哪聽過不成?」夜廉見玄磐敵微垂頭顱認真思考的模樣,噗嗤一笑。

「未曾,在下只聽過陰容穀穀主夜澤之名,覺得閣下名諱與他很像而已。」玄磐敵開玩笑道。

然而玄磐敵的話並未起到玩笑作用,夜廉勾起的嘴角略有僵硬,眸光黯淡了幾分,楚玠清楚地看到,那眸中掩藏了一些複雜難言的感情。

陰容穀穀主夜澤,無人不知。

陰容谷少主夜廉,無一人知。

「是呀,的確很像。」夜廉正色着。

「夜廉小友,不知你喚我所為何事?」玄磐敵問道。

夜廉:「你們道明殿弟子今日怎來的這麼多?」

「噢!京城最大富商趙大人設席邀請四大峰主到借問酒家做客,我們是來給其他三峰送請帖的。」玄磐敵解釋着。

「那真是巧,多謝告知了,送請帖不能耽擱呀,你快回去吧,你夥伴隊伍都走遠了。」夜廉指了指前面漸行漸遠的一眾人。

玄磐敵點頭告辭,去追隊伍。

跑了幾步,似想起什麼,玄磐敵停下來,轉身對着夜廉喊道:「夜廉小友武功不錯,如若有時間我們再來切磋一二!」

夜廉伸直了手臂,大老遠向人比了個「OK」。

「看來他們此番是來送請帖的,宴會在你的借問酒家。」楚玠看了夜廉一眼。

「那還真是要早點回到借問酒家啊,應該能碰上前來預訂桌位的確趙大人。」夜廉拉上楚玠的手,表情有點自然而然:「走吧。」

楚玠瞥了一眼夜廉牽着自己的手:「為何不坐馬車?可以更快趕回去。」

夜廉拉着楚玠走向街道旁一個攤位,夜廉朝那攤位看了一眼,攤主正在賣髮飾。隨即用空餘的手從袖兜里掏出一枚金子,買下了閃着金光的銀簪。

那攤主看着這枚金子喜出望外,頓時對着夜廉歡語:「客官可真有眼光,這枚銀簪質地上佳,簪身雕琢着沐鳳神鳥,簪尾借龍尾原型而設計,取意龍鳳呈祥,福澤綿長!」

「的確是好寓意。」夜廉朝着攤主一笑。

攤主:「是呀是呀……客官您給自己帶上,會求個好兆頭呢。若客官是想送給心上人,在下也可以給您拿檀木香盒包起來……」

楚玠:「……」

隨後,夜廉正大光明地將這枚銀簪別在了楚玠髮髻上。

「不錯。」夜廉上下打量着楚玠。

楚玠:「……」

攤主:「……?哈哈,客官還需要什麼款式的髮飾,再來看看嗎?」

……

京城繁華,玉石鋪路,車馬絡繹,熙攘闊綽。

還未至借問酒家大門,楚玠就見到一豪車寶馬來到借問酒家的石門前。豪車建構精美,架樑上用檀香木雕刻,名花修飾,就連寶馬馬鞍都用上鑽石點綴,奢靡之極。

馬車停下,車門敞開,一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子帶着兩名面如桃花的女子下了馬車。

那名男子雖然相貌有些平平,偏生打扮得極好,看起來也頗為順眼。都說人靠衣裝馬靠鞍,這話的確不假。

能穿金戴銀毫不避諱,馬車又恰巧停留在借問酒家的門口,此人便是玄磐敵所提及到的京城富商趙質成趙大人無疑了。

「趙大人,別來無恙。」夜廉喊住了他。

趙質成原本想直接進入借問酒家飯館,卻被這一聲問候剎住了腳步。

趙質成尋聲望去,皺眉問道:「你是誰。」

「大人來我這借問酒家鋪,卻還要問我是誰?」夜廉心情較好地逗着他。

猜你喜歡